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军长征看战略方向与领导力
 前不久有学员问我:您总把“战略就是方向”挂在嘴边,而方向又价值何在呢?

看似简单的问题,一时竟让我大脑“短路”了。

偶然想到闻名中外的红军长征,答案马上跳出来了:战略就是方向,方向关乎兴衰存亡。

1934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主力红军被迫战略转移。毛泽东同志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就是源自对战略方向的英明领悟和果敢把握:前期生存就是战略,后期抗日救亡恰是历史使命。

一、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在党和军队的领导人地位吗?

大家知道,长征伊始,中央红军决定转移至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蒋介石早有预见,在其必经之路上集结重兵构建四道封锁线,一时间红军损失惨重。

193412月上旬,红一方面军从广西老山界翻越了越城岭14日占领贵州黎平。在黎平会议上,尚未恢复权力的毛泽东力主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提议向四川贵州边界进军,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新苏区。

19351月初,红军强渡乌江15-17日,政治局召开了著名的“遵义会议”: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由周恩来、朱德指挥,随后又成立了周恩来、朱德和毛泽东组成的“三人组”。

不难看出,此时毛泽东只是进入党和军队的核心领导层,并非真正的“一把手”。遵义会议的意义,在于我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政策问题,标志着从幼年走向成熟。

310日,“四渡赤水”期间中央在遵义苟坝开会。毛泽东一意孤行坚决反对进攻打鼓新场,结果大家投票把其前敌司令部政委的职务表决掉了。深夜,毛泽东独自一人打着马灯,先后做通了周恩来和朱德的思想工作。

312日,张闻天召集政治局扩大会议,提议通过了成立政治局最高军事指挥机构三人团: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组成,且毛泽东任前敌总指挥。至此,毛泽东才开始成为我党的最高军事领导人。

19433月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被推选为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主席;从组织手续上,从张闻天到毛泽东的党内最高职务交替过程正式完成。

二、战略方向是在遵义会议还是哈达铺会议确定的?

实际上,自湘江惨败后,中央红军就开始被迫避开敌军重点防线区域。毛泽东提出利用国民党中央政府与地方军阀之间的矛盾、在夹缝中保存实力,更是将生存提高到了战略高度。

然而,敌人内部矛盾是变化的、生存夹缝也是不稳定的,所以才有了看似奇谋、实则无奈的“四渡赤水”,建立“遵义新苏区”的设想也化为泡影。

也就是说,在此历史时期,英明领袖毛泽东并没有明确的用兵方向:力求生存就是战略,灵活机动就是战术,实战中难免四处流窜(敌人自然“摸不到头脑”)。

蒋介石调集重兵合围遵义,红一方面军只得北渡长江、前出川南,计划与活动在川、陕一带的第四方面军会合,以图开创川西或川西北革命根据地

在此背景下,19353月底,红一方面军南渡乌江进入云南5月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并翻过夹金山。6月,红一方面军与张国焘领导的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合。

遗憾的是,张国焘战略消极且图谋分裂,毛泽东不得不率红一方面军攻占天险腊子口,希望在甘肃向苏联边界靠拢以建立新的根据地。

920日,红一方面军到达川甘交界的商贸重镇哈达铺。在一张912日的《大公报》上,毛泽东意外发现满是针对刘志丹的“剿匪”报道,显然陕北红军十分活跃,真是大喜过望。

红军到底应该到哪里去落脚?是毛泽东在长征路上一直思考的问题。922日,毛泽东立即召开中央领导人会议和团以上干部会议,兴奋地提出陕北还有根据地,要到陕北去。第二天,红一方面军改编的陕甘支队随即离开哈达铺北上;1019日,到达吴起镇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

所以,哈达铺被定义为决定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命运的重要决策地,长征有了真正的战略方向。

三、英明领袖毛泽东是怎样炼成的?

(一)领导能力比领导职位更重要

真正的领袖是凭借英明判断、坚定信念来影响和引领群众的,是否身居高位反倒是其次。

如前所述,直到19353月苟坝会议、19433月政治局会议后,毛泽东才真正分别走上红军和我党的最高领导人岗位,此前他一直在通过卓越的个人影响力发挥着实际领导作用。

领导力就是要敢于担当、坚持原则,就是要把握方向,保持信心。

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毛泽东旗帜鲜明。“四渡赤水”时就进攻打鼓新场问题,他宁肯被免职也要反对到底。

张国焘闹分裂、要待遇时,中央常委紧急商议解决人事问题。张闻天表示可将他的总书记一职让出来。毛泽东当即表态“此职不能让”,因为事关党的最高领导权。后经商议,周恩来将他担任的红军总政委一职让给了张国焘。

(二)没有方向与方向错误同样可怕

方向是否错误往往需要时间验证,而一把手如果张皇失措、迷失方向,不仅必然导致全局被动、错失良机,而且难免离心离德乃至内争叛乱。

长征初期,毛泽东明白:生存就是战略,为此可以“折返跑”、可以“游击战”,因为活下来才有希望。从建立“遵义根据地”、“川西根据地”到“中苏边境根据地”,虽然上述计划均未落实,但毛泽东通过不断地构想战略目标而鼓舞大家坚持下去本身就是成功。

君不闻望梅止渴?

(三)高瞻远瞩才能抓住历史机遇

哈达铺的一张报纸指引了红军长征方向,也点亮了其历史使命:到陕北去,就是到抗日前线去,到敌人的后方去;抗日救亡就是战略,深入敌后就是方向。

由此,红军自身生存问题直接与全民族的救亡图存连在一起,具有毫无争议的正当性与号召力,中共中央(红军)的核心地位得到空前巩固。

193610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至此长征胜利结束。

四、历史的并非只属于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遵义会议之后,我党决策还是比较民主的。集体投票表决有利于政治上避免犯大错,但战争年代没有效率就可能全军覆没。

值得庆幸的是,时任我党主要领导人的张闻天、周恩来和王稼祥等,均比较民主、公正;即使曾犯有重大错误的博古,对张国焘的私下拉拢也是断然拒绝。

更值得庆幸的是,开创陕北根据地的刘志丹顾全大局,如果像张国焘一样闹独立,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又将何去何从?

再探讨一步,如果1943年我党最高领导人职位不是由张闻天变更为毛泽东,而是继续实行军政分离、相互制衡,是否标志着我党、乃至我们民族真正走向成熟呢?

1945年“二战”胜利结束后,丘吉尔却未能连任英国首相,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选民们明白:被功高盖世的人绑架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丘吉尔不无揶揄地说:“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伟大民族的标志。”

延伸阅读:《战略定位》,裴中阳著,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版

当当网购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3571876.html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裴中阳 | 标签:战略管理 | 评论:2 | 阅读:242 | 发表于:2017/5/18 16:58:05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22:28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22:26
输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