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琢战略——战略思考与行动的统一
    偶然机会读到加拿大管理学大师亨利•明茨伯格的《雕琢战略》,文中明茨伯格颠覆了传统战略观点,指出战略应该是一门手艺,是心行合一的产物。读来让人耳目一新,开阔了视野,加深了对战略管理的认识。
    文章中指出,通常情况下,战略应该是怎样被“计划”出来的?很有可能,浮现你眼前的画面是这样的:一位高管,或者几位高管,坐在办公室里程式化地规划着一系列公司的行动方案,所有人都必须按部就班地执行这些方案。“计划”的重点在于理性:理性地掌控全局,系统地分析竞争对手、宏观市场以及公司的优势和局限,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这群人就能“想”出来一个明晰、完整的战略计划。这也许是很多中国企业目前正在做的战略规划,一部分管理咨询公司也是在遵循着这一模式在一定阶段时间内进行战略规划的方式。
    明茨伯格认为,应将战略视为艺术家雕琢作品,那它应该被如何“雕琢”出来?与机械的计划相比,这将是完全不同的景象。雕琢战略就如同手艺活,需要结合传承的技艺、倾情的投入以及专注于细节的完美追求。“投入”与“理性思考”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经过长时间的经验和感性认知的积累,你应该能够感受到手指接触到材质时细腻的触感,以及人与物的和谐统一。而战略的成型和实施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创造性的战略也由此生成。“雕琢”一词更灵活地抓住了有效战略制定这一过程的精髓,“计划”战略则曲解了战略制定的过程,而且不可逆转地误导了公司运用它的方法。
    雕琢战略的形象比喻就是陶艺师制作产品与公司的战略制作,两者工作内容虽然不同,但他们也有个共同特点:是否足够了解自身(或组织)的能力并能依次找到战略的方向。静坐在转轮和陶泥前,陶艺师头脑中构思着这摊陶泥将要呈现的样子。他非常确定,自己当下的操作在过去的经验和未来的期许之间的平衡点,他对过去的成果和遗憾都了然于胸,他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和市场有着明确的把握——这就是陶艺师的感知,而非其分析。所有的了解、知晓、把握,都无需用言语表达。这些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的时候,也已经在他手上成形。转轮上的成品或许和他过去的产品雷同,但也可能另辟蹊径、不落窠臼。即使这样,你也会在当下的作品中发现他过去的影子和未来的追求。如果把企业经理人视为陶艺师,战略则就是他们手中的陶泥。和陶艺师一样,他们就是在公司现有能力和未来机会之间。如果他们真的是能工巧匠,他们对信息的了解就会和陶艺师对手上的陶泥的把握一样,这就是雕琢战略的关键所在。
    陶艺师与传统公司战略管理的区别是,陶艺师不会今天构思而在第二天动手,陶艺师的思考与其操作是紧密相连同时进行的,传统的公司对战略制定的思考和执行经常是分割的,先制定后执行定时回顾,这就割断了两者之间的交流反馈的关系。因而,雕琢战略的本质思想就是让人们绕开人为复杂化的战略制定过程,更加重视的是思考和行动的同一性,战略可以形成,也可以规划,一个已经实现的战略可以是在应对变化的环境中产生,也可以是经过深思熟虑,先长篇大论的阐述和分析再去实施,通常后者并不见得能获取预想的效果,其结果却常常是被束之高阁。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郭瑞刚 | 标签:战略管理 | 评论:0 | 阅读:1943 | 发表于:2012/12/14 15: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