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政放权”政策需要可持续性
第一、2014年以来,国家出台多个关于简政放权的政策。 ---2014年,国务院先后印发《关于清理国务院部门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的通知》、《关于取消和调整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 ---2015年5月12日,国务院批准《2015年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工作方案》。 第二、简政放权是国家对国企的改革思路。 近期国企改革方向是从“管人管事管资产”转向“管资本为主”。 一是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以管资本为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2015年10月25日的国务院出台《关于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就是落实这一部署的文件; 二是改革方向要从管人管事管资产转向管资本为主。推动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转变职能,今后将专司国有资产监管,不再行使政府公共管理职能,不干预企业自主经营权。 具体措施是通过组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支持有条件的国企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比如中石油目前是国有独资实体公司形式,既保持国家投资授权的投资机构职能,又承担生产经营实体运营职能;而在未来,择机完成公司制改造,成为油气及相关领域的投资公司。 第三、政策的可持续性最重要。 国企改革能否真正落实到位,需要政策的可持续性。原因有三: 其一,改革涉及多方利益。 利益博弈过程中,需要高层高屋建瓴,痛下决心,坚决推进。如果政策不持续而多变,造成企业无所适从,形成了观望的心态:“换一任,可能就变了”。 其二,改革需要转变管理风格。 国企的行政命令式的管理风格具有普遍性。一方面,“我出钱,我管你,天经地义的事情”,这种认识具有普遍性;于是,操作性管控方式普遍性存在;另一方面,国家对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要求,让国企管理者谨慎做事。宁可浪费,也不能出问题。反正是国家的钱。具体到一个储罐,宁可让它锈掉,也不能卖了。 于是,上面不想放权,也不能放权,下面就在“等、靠、要”; “上行下效”。国家对央企这样,央企对下属也如此了。“我们也是几百亿、十几万人的企业,手脚都绑上,还要我跑前三名”。一位央企下属公司的中层管理者如是说。 其三,改革需要时间周期。 央企大,层级多。央企下面,还有许许多多的分子公司,孙公司,比如中石油下属的许多油田,都是几万人、十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特大型企业,每一个油田下面又有几十家、拥有成千上万员工的“二级单位”。这些企业的改革,还需要一级级地落实下去,直到基层。能否落实到位,需要一个相对长的时间周期,需要政策的可持续性。 最后,事情的本质是权力与制约,流程和效率的矛盾。 收权,使企业不作为,也难有作为;放权,监督不力,将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改革开放几十年后的今天,国企改革继续在“收与放”的圈中踯躅前行。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提出简政放权。那时候叫“政企分开,简政放权”。简政放权对国企健康发展极好。也希望这一轮改革持续下去,不要“雷声大,雨点小”,不要“不了了之”。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韩连勇 | 标签:国企改革 | 评论:4 | 阅读:437 | 发表于:2016/10/8 11:40:21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25:41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25:41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4/29 21:42:50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4/29 21:42:50
输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