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余晖:袁世凯朝鲜平叛并风光监国12年
 袁世凯(1859—1916年,河南项城人),堪称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政治人物,因“洪宪称帝”而留下“开历史倒车”之滔滔骂名。但实际上,袁世凯有两件大事可谓万古流芳”:其是在清末新政期间积极推动近代化改革,辛亥革命关键时刻促成南北议和,并逼迫清帝退位;其二是初出茅庐时入朝作战,力挽狂澜平定朝鲜内乱,并一举监国十二年。

一、闭关锁国:晚清时期的朝鲜同样是内忧外患

在历史上,朝鲜曾长期为中国的“死粉级”藩国。唐玄宗年间,朝鲜(新罗)与日本双方使臣曾因朝贡时在龙庭上争位置而伤了和气。

建于明朝洪武年间的李朝,与明、清两朝相始终,近六百年间一直同中国维持着良好的属国关系。

19世纪末,闭关锁国的朝鲜同当时中国一样,面临着来自列强的巨大压力,日本更是早已虎视眈眈。

1874年,长大成人的朝鲜国王李熙开始亲政,但生性儒弱。他身为大院君(摄政王)的父亲李昰应刚愎自用、力主守旧,而妻子闵妃则倾向效法日本明治维新而实施改革,两大势力集团日益水火不相容。

大院君断绝韩日两国通商,韩人与日人交往者必被处死。日本人觉得受辱,遂有征韩论。当时顾忌到朝鲜乃清朝藩属,所以日方多次向清廷探问是否负责其内政外交,答复竟然是不予过问。此前,日本曾因台湾人掠杀琉球人向清廷交涉,清廷答复得就非常含糊。

1875年,日本以朝鲜拒绝邦交、蔑视日本为借口,出动兵舰进入朝鲜江华湾,次年胁迫朝鲜签订了《江华条约》。其中,除逼迫朝鲜开放口岸、对外通商之外,重点就是明确朝鲜为自主之邦,系有与日本平等之主权。

清政府在此次事件中懦弱无能、姑息绥靖,完全没有尽到宗主国的保护责任。失望之余,朝鲜王室和部分大臣开始把目光从大清转向日本。

别忘了,美军佩里将军率兵舰叩关日本,不过是1853年的事情。1868年,日本开启著名的明治维新运动,仅仅10年后就将美军策略如法炮制到了朝鲜。

二、一柱擎天:袁世凯从风光无限到黯然归国

1882年,大院君借机向闵妃集团发难,并攻打日本使馆,史称“壬午兵变”。狼狈出逃的闵妃向清政府求救,袁世凯以“前敌营务员”职位跟随淮军首领吴长庆迅速出兵。

入朝后,关键时刻吴长庆竟举棋不定,袁世凯挺身而出扣押了大院君并将其掳至保定问罪。在随后的战斗中,袁世凯身先士卒,朝鲜内乱遂得以平息。

李熙重新执政后,清朝的宗主国地位得以巩固,包括平乱的庆军六营全部留驻朝鲜。清廷与朝鲜签订通商条约以重申中国的宗主国地位,并得以全面掌控朝鲜海关及外交事务。

立下首功的袁世凯则以“帮办朝鲜军务”身份驻扎下来,时年仅23岁。

此时,袁世凯向李鸿章建议,趁机将朝鲜划归大清的一个省,并在日本羽翼未满时予以重击。由于李鸿章暨清廷的短视和软弱,上述建议被束之高阁。

被抢了先机的日本并不善罢甘休,强迫朝鲜签订了《济物浦条约》,大力扶持亲日势力开化党。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吴长庆奉调率领三营庆军回国驻防。开化党借机发动 “甲申政变”,占领王宫并挟持了国王和王妃。

