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分配不公,岂能“一涨了之”
2010年两会召开前夕,新华网开展了你最关心的话题网络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分配不公问题在18个选题中位居第一。两会期间,分配不公问题也是代表委员们讨论的一大热点,成为议案提案涉及最多的问题之一。专家献计献策,有关部门也陆续配合出台诸如上调最低收入工资标准等相关政策。
涨了工资,就能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吗?近日,围绕“工资”的报道充斥媒体,诸如,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工资倍增计划等等,似乎收入分配不公的解决之根本全在于“涨工资”。
首先,“涨工资”能有多少获益者?获益者又能因此提高生活水平,抵消社会贫富的严重两级分化吗?要知道,中国劳动者当中,除了政府的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这一部分外,绝大多数人是在企业工作、在个体经营、在农村种田。为自负盈亏企业打工的工人包括农民工加薪幅度非常有限,企业经营目的是获取利润,控制成本对企业来说至关重要的,“加薪”无疑会增加企业的成本,即使是经营状况非常好的企业顶多也就能加个三、五百,经营不善或者濒临倒闭的企业能按时发工资就不错了,“加薪”无疑是奢望。对于个体经营者和农民来说更是无薪可加,所以说增加工资对他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能“按质按量”涨工资,只剩下政府的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所以,单纯的涨工资不但不能显著改善大部分国人生活水平、减小贫富分化差距,甚至近一步加剧分配不公问题。
第二,“涨工资”谁有能力买单?连跳事件发生以后的富士康,宣布从61日期,大幅增加员工工资,据称最小的工资上涨幅度有30%,核算下来每人约几百元,但对拥有42万员工的深圳富士康来说,需要增加人工成本近亿元。富士康的利润就少了,企业面临亏损,导致其股票大幅下跌,市值大幅缩水。富士康无奈,在承诺大幅增加员工工资的同时,把处在深圳的代工厂往河南等人工成本低的省市迁移。据悉深圳富士康,在搬迁之后人数将锐减至10万,三分之二的生产线迁往内地。所以,我们要看到企业的承受能力不是无限的,企业能承担的责任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强大。
第三、“涨工资”能解决地区间、行业间、城乡间的收入分配不公问题吗?中国三大差距即城乡差距、区域差距、行业差距,是影响宏观经济增长的三个重要因素,也将影响中国长远的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和谐。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如以农村是1标准,这个比值1985年是1.862002年达到3.11,到2009年达到3.33倍,这个差距还在不断加大。地区间的收入分配差距非常大。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地区上海达到28838元,是最低省份甘肃人均可支配收入11929元的2.42倍。行业间的收入分配差距特别是一些垄断行业,包括银行业、证券业、航空、烟草、电信、石油、电力、广播影视等等。这些行业的收入都非常高,比如银行业,其平均工资是全国平均工资的2.1倍。这些差距显然无法通过单一的涨工资手段解决。
分配不公问题产生的原因很多。
比如,城乡之间分配不公的重要原因是长期形成的城乡二元结构所导致的,这是由于自然、历史等客观条件形成的。还有体制改革不到位的原因,导致不同地区、领域、行业改革推进的先后和力度不同,因而享有的机会、占有的资源也不尽相同,就会导致利益分配的差异。再比如,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对社会困难群体的保障力度不够,保障覆盖面窄、保障水平低,这说明分配问题并不单单是经济领域的问题,也受到很多方面政策的制约。
还有某些灰色收入现象,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说:在其刚刚完成的“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研究报告显示2008年全国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为23.2万亿元,比国家统计局“资金流量表”中的住户可支配收入计算高出5.4万亿元。被官方统计遗漏掉的这5.4万亿元灰色收入严重扭曲了国民收入分配现状。如果政府只想到用行政手段来提高工资,主要还是只能惠及"体制内",可能会拉大而不是减小收入差距。
所以要解决分配不公,不能简单的“一涨了之”。工资也不是收入的全部,提高人民收入,需要多管齐下,打好组合拳。
第一、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工资是劳动报酬的主要形式,对普通劳动者来说,提高工资收入是提高普通劳动者收入的主要途径。所以要完善和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而非依靠行政手段“促涨”。
第二、加快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社会保障是“收入分配的调节器”和“社会发展的稳定器”,应进一步完善保障体系、扩大保障覆盖面、提高保障标准。建设完备的全民福利体系,解决了全民后顾之忧,就是分配合理
第三、加大税收的调节作用。税收一方面应用于收入的再分配,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最大化地用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解决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后顾之忧。另一方面应用于调节收入差距,高收入者多交税。所以要完善个人所得税制度,降低工薪阶层的税收负担,同时加强税源监控和税收征管,加大对高收入的调节力度。
第四、创造条件增加收入来源,提高人民收入。如出台优惠政策,鼓励和支持自主创业;减轻农民负担,完善各项支农惠农政策,增加农民收入;规范和发展房地产、股票、债券、期货、黄金、外汇、保险市场,为居民提供多样化的投资理财渠道。
总之、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绝不是简单的“涨工资”、缩小收入差距就能解决。这不仅是经济问题,同时还是一个政治问题、社会问题。只要消除了收入分配不公,其它民生一些热点,如教育、医疗、住房热点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只有促进分配公平,才能避免部分社会群体产生深刻的挫折感和被剥夺感,才能给全体人民带来普遍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范兴东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2 | 阅读:1551 | 发表于:2010/8/30 16:53:13
评论者:匿名
2014/5/18 9:28:49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4/5/18 9:28:48
输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