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结构树”—实现知识工作程序化和规范化的一种工具
知识工作的界定标准——工作过程的程序性和规范性
东华大学旭日管理学院的戴昌钧教授经过系统的研究提出:将工作的程序性和规范性作为判断一项工作是否是知识工作的一个界定准则;凡是一项工作,其过程和内容尚未达到明晰的程序化和规范化,当归入知识工作的范畴。即知识工作是一种非程序化和规范化的工作。
程序性和规范性是工作的一个本质属性。
由泰勒开创的科学管理运动其最大的历史功绩是找到了工业经济时代开启生产率大门的钥匙。实现了体力工作的程序化和规范化,其本质是将原本少数能工巧匠手里的诀窍,揭开它的秘密。通过程序和规范变成了绝大多数人都能掌握的机器式的操作。这蕴含着这样一个事实:工作的程序化、规范化使得个人的“工作知识”变为大众知识,而工作本身的“知识性”却大大降低了,即“知识工作”变成了“非知识工作”。对于知识工作,应该做什么,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工作应该达到什么标准是不明确的,或者尚可改进和优化。
工作的程序性和规范性是对工作规律的一种认识
对工作规律的掌握是人类知识的重要组成部分,知识工作非程序化和规范化的性质表明,人们对这一类工作的规律或知识尚未完全掌握,因而他们必然具有目前众多学者所描述的知识工作的许多特征,实际上工作的程序化和规范化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内容,它们涉及到工作的复杂程度,同一工作内容重复出现的频率或多样性,以及经验和专业知识。
一项工作是否已达到程序化和规范化存在一个分布范围的问题。
同一项工作,对于一部分群体(或社会组织)可能已经实现了程序化和规范化,而对另一部分群体尚未实现,那么对于前者,这一工作已经不具备知识工作的性质了,而后者则相反。工作的程序化和规范化是有关工作的知识向社会扩散的过程。当一项工作的程序性和规范性已经被社会上大多数人所确认和掌握,那么该项工作的知识性质也就在社会层面上得到界定。
一项工作既有知识工作的部分,也有非知识工作的部分。
那些已经达到程序化和规范化的是非知识工作部分,而尚未达到程序化、规范化的则是知识工作部分。这一论断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德鲁克所断言的外科医生进行手术的工作便是一个例子:外科手术医生进行病情诊断和手术方案设计的工作应属于知识工作,而具体做手术时则更接近体力工作。事实上,人类努力提高工作绩效或生产率的过程是一个探索工作自身规律,不断使之程序化和规范化的过程。而且是一个无限逼近而又永远无法完全实现的过程。
“工作结构树”—实现知识工作程序化和规范化的一种工具
按上述对知识工作的界定,所谓提高知识工作的生产率是指如何提高尚未程序化和尚未规范化的那部分,而且提高其生产率的方向已是明确和清晰了。即努力使工作达到程序化和规范化。程序化、规范化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这已经为泰勒开创的科学管理运动以来的无数事实所证实。而且这是一个人类永无止境的探索过程。现代社会生产率的提高其中极大的依赖于机器对人力工作的替代。原则上说,凡是已经实现程序化和规范化的工作都是可以用机器来替代的,它必然会大大提高生产率。同时,工作的程序化和规范化过程实际上也是隐性知识向显性知识的转化,由个别人掌握的知识向社会扩散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社会生产率提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工作结构树”是通过应用树形图对工作过程的描述,帮助知识员工掌握工作规律,从而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实现知识工作程序化和规范化的一种工具。
其基本原理是任何一项工作都包含两个基本属性:(1)程序属性。即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对于知识工作,其先后次序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层次性;第一层,对工作总体内容的分解和先后次序的把握,而后逐级分解到第二层、第三层……,每下一个层次,表示更具体的先后操作次序;(2)规范属性。即每一个工作内容节点应达到的目标和标准,如应达到的质量、数量标准和所消耗的时间标准等等。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范兴东 | 标签:人力资源 | 评论:1 | 阅读:1727 | 发表于:2011/2/28 22:27:03
评论者:匿名
2011/3/29 16:17:33
第一次听说“工作结构树”,这是范总多年工作经验的积累和心得吧。创新属于善于思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