平叛刻不容缓。仅为五品虚衔的袁世凯,未经在朝鲜的一、二品大员吴兆有和张光前同意,更未向清政府汇报请旨,就擅自率兵闯入王宫与日本兵和叛军作战。激战中,守军中数百名曾接受过袁世凯督导训练的士兵临阵倒戈,战局急转直下,清军大获全胜。

有意思的是,因先斩后奏、越权行事等原由,平叛后袁世凯竟被群起而攻之,以至于在朝鲜待不下去了。清廷派钦差大臣吴大澂入朝,查实后慨叹“袁世凯真天下奇才也”,然后回国复命。

袁世凯旋即“名望重中外”,被封为驻扎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位同三品道员,俨然朝鲜的太上皇(还娶了王妃妹妹做姨太太)。

此后十年,袁世凯成为清政府驻朝鲜的头号人物,在李鸿章遥控下,全面控制了朝鲜的内政外交。同时,朝鲜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独立自主的呼声日益高涨,对清廷的向心力逐步减弱。

1888年,除派遣全权大使赴欧美外,朝鲜还准备以关税作押向列强借款,这等于是挑战中国的宗主权。

1894年初,朝鲜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蓄谋已久的日本遣重兵入朝,借镇压东学党名义迅速扶持起亲日政府,驱逐中国势力。势单力孤的袁世凯困坐愁城,于719日潜回国内。725日,日军突袭丰岛海面的清军运兵船,中日甲午战争爆发。

三、历史重读:国际格局大变动时期的大国战略

归国后的袁世凯被派往天津小站练兵,一手打造出清末陆军主力和随后北洋军阀的大本营,从此扶摇直上。

19111010武昌起义爆发,111日清廷宣布解散皇族内阁,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次年212日,袁世凯逼迫清帝逊位,并于310日就职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1882年入朝作战到甲午战争前夕离开,袁世凯在朝12年,期间极力维护宗主国利益,屡次打退日本的渗透势力,推迟了中日战争爆发的时间。然而,腐败透顶的清廷在朝鲜战略上失误连连,大厦将倾,一个袁世凯徒唤奈何?

其一,清廷对日宣示朝鲜宗主国地位过于含糊。

在《黔之驴》中,起初老虎只是哆哆嗦嗦地试探驴子的反应,很快发现不过如此,遂“跳踉大㘎,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历史上同为中国“忠粉”的日本,侵蚀朝鲜时也是先小心翼翼地试探清廷口风,后者含糊矛盾的态度自然助长了其狼子野心。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2万日军向“不抵抗”的20万东北军发难,正是挑起全面侵华战争的试探。

其二,清廷扶持朝鲜亲华势力的策略总体有误。

壬午兵变前,朝鲜亲华派是大院君李昰应,而闵妃家族是亲日派。但吴长庆率兵入朝后竟助闵妃平乱,并诱缚大院君至保定拘押。

中日两国在朝鲜互争雄长,甲申政变平定后闵氏家族转向亲华(不排除袁世凯个人魅力影响)。1885年,清廷却将心怀怨恨的大院君风风光光地送回朝鲜,曾结下梁子的闵氏逼使国王拒派官吏迎接,内心对清廷已是失望至极。

其三,清廷在国际政治演变潮流中明显落伍。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要么是残酷的殖民地统治,要么是对等的国际间交往。迂腐清廷无视国际关系格局的本质变化,舍不得礼仪性质大于实际意义的宗藩关系,对朝鲜既无力吞并,又不肯承认其为独立国家。而且,清廷实际上与日本达成了对朝鲜的“共治”关系,在没有相应战争准备基础上却贸然增兵,予对方以开启战端之口实。

一部中国近代史,很大程度上就是与朝鲜利益的关系史。因中日甲午战争和“抗美援朝”而付出巨大代价的中华民族,又被反人类的“金家王朝”逼到了不得不做出战略抉择的历史关头。

令人唏嘘的袁世凯朝鲜平乱史,对当今有何启发?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裴中阳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0 | 阅读:88 | 发表于:2017/9/27 9:3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