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读后感
大家知道,所谓“黑天鹅”是指低概率发生、危险性重大的事件。美国作家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推出《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中信出版社2017让人直呼要脑子急转弯了

所谓“灰犀牛(The Gray Rhino)事件”,是指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出现的大概率性危机,诸如房地产泡沫、水资源枯竭和汶川大地震。相对于黑天鹅事件的偶发性,研究灰犀牛现象意义更加重大。

一、为什么灰犀牛事件危害巨大?

灰犀牛生长于非洲草原,是体型仅次于大象的陆地动物。虽然反应迟缓,但一旦被惹怒,在直线奔来、重达两三顿的灰犀牛面前,几乎所有人都会石化掉,危险不言而喻。

早在2006年春,美国次贷危机就开始逐步显现,到20078月便席卷欧美、日本等主要金融市场。此时,美联储开始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以增加市场信心,美国股市也似乎得以“维稳”。

20088月,房利美房地美股价暴跌,持有两房债券的金融机构大面积亏损,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被迫接管两房915日,华尔街著名投行雷曼兄弟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案(涉案金额达6390亿美元),并迅速在全球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20123月,雷曼兄弟被迫宣布进入清偿阶段,百年老店关门大吉,“次贷危机”的真正高潮终于来临。

人们对灰犀牛事件的威胁一般如何反应呢?作者将其归纳为五大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否认,人们总是被理想化的良好愿望所绑架,所谓“不至于吧”;随后就是得过且过地混日子,想方设法把问题推给未来。第三个阶段必须要做些回应了,但往往演变成具体对策层面的争论不休。贻误时机后的第四个阶段只能带来恐惧,最后一个阶段自然就是崩溃。

所以真正的危险未必来自突如其来的灾难,可能只是因为我们长久地视而不见,以及随之而来的应对失误。

二、应对灰犀牛事件为何要战胜群体思维?

所谓危险与机遇并存。即使即将崩盘,只要众志成城、背水一战,往往能够抓住机遇而起死回生。

地处欧洲西北部的荷兰地势低洼,1956年的北海大洪灾导致近2000人丧生。荷兰人将惨痛教训化为强大动力,迅速建成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宏大工程,可抵御万年一遇的大洪水。

显然,未雨绸缪远胜亡羊补牢,越早着手就越容易解决问题;既要高瞻远瞩又要当机立断,战略方向正确还需战术方法配合。那么,为什么这些傻瓜也明白的大道理总是难以落地呢?

对此,作者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战胜群体思维。

群体思维就是随大流。心理学研究表明,很多人会盲从大多数人的观点,哪怕这些观点是明显错误的。实际上,盲从的动因不外乎两种:一是独立思维中的懒惰成性,二是社会行为上的逃避责任。

所以,为了培养战胜群体思维的社会基础,我们有必要将“百家齐放、百家争鸣”的民主原则发扬光大,保护持不同政见者的权力——哪怕是被大多数人认为是愚蠢、错误甚至是“反动”的。

古今中外,从来没有文人能祸国,也从来没有文章能殃民,所以思想传播无罪。当然,文人被独裁者利用、或文人堕落为政客则是另一回事。

具体工作中我们要多讲正能量,制订方向等重大决策过程中必须尊重“负能量”,保障马寅初一类“乌鸦嘴”们发声的权力。

还记否?我们1956年“公私合营”,刚刚恢复生机的民族资本被社会主义改造掉;1958年全面“人民公社化”,农民的生产资料被剥夺。至此,6亿5千万人独立思考的经济基荡然无存。一系列政治运动的黑天鹅事件之后,“文化大革命”灰犀牛事件的爆发便水到渠成了。

三、从柯达事件看企业如何转型、升级

2012年初,柯达申请破产保护。人们普遍认为,由于在传统影像市场上的成功过于辉煌,面对数码技术的强大冲击,柯达没有及时调整战略重心,终于自食其果。

实际上,数码相机正是柯达于1975年发明的,数码产品只是打垮了柯达的传统胶卷业务。何况,柯达的战略转型并非决心不大,甚至也曾初见成效。不料想,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呼啸而至;智能手机拍照功能的迅速提升,使得数码相机成了小众产品。

深入分析,柯达转型失败的问题在于:

首先,并未真正贯彻“减法”聚焦原则。

除了大幅压缩化学胶片业务的投入,柯达不仅在数码相机市场加大力度,而且不断并购打印暨商业印刷业务,连年亏损时期焉能不捉襟见肘。

其次,对产业理解和方向选择有误。

本来柯达的医疗影像业务盈利能力最强,数码相机业务并非领先且市场竞争激烈,打印机业务则完全处于市场追随者地位;何况数码技术在摧毁化学胶片(冲印)业务的同时,自然导致传统商业印刷暨打印需求的下滑。

令人费解的是,柯达最终投身到竞争地位最尴尬的打印机和商业印刷行业。因缺乏战略方向而迷茫的柯达,标杆(惠普)”便成了押宝式决策的首选。

实际上,在传统业务衰败时,柯达完全可以围绕相关领域寻求崛起:或者像富士、乐凯一样,投身于光学薄膜及元器件研发、控制产业链上游;或者聚焦医学影像细分市场,强化核心竞争力。

最后,未能适应从领导者到追随者的地位转变。

没落贵族也是贵族。不知是对自身品牌实力过于自信还是自卑,柯达转型期热衷于并购重组,这直接耗尽了宝贵的现金流。急功近利的柯达忽视了自主开发,甚至遗忘了对自有知识产权的商业化、产业化开发。

20138月,脱离破产保护的柯达摇身一变为一家商业印刷公司。曾经意义上的柯达死于自满、短视,更是死于张皇失措,属于典型的“自杀”。

要避免柯达式的灰犀牛悲剧,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一)搭建科学合理的法人治理体制

企业股权结构过于集中和分散都是不利的,前者决策难以制衡,后者缺乏真正的企业家,转型升级时难免动力与魄力不足。

没有勤勉专业的董事会,就不可能有敬业称职的总经理,这与是否“内部人控制”无关。

(二)动态把控战略定位与发展方向

企业的产业边界都是动态扩张的,互联网时代使得跨界、混界更加频繁,当然平台化、生态性的巨头毕竟屈指可数。

从加工商到制造商,从提供产品到提供服务、甚至解决方案,这就是企业升级的规律性路径。

(三)保持组织平台的活力和生机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成功的企业一定是经常变革的,尽管经常变革的企业未必成功。

为了防止大企业官僚病蔓延,海尔等企业的经验值得借鉴。

延伸阅读:《战略定位》,裴中阳著,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版

当当网购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23571876.html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裴中阳 | 标签:管理 | 评论:0 | 阅读:182 | 发表于:2017/7/3 9:4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