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头理想主义者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实在是好!

我陪儿子走进影院的时候,电影在影院一片爆米花咀嚼声中已经平淡无奇的开始,一个《老人与海》式的故事舒缓进行漫不经心。只有到了结尾我才明白,之前许多并无深意的“累赘”细节其实都是包袱,整个故事因之融会贯通——揭开充满爱与和谐的奇幻历险故事一角,另一个残酷无情鲜血淋淋的故事展现在眼前。

我不知道两岁的儿子能看到什么,这是他第一次进影院。他像一头小老虎在笼子中一样躁动不安(抑或充满新奇),我只好陪他坐在过道里看李安给我们展示“生活”的正反面(多像风月宝鉴啊):一个梦幻而性感,一个现实而残酷。

我很感怀李安的感性和善良,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视角,他讲的故事让人沉郁但不乏温暖,虽然少年与老虎漂流海上的故事本身已经足够波澜壮阔。这和中国内地主流的表达方式不同:中国的作家普遍缺乏这种温度,他们会竞相PK更残酷更冷漠更绝望(似乎这样才更深刻?),他们把咀嚼苦难当成自己的责任,比如余华比如莫言比如陈忠实比如……。举个例子吧,比如刘震云在《温故一九四》中带着诅咒和愤懑写道:

一个母亲把她两岁的孩子煮吃了;一个父亲为了自己活命,把他两个孩子勒死,然后将肉煮吃了。一个八岁的男孩,逃荒路上死了爹娘,碰到汤恩伯的部队,部队硬要一家农民收容弃儿。后来这个孩子不见了。经调查,在那家农户的茅屋旁边的大坛子里,发现了这孩子的骨头;骨头上的肉,被啃得干干净净。还有易子而食的,易妻而食的。

或许是阅读了太多的民族阴暗(不妨看看二十四史),读到这样的文字我们并不触目惊心也不拍案而起,往往内心默然而情感抵触。这当然不意味着我们选择遗忘,也并不说明我们阿Q,因为在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不谈深远的吃人历史,单是文革中广西、河南易子而食易妻而食都数以万计(无非政党刻意隐瞒罢了)。如果选择为了忘却的纪念,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另一个祥林嫂。可是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真的颇感踌躇:如何在他夏花般成长历程中,给他讲述那些晦暗阴冷的历史(我尚不知道冯小刚怎么讲述他的《一九四二》)?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谁不是小心翼翼的传承着爱和温暖,而把痛苦和怆痛沉留在心底呢?

李安的老虎可能有多重意味:风浪之中,它凶残暴戾勇猛无比;而风浪过后,它恬静羞涩悄悄离去。生命也不过是飞鸿踏雪,留在沙滩上的不是Pi,也不是理查德˙帕克,而是我们每个人那颗五彩斑斓的心。似乎没有人能说清,李安精心设计的这两个故事,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或者只是境由心生、任人选择?

这也真的让我这样的文艺青年感慨万千了:或许一百多年来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我们这块大陆已不懂温雅厚生,倒是浅浅的海峡那边建立了我们梦寐以求的体制还保存着温润格调。同样走过一百年,李安拍出《少年PI的奇幻漂流》,林怀民创作了《云门舞集》,而蒋勋告诉我们:

 

感觉着生命的悲哀,还愿意欢笑的,请受我深深的祝福。

感觉着生命的空虚,还愿意奋进的,请受我深深的祝福。

感觉着生命的欺罔,还待人以真诚的,请受我深深的祝福。

感觉着生命的寂寞,还可以温暖他人的,请受我深深的祝福。

感觉着生命的残酷,还相信善良的,请受我深深的祝福。

 

我相信这和才华无关,丰满的创作来自灵魂的自由与宁静。我敢断言:中国内地一百多年来,没有一个理想主义者,所有的人都是现实主义者——饥饿和孤独成就了我们的厚重,但也破坏了我们的多元审美。

少年PI在医院里向日本人讲述故事另一个版本的时候,儿子在我的肩头沉沉睡去。儿子属虎,他最近迷恋鸟叔的《江南style》,我希望他做一头崭新的理想主义者,面向现实而心怀善意。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杲占强 | 标签:战略管理 | 评论:7 | 阅读:1325 | 发表于:2012/11/27 0:10:12
评论者:匿名
2014/5/17 21:55:22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4/5/17 21:55:21
输入内容!!!
评论者:Ramona
2014/5/9 4:58:36
Stay with this guys, you're heilpng a lot of people.
评论者:chenml
2012/12/24 12:50:50
唯有人类能识别善恶,虽然环境的压迫会让人与动物无异。。。
评论者:匿名Friend wxh
2012/12/7 14:08:03
平淡无奇地开始吧! 我们这些做父母的谁不是小心翼翼地传承着爱和温暖
评论者:匿名
2012/12/4 22:50:58
学习!
评论者:匿名Friend wxh
2012/11/28 15:29:16
我们每个人的确应该:面对现实而心怀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