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早教市场面面观
由于孩子已临近入幼儿园的年龄了,选择幼儿园便成了当下最为重要的事情之一。在对幼儿园的选择中,不禁令我对现在的早教市场产生了重新的认识。
现早教市场中幼儿早教机构普遍分为公立幼儿园、国内私立幼儿园及国际双语幼儿园,期间的差距也是相当之大。
一、价格:公立园由于其等级的不同价格由300-800元/月不等,由入园到学前班的总赞助费也由10000-20000元不等;1996年,北京市共有幼儿园3056所,而目前北京全市合法幼儿园仅有1266所,下降了58.57%。在幼儿园大量减少的同时,新生人口在大量增长。据有关部门测算,近3年出生的近46万户籍(49%)和非户籍(51%)“金猪宝宝”、“奥运宝宝”,现有幼儿园资源仅能满足其中一半的入园需求。因此私立幼儿园便有了其生存的空间。私立幼儿园虽然没有了赞助费,但其托费也是高于公立甚多1500-6000元/月不等;国内私立幼儿园较国际双语幼儿园的收费略低一些。
二、硬件:公立园的经费一般是由所辖教委直接播发,所以硬件的购建也勿需自己园内操心。而私立园恰恰就不同了,虽然对幼儿园的审批中存在硬件设施的要求,但由于幼儿早教市场还并不成熟,所以很多看似存在的规则也变得灵活了许多。从总体上来看,公立园的硬件设施普遍要好于一般的私立幼儿园,但与一些大投资的特色幼儿园相比,公立园便显得逊色很多了。
三、师资:公立园的老师大多是由所辖教委分配名额,多为正规幼师院校毕业的在编教师。公立园的教师由教委统一放发工资,不存在因生源不足而导致的“银根紧缩”。所以说,公立园的幼师可谓是“温室中的花朵”,勿需考虑外环境的变化。所以公立园老师也一向表现得趾高气昂,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而私立园的教师由于受限于薪资待遇,薪资高的,师资力量相对要强一些。一般来讲,教师的平均月工资等于一个学生的月托费。好一些的私立幼儿园建立了教师的考核机制,园中的教师为了保住自己这份相对优越的薪酬而努力工作。由此通过一定的优胜劣汰,好一些的私立幼儿园留存下来的幼师相对也是较为优秀的了。但对于一些普通的私立幼儿园,教师的流动性相对就大了很多,因为薪酬缺乏诱惑力,而且还看不到自己的上升通道,工作起来便缺乏了动力,对孩子也便失去了耐心,进而,孩子在幼儿园中的教育也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四、招生:此次考察的几个公立园在招生中存在的一个共性是,家长根本就无法入园向主管教师进行咨询,一般是在门房做一个登记,拿一个招生简章,之后就是被动的等着幼儿园打电话通知面试了。现在公立园一般会在每年的9月开二个新班,平均每班25-30人,两班合计50-60人,而报名的人却多达200人以上。由于公立园的收费相对要低于私立很多,而且在设施与师资上也要好于一般的私立幼儿园,所以入私立幼儿园便形成了一种强大的竞争,已经从交赞助费转变为不是仅交上赞助费就可入园的情况了。私立幼儿园的招生总体来看,接待人相对还都是比较热情的,而且一般也是有问必答,一改公立的一问三不知的情境。但仅有一些高端的私立幼儿园会有幼儿的体验课,通过体验课,教师可以对入园的孩子进行一定的了解,以更好的在园中得到相应的教育与帮助。另外,这类幼儿园还可以让家长入园参观、听课,所听的班级均为随机选取的,不存在预先安排之事。这也正说明,此类幼儿园做好了被人监督的准备,而且可以正视“监督”。这种“监督”也为其带来了对其认可的、源源不断的生源。而对于一些普通的私立幼儿园,在体验课上是存在一定欠缺的,虽然园里会存在“开放日”,但这种固定的“开放日”不免会让人有做秀的担忧。
五、教育:除了一些国际幼儿园外,其他的幼儿园的教育都是在遵循教育部要求下进行必修的“五大领域课程”,而其他的课程则是各幼儿园充分进行自我展示之处了。公立幼儿园通常会在正常的上课时间进行“五大领域课程”教育,特长班则选择在课外时间单收费进行。一般的私立幼儿园在正常的课时内加入了一定的特长课,但时间很短,营销性质感觉较大,而实质的特长班也是在课外时间以单收费的形式进行的。公立幼儿园与一般的私立幼儿园均存在每年总计3个月的寒暑假,而此假期的托费仍是照收的,若整月不来,需交纳不等的占床费。每个高端私立幼儿园都会有其不同的特色、亮点,家长可根据孩子的兴趣选择适合的幼儿园。但普遍都是由外教进行英语教学,由相应专业的教师进行特长课教学。特长课也均纳入正常课时,不再单收费,而且园里也不存在寒暑假之说。对于国际双语幼儿园,现在普遍没有遵循教育部制定的“五大领域课程”,所以在孩子上小学时,会存在一定的衔接问题,当然,如果不打算让孩子自小就接受国内教育,此种国际双语幼儿园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高端私立幼儿园及国际双语幼儿园存在的一个教育上的共性在于,教师对学生的尊重,教师在无形中对学生的引导。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各类幼儿园中的差异,纵观这些差异,令我们不难看出,导致差异出现的原因在于其幼儿园的性质,幼儿园的管理机制。
如此种种,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严重不足造成了公立幼儿园的短缺,私立幼儿园的不规范。如2008年十几亿元的教育附加费中,学前教育仅有0.39亿元,占3.1%。有数据显示,为数不多的学前教育财政投入,多年来仅投向了145所公办园,而这些公办园多数又集中在城八区,远郊区县和农村数量很少,经费投向明显不均衡。而对于学前教育到底是“公益性”的政府一般性公共服务,是以政府办园为主体,还是依靠市场进行经营,一直没有明确的定论。
在如今市场经济的带动下,无论是“公益性”服务,还是“市场性”经营,值得肯定的一点是,对于早教市场政府应该建立起明确的规则,使“公益性”服务与“市场性”经营进行融合,将私立幼儿园中先进“市场性”经营的管理机制引入到本应属“公益性”服务的公立园中,使早教市场尽早规范,使公民均享受到本应享有的“公益性”服务。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孙广焱 | 标签:行业分析 | 评论:0 | 阅读:1774 | 发表于:2010/2/28 0: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