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击“携程式”掠夺?——德国汽车业反垄断调查启示
1023日,欧盟对德国汽车行业的反垄断突击搜查,从宝马集团扩大至大众集团和戴姆勒集团。如果垄断行为属实,德国联邦卡特尔局和欧盟委员会将对上述车企处以最高为其年收入额10%的罚款。

反观“国庆长假”期间的“携程年坑百亿”事件,不免令人浮想联翩。

107日,面对点击量过10万的揭发文章,携程予以强硬反击:内容不实,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9日,拥有600多万粉丝的明星韩雪杀出叫阵,提醒携程作为一家有责任心的企业,不应再狡辩了

此时携程没再做正面回应,但表示已对产品进行了“整改”。

一、德国暨欧美国家的反垄机制为何强有力?

透过此次德国汽车业的反垄断调查案,我们看到了强悍高效的欧美式反垄断机制。

(一)社会舆论的全面监督与揭露

今年7月,德国《明镜》周刊首次披露,自上世纪90年代起,大众集团及其子公司与保时捷、宝马、戴姆勒等以不同工作组的形式举行秘密会议,就技术、成本、供应商甚至深陷丑闻的柴油车尾气处理系统达成一致,来消除竞争、操纵定价,涉嫌德国经济史上最大卡特尔案之一

回想20159月爆发的德国大众汽车“柴油门”事件,最初也是由社会组织揭开盖子的。

20145月,清洁交通国际理事会ICCT针对15款不同厂家车型的尾气排放做了检测,其中2款大众车严重超标。研究报告被弗吉尼亚大学发表后,美国环保局和加州空气资源董事会要求大众做出解释。当时大众辩解说是软件出了错,蒙混过关一年后终于栽了大跟头。

(二)反垄断机制的自我矫正导向

有意思的是,本次欧盟突击搜查之前,戴姆勒已向欧盟委员会申请成为该垄断案的关键证人,意求通过向监管部门揭发不当行为来免除罚款。大众也向监管当局主动承认可能违反了反垄断法,旨在减轻惩罚。

也就是说,主动“招供”可以从轻发落,第一个站出来揭发同党更有可能算是戴罪立功。这是多么有效且“人道”的机制设计。

(三)反垄断政府机构的强制权威

在欧美国家的反垄断活动中,环保局、卡特尔局乃至欧盟是监督执法的行为主体。他们进行调查确认后,依据相关法规向法院申请对违规企业进行处罚。

欧盟此次突击搜查的当天,大众即发表声明,反垄断调查人员搜查了其位于沃尔夫斯堡的总部,以及旗下奥迪公司位于英戈尔施塔特的办公室。戴姆勒发言人也表示,欧盟反垄断部门提前告知并搜查了其位于斯图加特的总部。

按照这些车企2016年的营业收入,10%的罚款总额最高将接近500亿欧元。

继两年前承认排放测试作弊之后,大众集团已在全球范围内先后召回近1100万辆汽车,其中850万辆来自欧洲地区。当时根据联邦法律,美国环保局可向法院申请每辆车3.75万美元的罚款,这意味着大众可能面临18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930日,为处理“排放门”事件,大众集团被迫再次增加25亿欧元的善后准备资金,使其累计付出的资金总成本接近200亿欧元(约236亿美元)。2016年,大众集团利润总额不过51亿欧元,而2015年则是亏损16亿欧元。

二、中国反垄断体制建设可谓道阻且长

应当说,我们要破除传统的行政性垄断尚且任重道远,面对互联网时代的技术性垄断不仅反应迟钝、应对乏术,而且对其危害性在认识上还远远不足。

第一,未雨绸缪,及时认清反垄断的重要性

众所周知,市场往往是自发形成的,市场竞争伴随着优胜劣汰,但过度垄断必然违反公平竞争的基本原则,故此市场秩序需要组织化建设和维护。反垄断的核心就是政府依照法律法规,采取制裁措施,打击垄断行为,规范市场秩序。

1890年,美国国会通过反托拉斯的《谢尔曼法》,这是全球第一例授权联邦政府控制和干预经济的法案。目前,世界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制订颁布了反垄断法,对巨头亮红灯、开罚单,已成为各国的通行做法。

一言以蔽之,垄断不仅祸国殃民,而且导致垄断企业自身创造力的丧失。

所谓资本追逐利润,海量资本必然追逐垄断带来的超额利润。

2013-2015年间,国内OTA(在线旅游代理商)是携程、去哪儿和艺龙之间的“三国杀”时代,堪称“消费者主权”的快乐时光。20155月,携程借助腾讯控股了艺龙;10月,又联手百度收购了去哪儿,从此“三国归一统”。

你可知道,携程与万达、腾讯携手投资同程,与皇家加勒比共同成立天海游轮,与首旅共同私有化如家。另外,携程自己投资了易到、一嗨、途牛及途家等。

看明白了吗?即使取消了“捆绑销售”,离开携程帝国,你还能去哪儿?

第二,深刻检讨,完善《反垄断法》、健全反垄断体制

2008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开始施行。我们由此形成的反垄断管理体制为:国务院设立反垄断委员会;工商总局查处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国家发改委查处价格垄断;商务部负责经营者集中的审查,并设立反垄断局。

在《反垄断法》第二十七条“审查经营者集中应考虑的因素”中,前两项分别是“参与集中的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及其对市场的控制力”、“相关市场的市场集中度”。问题在于,对相关集中度和市场份额缺乏明确、可操作的“红线”设定,实践中只能参照后面数项因素,即经营者集中对市场进入、技术进步、消费者和其他有关经营者、乃至对国民经济发展等因素的影响,这就为反垄断机构不作为、乱作为留下了相当大的主观操作空间。

换言之,对达到垄断份额的集中者,谁能相信他们克己守法、不滥用垄断地位呢? 这就像对守着鱼摊的馋猫,大讲纪律的重要性一样可笑。

20159月,唇亡齿寒的去哪儿曾向商务部反垄断局递交文件,认为携程收购艺龙交易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及相关法规。这一抗争于事无补,而且仅仅一个月后,去哪儿就被迫投入携程怀抱。

携程“躺着”就可以挣钱了,我们还能跳出如来佛的手心吗?

第三,破除迷信,严防上下通吃的“互联网下半场”

免费的,一定是天下最贵的。

作为新经济的代表,互联网技术平台公司在开疆拓土、培育市场时,往往通过提供免费服务或价格补贴模式,这就离不开背后资本的强力支撑。在边际成本趋零、消费粘性突出等因素影响下,他们的市场集中度容易提高。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赢家通吃”成为新经济的铁律,所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君不见,百度之于定位搜索、腾讯之于即时通讯、阿里之于电商零售,其垄断性与传统的国企巨头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记否?网约车市场“补贴大战”如火如荼,大黄蜂、快的等先后出局。最后在资本之手推动下,滴滴与优步中国业务合并,“互联网下半场”成了滴滴的“独舞”。

苦熬多年的资本开始“收割”,滴滴终于变成了他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消费者也开始自食助推独家垄断的恶果。

善良但喜欢沾点小便宜的人们啊,“携程在手,看清楚再走”。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裴中阳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0 | 阅读:49 | 发表于:2017/11/1 14: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