太子奶的浮沉启示

乳品其实不算个大行业,2009年全行业销售规模约为1000亿元,这只相当于中石油一家企业同期销售收入的十分之一而已。然而乳品行业的“名人堂”却可以笑傲江湖:蒙牛的牛根生、伊利的郑俊怀、光明的汪家芬,三鹿的田文华,“你唱罢来我登场”,得失成败之间,留给世人几多唏嘘。最近再次成为财经媒体焦点的是太子奶和掌门人李途纯!

“大跃进”的苦果

1958—1960年,中国曾经经历过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跃进”时代,“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是那场运动中标志性的口号。无独有偶,今天的很多中国企业家都经历过那场运动,或许是那场运动使得其中的一些掌门人形成了“无知者无畏”的特质。1997年,创业之初的李途纯就曾做出惊人之举,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投下8888万,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而这时太子奶的资产总额还没有竞标价格高,甚至有半年多没有发出过工资,就连李途纯去央视竞标的20万元的入场券也是借钱买的。这一次的背水一战,李途纯奇迹般地拿到了8亿元的订单。此时,李途纯放言:“5年内总资产达到20亿元,总销售额达到100亿元。10年之后,1000亿元的年销售额是太子奶集团一定要实现的目标。”

在很多中国企业,我们都可以见到这样的战略目标表述:未来三年,公司销售额要达到N亿元,增长N倍,效益要翻N番等等。这种目标究竟是如何确定的?很少有人能够说的清。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战略目标本应是理性分析后的结果,然而以笔者的观察,多数企业的发展目标是掌门人以“未卜先知”的方式随口定下来的。尽管勇气可嘉,但这种没有经过可行性研究的决策背后存在一个巨大的悖谬:企业是掌门人想做多大就能做多大吗?

先期“跟着感觉走”,然后“一不小心干大”,最后“用短跑的心态跑长跑”应该是市场经济转型期众多中国企业家的一个显性特征,一些虎胆英雄式企业家凭借“三自经”(自吹自擂、自命天高、自以为是),最终在 “摸着石头过河”的进程中“一失足成千古恨”。春都、三株、五谷道场等一批“超常规”发展企业都在昙花一现后轰然衰落。太多的企业在羡慕“火箭”式成长速度,然而不要忘了,泰坦尼克号就是因为追求“快”而在处女航中就撞击冰山而葬身大西洋。

PE结盟:馅饼还是陷阱?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市场上出现一家“英雄”企业,商场中就会出现很大的跟风。蒙牛的成功给中国企业注入了动力,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下一个蒙牛。说到太子奶与PE的恩恩怨怨,我们不妨对比一下蒙牛的故事:

1999年,牛根生带领创业团队注册成立蒙牛公司。依靠“七拼八凑”的1300万元,开始了艰辛的创业历程。2002年“幼儿巨人”蒙牛的超常规发展吸引了摩根、英联、鼎辉等三家国际知名投行的眼球。他们先后向蒙牛做出两轮共6120万美元的投资,折合持股比例达到31.1%。在摩根们与蒙牛管理层签署的基于业绩增长的“对赌协议”中规定:在20032006年之间,蒙牛的年复合盈利增长率要达到50%2005年,蒙牛的高速发展让摩根们提前终止“对赌协议”,并按“对赌协议”规定向蒙牛支付了可换股票据-蒙牛赌赢了。蒙牛公司股票于2004610在香港上市。上市后,PE基金很快出售了所持有的蒙牛股票,套现金额高达26.125亿港元,相对于6120万美元原始投资,投资机构的投入产出比约为550%,堪称“盆满钵满”。

这里笔者想和读者朋友探讨一个问题:在蒙牛的财富故事背后,到底是摩根们成就了蒙牛,还是蒙牛成就了摩根们?笔者以为:创业者是“红花”,PE是“绿叶”。通常以实业公司为代表的产业投资者做企业是“一心一意”,把投资的企业看作“传宗接代的儿子”,“养儿防老”,力求控股,进而打造百年老店。而以PE为代表的金融投资者则是“三心二意”,把企业看作是一头“养肥就卖的猪”,“育女求嫁”,只求参股,从与目标企业“恋爱”时就盘算着“离婚分家”的事情,这种考虑甚至会以条款的方式堂而皇之的写进投资协议中。这种赢利模式导致PE青睐的大都是外延式做大型企业,而不是内涵式做强型企业。前者能够描绘出巨大的成长空间,高调激进,剑走边锋。这种风格迎合了PE鞭打快牛、拔苗助长、赚一赔十的博弈心态。PE只为逐利、分享收益,并不关心“百年老店”-抛售股票以后,谁继续经营蒙牛,蒙牛深陷“三聚氰胺”事件的后果,蒙牛事关国计民生几何,不在PE眼中。即使这种“拔苗助长”、“杀鸡取卵”的方式会导致投资企业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只要能够在“一旦”前增值套现,完成“胜利大逃亡”,PE都会在所不惜。PE在资本市场上兜售预期、透支未来,这种潜规则也决定了资本市场越发达,“百年老店”越稀缺。从太子奶的案例我们看到,引进PE诚然是企业发展的大好良机,但如果从根本上不能正确估量和调整自身的能力,反而会加速覆亡。以至于曾有企业慨叹:与PE结缘就等于踏上了不归路!

另起炉灶,前路多艰?

2009年,李途纯依靠经销商的支持,在河南建设了一条年生产灌装10万吨太子奶系列产品生产线,希望以此为依托,二次创业,卷土重来,进而重掌太子奶。无独有偶,在乳品行业,想东山再起的并非李途纯一个人。2009年,曾因曲线MBO而锒铛入狱的伊利集团前掌门人郑俊怀被提前释放后,这位“乳业教父”牵手黑龙江红星乳业,意欲东山再起。然而时过境迁,中国乳业已经进入“寡头时代”,少数大品牌已经把市场瓜分完毕。在这种情况下,李途纯和郑俊怀能否卷土重来,的确面临诸多挑战。1999年创业的蒙牛的确成功了,但这种成功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和特殊性,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等诸多要素。以当今的乳业格局,即使牛根生本人二次创业,而且拥有13亿资金(这相当于1999年创业时的100倍),也难以重新塑造一个新的“蒙牛”。

李途纯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全身心投入,不留后路。”这是一种赌徒心理,遗憾的是,李途纯没有牛根生那么幸运,这一次他赌输了。太子奶的销售收入已经从2007年巅峰期的30亿元锐降到2009年被托管后的6亿元,市场份额已经被光明、蒙牛、伊利等巨头瓜分,即使夺回太子奶的控制权,或许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意义。中国企业三十年浮沉中,“先烈级”的企业家数以百计,东山再起的只有史玉柱一个人。李途纯和郑俊怀能否复制史玉柱的传奇?让我们在祝福中拭目以待!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崔凯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3 | 阅读:1728 | 发表于:2010/5/30 19:50:27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32:43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32:43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0/6/30 20:34:35
拜读,一直喜欢崔总锐利的眼光、深邃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