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强迫症”非彼“强迫症”

前几天在北大纵横人才测评研究院群里发了一个“测测你的强迫指数”的趣味测评,有个客户做了之后说,呀,我是中等强迫症哦,也属于一个病人了,我回应道,我也是中等强迫程度的,没事。和抑郁症一样,“强迫症”似乎也是一种时髦的症状,“我有点强迫症”成了很多人的口头禅,每每这样说起,语气中还略带着一点小小的得意。“工作狂”、“A型人格”、“处女座”常常是强迫症的“重症人群”。有些人晚上睡觉前要不停地检查门窗有没有锁好,出门前不停检查门有没有锁好,反复检查钥匙有没有带在身上;希望早点睡觉但却天天做个夜猫子被称为“晚睡强迫症”;频频看手机,总觉得手机在振动,离开手机就不安的被贴上“手机强迫症”标签。手游流行起来后,又有更多的青年人陷入到游戏强迫症,明明想从手游中抽手,但却不受控制地一直打下去。有段时间,微信头像流行右上角多个+1的标识,目的在于“逼死强迫症”。虽然这些症状名义上被称为强迫症,但并非真正心理学意义上的强迫症。

有意思的是前段时间一篇文章上写“挖鼻子狂”的确是一种强迫症,其症状就是不停地挖鼻子。挖鼻孔,大部分人都干过这事,却很少有人承认。除此之外,还有些人有着其他一些强迫性习惯,比如咬手指、揪头发、挠皮肤等,这些行为过多,甚至伤害到健康,也都被心理学家认为是问题,给它们起名诸如“咬指甲狂”、“揪头发狂”、“挠头发狂”。为什么这些人即使意识到做这些事情会伤害自己的身体,但还要继续揪头发、咬指甲、挖鼻子呢?他们实际上患有一种叫偏执性强迫症的心理疾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强迫症。强迫症的背后是一种焦虑,焦虑是我们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的危险感到过分担心。

一般人都会有担心的时候,不过这种担心一般不会造成什么问题,但是强迫症并不同于一般的担心,这种担心时刻都在发生,大脑不断重复担心的念头,如果不采取措施,这种担心会越来越严重,于是需要一些行为来缓解这种担心的想法,这就是强迫症的人会做出的强迫行为,有时候称为仪式,比如反复洗手、反复检查或者做固定次数,他们认为这些行为可以帮助防止坏事的发生。这些仪式会暂时让人觉得没那么烦恼,而且坏事一般都不会发生,强迫症的人认为因为仪式起了作用,于是这种仪式就更难改变了。

关于强迫症的诊断标准是:

首先具有强迫行为、强迫思维,或两者皆有。其次强迫思维或强迫行为是耗时的,并且引起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导致社会功能方面的损害。再次这些症状不能归因于某种物质的生理效应或躯体疾病。最后这些障碍不能用其他精神障碍的症状来更好的解释。

从心理体验上来说,强迫症最典型的特点是反复思考和重复行为是自我不协调的,患者因此备受煎熬,有着强烈的自我强迫和反强迫意识。比如,强迫性洗手,明明手已经洗脱皮了,但还是忍不住要去洗,往往陷入一种洗与不洗都难受的两难境地,洗是一种自我强迫,不洗是一种反强迫意识。因此,我们开始例举的那些自称有“强迫症”的症状还能被称为强迫症吗?

与强迫症相关的一个概念叫强迫型人格障碍,强迫症患者因为强迫与反强迫意识的存在,内心会非常痛苦、焦虑,而强迫型人格障碍者内心并不觉得痛苦,他们往往要求别人的行为都要符合自己的观念,否则就会不停地絮絮叨叨提醒,直到让别人忍无可忍按照他们的要求行事,而强迫型人格障碍者因此获得满足。我们常常认为强迫型人格者往往具有做事细心谨慎、完美主义等特质,因此不仅会给人值得信赖的感觉,也往往是事业上的成功者。不过这类人格也有其坏处,最明显的就是所有的事情都瞻前顾后,难以决断,容易犯“一叶障目”、“因小失大”的错误。

           所以,准确的说,大部分人口中的强迫症,只是强迫性人格。我们熟悉的《生活大爆炸》里的天才谢耳朵,就有着最典型的强迫性人格特质。趣味测评可能可以测出你的强迫性人格特质,但不能作为专业的测试。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张云华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0 | 阅读:142 | 发表于:2017/7/30 11:4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