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巴厘岛来发呆
 43日晚,我们由新加坡转机抵达印尼旅游胜地巴厘岛。

巴厘岛面积约5600平方公里,常驻人口近300万。浓郁的东南亚风情和醇厚的印度教色彩,使其成为国际闻名的度假天堂。《2016年全球热门旅游城市消费指数报告》显示,巴厘岛名列全球花费较低的10大热门旅游度假地。

“到巴厘岛来发呆”已然成为时尚。

一、“安宁日”就是发呆日

导游一见面就告诉我们,刚刚过去的328日恰是巴厘岛最大的节日——安宁日。

有意思的是,最大的节日不是普大喜奔,而是任何人不准上班、不准出门。重要的话说三遍——不准出自家的门,在家门口杵着也不行。

那么人们待在家里能干啥?只能发呆!不仅不能娱乐和喧哗,而且看电视也要拉上窗帘、调低声音。所以说,安排旅游计划一定要避开安宁日。

听说也有不信邪的外籍游客斗胆上街,结果很快被各村组织的黑衣执法队员扭送关进黑屋子,24小时内只有凉水和泡面伺候。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如果人们只是发呆呢?

抵达巴厘岛的第三天,我们又巧遇本土第二大的节日,俗称“过年”。

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摩托车和汽车前面都挂上了小花环,人们一律身穿白色上衣涌入各村庙和旧皇宫。在集体祭祀过程中,一排排跪着的人们身前摆着各自带来的小花盘,里面放着鲜花和米饭碟;所有人脑门上都沾有三五粒白米,大概是寓意衣食无忧和感恩赐福吧。

换言之,巴厘岛的本土节日均与大吃大喝无缘,洋溢着的只有安宁与和谐。

当天下午,导游组织大家去大名鼎鼎的洋人街游逛。我独自走进一家路边酒吧,花32000卢比(仅合20元人民币、没有败家啊)点了瓶啤酒。有两位年近50的艺人在唱英语歌,听说男的来自菲律宾,女的来自新加坡。

随着两位歌手欢快的音韵节拍,不知不觉中我已进入发呆的境界。

二、巴厘岛式的印度教探秘

人们为何需要发呆?这就必须从印度教说起。

从最早的荷兰到二战前的日本,印尼历史上曾先后被六个强权国家殖民统治过,自然形成了民族与宗教多元化的格局,伊斯兰、基督教、佛教和印度教等教派并立。

但不知为何,巴厘岛形成了印度教一支独大的局面,全岛90%的人信奉该教。

据称,发源于印度文化圈的印度教在全球拥有10.5亿信徒,仅次于拥有15亿信徒的基督教、11亿信徒的伊斯兰教。

印度教源于古印度韦陀教及婆罗门教,主要特点是:相信因果报应而异常虔诚,主张祭祀万能而仪式繁琐,坚持种姓分离而相对封闭。

虽然印度教号称有3300万个神灵,但绝大多数教徒只崇拜一个天神;印度教三大主神包括梵天、毗湿努和湿婆,又分别被称为创造神、保护神和毁灭神。

巴厘岛没有一栋高楼大厦,这不仅是保护人文风貌的需要,也是受限于“楼房高度不能超过椰子树”的印度教教规。

既然普遍不追求物质享受,巴厘岛上家庭财富的标志就全部表现在了祭祀能力上。这里的底层家庭户户有神位,中产之家都是前庙后宅,大户人家建造的神庙堪称威严宏大(据说投资可达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人民币)。另外,巴厘岛村村有规模不菲的神庙,历史上的八大部落皇宫本身就是壮观精致的神庙。

据不完全统计,全岛大小庙宇达上万座,因此又有万寺之岛美称。

令人惊奇的是,印度教神位上面一律没有头像。据说,神在教徒心中,对神像的具化理解可以见仁见智。这是一种何等的宽容精神啊。

在祭坛前背诵规定的祈祷文,印度教家庭每天要多达五次以上。他们虽然常去寺庙祈祷或献上食物、鲜花,但不存在固定的仪式。而且,祭司本身也并非俗人与神灵之间的必要媒介。

不难看出,与基督教相比,印度教缺乏进取精神和赚钱意识;与伊斯兰教相比,印度教更趋温和宽容;与佛教相比,印度教追求领悟和普度的动力似乎也显不足。

当然,近年来印度教也在与时俱进。巴厘岛上四大种姓已是平起平坐,用词遣字也不再局限于高阶语或低阶语。

三、如何看待印尼政府的“无所作为”?

巴厘岛的家庭轿车拥有率不是很高,但家家户户有摩托车。虽然少大部分公路只有双车道、甚至是单车道,但大家比较遵纪守法,交通事故率并不算高。

5600平方公里的巴厘岛不仅没有一座高楼大厦,而且只有一条由中国人承建的海滨高架高速公路。这条仅长12公里的高速公路实行收费,而且单独设有摩托车车道,真是体现了人本主义。

在某种程度上,轻徭薄赋的印尼政府可谓深得“黄老之术”精髓。

这里的政府基层公务员月薪不过一千元人民币,收入水平还不如SPA店的小妹——底薪600元、小费每次6元。

印尼没有养老、退休金制度,生活完全靠自己,好在日常需求很简单;医疗、上学没有免费的,但困难家庭可以提出申请,经政府机构核实后可享受减免照顾。其间并没听说弄虚作假、勾结贪污之事,看来法制与宗教信仰作用明显。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印尼政府对造假产业深恶痛绝,一旦涉案基本上是要判死刑。大家知道在泰国,对造假判死刑的只是针对医药产品。

巴厘岛依赖旅游产业,其它农作物种植加工和手工业都是配套;每年300多万国际游客潮水般来去,沧海桑田旧颜不改。

反观近在咫尺的新加坡政府,可谓劳心劳力、为民造福的另一极端典型。

众所周知,新加坡年轻人一开始工作,就须将月薪的20%打入个人强制公积金账户,同时政府补贴其对应工资的16%;每人一生有两次购买政府建造廉价组屋的机会,抛售第一套组屋的差价回报完全归个人所有。

就公共交通而言,如果每天乘坐地铁再转乘公交,则免除公交费;对745之前使用完公共交通工具的人,交通费全免。

在此不由得联想到天朝制度:土地归政府所有,独步全球的房地产开发“商业模式”可随意调控整个产业链;一年内定位了十几个“国家级中心城市”,一个首都功能可以“一鸭多吃”,成果就是烈火烹油般的房地产业绑架了三代国民。

本来是到巴厘岛来度假发呆的,忍不住想了些不该想的事,更缺乏定力地写了出来。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裴中阳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4 | 阅读:179 | 发表于:2017/4/18 9:28:57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29:07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29:07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4/29 21:34:38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4/29 21:34:36
输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