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审视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雄才大略,固一世之雄。其贡献比肩于秦始皇和朱元璋,贡献主要有三:建立了民族国家,解决了中国人基本生活保障,极大撼动了封建专制统治的影响。但是因为旧有文化传统极其强大,毛一生反专制独裁,但是自身最后走向了专制独裁,这个悲剧不仅仅是毛泽东的,也是全体中国人的。

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本人一样,是理想主义与激进主义的结合。虽然号称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不过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体系。毛泽东与马克思的结识来自阶级斗争,就像列宁与马克思的结识一样。虽然这两个国家把马克思主义供奉到神坛上(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和“唯物史观”有重大缺陷,对于落后如中俄更显致命硬伤),其实中苏又何尝真正践行过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只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高高飘扬,它不是外来的基督教,它是中国的道教。

从马克思进入中国的进程来看:晚清以降,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看眼看世界的魏源、严复翻译介绍的进化论在中国长盛不衰,在广大知识分子阶层中深入人心。抱残守缺的历史退化论、历史循环论等灰飞烟灭,建立在生物学基础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正好契合时需并能激起奋发之心。尤其是日本明治维新成功,深深的刺痛了国人。有了进化论的基础,则中国选择唯物史观也是理所当然的。马克思主义之于中国实在是一种偶然的误打误撞的进入。

不过,包括《资本论》等马列恩的不少基本理论著作长期以来并没有中译本,陈独秀、李大钊以及毛泽东这些马列主义的拥趸当时并没有读过马列的书,不过是通过日本人写作和翻译的一些小册子中所介绍、解说的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李大钊认为阶级斗争说是一条金线,在马氏作品中具有最重要的价值。至于毛,则凭其个人的口味和爱好,一辈子牢牢抓住了阶级斗争这个似乎“一用就灵”的仙丹妙药。当然在某些历史阶段,毛也会格外关切民主:毛泽东曾经在内战前夕猛烈抨击的“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法西斯主义”体制。即便宗其一生,我们仔细研读《毛泽东选集》,称为中国式的马克思主义也实在牵强附会。

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帜所发动的共产主义革命,其结果,更只能在落后农业社会,制造出了一个个更加不平等和更加等级化的残暴专制极权制度。毛泽东的“武装斗争”说源自演义小说的暴力崇拜,不过他换了一套话语体系“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除了强调暴力夺取政权之外,还在夺取政权之后把对弱者的欺负和凌辱变成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施暴有理的强权逻辑。学者李劼研究指出:与以住所有的草莽造反不同,毛泽东的造反借用了西方的共产主义理论,盗用了“五四”白话文的历史成果,十分成功地整合出了一整套从演义小说里总结出来的流氓话语和痞子文化。演义小说里流露的阴暗心理以及建立在这种心理基础上的流氓哲学和痞子文化,几乎全都经由毛泽东的白话文演变成了以斗争哲学为核心的毛语文化。

毛语文化最大特点是把阶级斗争作为评判历史和人物的唯一标准,普世价值之“真善美”被阶级属性所解构。五四以来的一点点启蒙基础被消灭殆尽。红卫兵的出现更是中国文化异化的集大成:人性泯灭,人间地狱。

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及其实践,对人类所造成的荼毒和戕害罄竹难书。比如列宁为俄国的知识分子建立了众多庞大的劳改营,藉以对俄国知识分子的思想和肉体施以彻底的“革命专制”。斯大林更是以革命的名义制造了狂抓滥杀的“大疯狂”,从而成为举世闻名的暴君。毛泽东为维护其个人的权威,不惜发动了那场惨绝人寰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亿万人民推向了血海之中。阶级斗争的背后是民众的累累枯骨。当然在历史发展中会有一些幽灵(众所周知,由马克思和恩格斯亲自起草的“共产党宣言”,开篇即是——“一个幽灵,在欧洲的大地上徘徊。”)为之辩护,不过评判标准是清晰的:辛亥革命后,在中国发生的任何革命,只要它倡行民主,实现民权,推行自由经济,消灭权力经济,反对任何名义之下的专制和专政,保卫和发展了辛亥革命的伟大民主成果,它就一定为民主革命而无疑。反之,则任何一个否定、反对、破坏甚至推倒了辛亥革命民主成果的“革命”,都在其根本内容上走向了民主革命的对立面,走向了专制和独裁。

正如秦晓所言:社会主义制度作为一种社会形态经过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演变,从最初的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一步步异化为专制的政治体制、封闭的意识形态和僵化的经济体制。人的自由、理性和权利都在被压抑中异化了。在绝对权力铁拳下,毛泽东思想到了文革的时候俨然成为一种宗教,需要“早请示、晚汇报”,人之非人——中国近代史上最黑暗的时代莫过于此。共产党在宣布消灭了阶级剥削之后,依旧以阶级斗争为纲,依托马克思主义道德化的价值判断标准(所谓借马列之尸,还专制之魂),对社会生态系统大面积破坏,地主、士绅阶层等被充分消灭,形成的壁垒森严的阶级社会:现行反革命、历史反革命、反革命教唆分子、反动会道门成员、坏分子、胡风分子、投机分子、反三面红旗分子、学阀、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刘少奇叛徒集团主要成员、苏修特务、汉奸、叛徒、工贼、走白专道路的小人物等一百多种等罪恶假此名义而出。背后就是累累冤魂遍地苦难。

由于中共也是农民造事而起,鲁智深、林冲、武松、李逵等一大批农民被塑造成了英雄好汉形象,李自成、张献忠等土匪暴民也被讴歌成了农民领袖。《水浒传》的背后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暴民中国,今天社会暴戾成风又何尝不是水浒中国的延续?文革结束后曾有短暂的拨乱反正,但是轻浮潦草。真正拨乱反正不是回到文革前乃至建国初,而是回到马克思主义的真正要义中去,那就是超越政党利益和阶级利益,建设自由、民主和人权国家。

当今执政者如果不彻底批判“枪杆子里出政权”流氓土匪思维,这个国家的文化将永无正义可言。

总体而言,毛泽东思想是历史的反动,肃清这种暴力革命、专制思想尚需时日。正如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勱、唐君毅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中指出那样:马列主义之专政思想无可能长久成为中国文化政治之最高指导原则;……在由其阶级的人性观所产生的无产阶级的组织,想否认每一人的个性与自由人权,这是历史的极大反动;中国文化的发展,一定要破除教条所束缚,追求思想之自由,学术之自由;一定要破除“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军队”,走人民民主之路。

 

 

本文节选自《中国文化何处去》,作者:杲占强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杲占强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0 | 阅读:355 | 发表于:2016/5/6 16:5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