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抱良知,做积极公民
 
   消极公民 
     公权先生坐出租车回家,司机一路唠叨——他从北京堵车开始说起,说到某党的严重腐败,越说越气愤,最后干脆痛骂起来。公权笑着插话,试着问他走民主道路行不行。出租车司机惊呼“不行”。他坚持说“中国只要一民主,就一定乱”。公权问那怎么办,他说:“再熬几代人吧。”

其实,这事也好理解。出租司机从骨子里对威权充满恐惧对自己和身边人缺乏信心——建设一个法治人权的美丽国家。北京出租车司机所受剥削异常,但是大家鸵鸟政策了事——他们牢骚满腹,他们信誓旦旦,但是他们毫无作为。

这就是当前中国走向公民社会的语境:功利主义泛滥修养匮乏责任感严重缺失。中国绝大多数人关心的是猪栏里的猪和菜园里的菜,他们不明白也不关心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没有勇气追求真理和正义。

这就是所谓的的消极公民,他们也能意识到自己的无力和逃避,所以对那些积极行动的人反而特别苛刻,你是不是想出风头啊?想成名啊?你怎么私奔了,你怎么癌症了,你怎么嫖娼了……——他们宁愿装睡,谁又能唤醒一个装睡的人呢? 

 

中国知识分子

    最近人志强先生事件铺天盖地,“人性的张扬,党性的泯灭”,几乎要被踏上一千支脚。可是我觉得任先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知识分子。

中国社会是一个“皇帝”与“民众”的二元封闭循环体。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君民本是同一个民族,乱世时‘成则为王,败则为贼”。其实在每个传统知识分子心中都住着一个“王”。现在很多体制内学者更是以可以向上递折子为荣,不仅一些跳梁小丑出来嗡嗡嗡哼哼哼,居然葛剑雄先生也认为大炮逾越了底线(底线何在?),悲哉。

哈维尔在当选捷克总统的就职演说中提到:“我都已经变得习惯于极权主义体制,把它作为一个人不可改变的事实来接受,并保持它的运行……没有谁是它纯粹的牺牲者,因为我们一起创造了它。”而中国的极权主义体制就更为穷凶极恶且历史悠远。在数千年的专制统治下,有思想的头颅大半被砍掉了,更多的人“见力忘义”(重重压力下选择犬儒和苟且),恶性循环带来劣币驱逐良的显性化,科学素质、道德观念和公民素养全面堕落。

当然,改革开放中国社会转型确实为知识分子带来更多可能。陈思和在《犬耕集》一书中论述转型期三种知识分子的价值取向,即从庙堂、广场到民间。庙堂毋庸多论,广场和民间必然面临来自公权力的阻击,这对知识分子是一个挑战——推动教育平权、官员财产公开、民主宪政的一系列“温和理性”行动的WGQ被指控“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逮捕。起草08xianzhang的刘XB在监,而许ZY则在判处其四年有期徒刑的法庭上反过来审判法官、检察官,以及“那些躲在幕后观看这次庭审,或者在等待请示汇报的人”:“你们不要以为把我投入监狱,就能扼杀新公民运动...总有一天,我十三亿中华同胞将从跪倒的臣民成长为堂堂正正的公民,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这将是一个政治文明的国度,一个自由、公义、爱,为众生幸福。得救赎的不仅是那些无权无势者,也包括你们,这些高高在上,但内心阴暗恐惧的人们。”

在我看来,这是中国自谭嗣同、林昭、张树新以来捍卫自由精神传统的延续。

 

从良知出发

 宋庄,于建嵘东书房。

 于建嵘曾经做过职业律师,后来转而进入社科院而称为学者。他自我解释到:我当职业律师时,以为应坚守法律作为信仰。后来我感到律师没有办法去改变那些恶法,所以我才下决心成为学者,试图从学理上论证这些法律制度是恶的。这些年我主要批评的几个制度是:农业税收制度,土地制度、户籍制度、劳教制度和信访制度。

按照老于的说法“东书房以究民瘼,弘扬民智,维护民权为宗。当不以权贵垂青为荣,不以利禄功名为求,不以黄门圣训为尊,不以江湖门派为限。”丁学良、陈志武、张耀杰、野夫、张鸣等皆来此做客,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从良知出发,积极参与公众事务。

 作为人何为正确?摸着自己良心说真话,做实事而已。在当下中国,致良知就是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不管有没有用处。就像哈维尔在给妻子的一封信里说的那样:“我深信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即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有人会反对说这没有用处。我的回答十分简单:有用。”

 良知并不是宏大的学术建构,也不是一种所谓的道德制高点。“良知实际上是一种自我视察,是由自己来审定自己。有时候甚至不是道德上的是非,而仅仅只是分寸问题。一句话是不是说得太夸张了?一个神情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良知是使一个人获得自己不大不小的尺度:他不比自己多,不比自己少;不比别人多,不比别人少,恰如其分地正好就是自己。无论是鄙薄别人、蔑视别人还是自轻自贱,都是失去分寸,都是在有意无意地涂改着事情的原样。”(崔卫平语)

 历史已经证实了哈维尔行动的价值:“有用”;历史也必将证实我们所有作为积极公民行动的价值:“极为有用”。

 

做积极公民

 哈维尔曾在一篇题为《知识分子的责任》的演讲中讲到:“在我看来,知识分子是这样一个人,他或她一生概括地说都致力于思索这个世界的事务和事物更广泛的背景。当然,知识分子并非做这种事的人,但他们是以专业态度来做的。他们的主要职责是研究、阅读、教授、写作、出版、向公众发表演说。通常——尽管并非永远——这导致他们对世界和世界前途抱有更广阔的责任感。”责任感的丧失意味不再关注尊严,不再思考灵魂,不再追求人格力量。毋庸讳言:关心公共事务是人的自然状态的一部分,是实现个人自我的重要组成,更是知识分子的核心组件。

和刘XB、许ZY相比,90年代大部分的中国知识分子选择了“专家”这种职业化的身份,不再对社会发言,不再关注“沉默的大多数”的生存状况,并且视此为进步。实际上,绝大多数人主动放弃了知识分子的角色,而选择了知道分子(不含价值判断)

 就像汉娜•阿伦特指出的那样:即使你在私人生活中把自己照料得再好,心中仍然有一处是空洞的。更何况中国无所不能的公权力无所不在的侵犯着私权利:毋庸讳言,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的变相剥夺,侵犯私有财产权司空见惯。在我们貌似风平浪静的生活之中,我们很快就熟视无睹于黑煤窑、食品危害、交通拥堵、雾霾遍布。……——我们不是龟缩到只关心粮食和蔬菜的蔬菜和生物学的水平之上【大多数中国人发现他们不懂得"精神灵性""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这样的概念,因为他们的思想尚不能达到一个生命(补:即肉体和灵性的并存)存在的更高层次。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而是以一种不服从的公民姿态,站到公共生活中去,做公共知识分子。

 我不能理解很多人所信奉的犬儒主义。表面上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同自由,但实际上是自欺欺人。在这样的世界里,能够做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吗?既然已经不能,那就像阿伦特一样主动站到亮起来的公共生活中去!

广大同胞,不攀比不苛责,从自己做起,来吧,站起来做积极公民为实现宪政一起鼓呼:公民们,就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吧。无论你身在何处,无论你从事何种职业,无论你贫穷还是富裕,让我们在内心深处,在现实生活中,在互联网上,在中华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坚定而自豪地说出本来属于我们的身份:我是公民,我们是公民。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杲占强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0 | 阅读:1153 | 发表于:2016/3/2 15: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