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理由决定牛市依然是大概率事件
写于  2015年7月8日凌晨 发表在北大纵横第八事业部管理集粹

 

最近股市波诡云谲,似乎要从普遍看好的牛市重新跌回熊市;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对人性不乐观但对人生乐观的我希望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来影响周边的朋友,就写篇文章以问答形式来说点啥吧。

 

问:中国经济并不乐观,中国有牛市基础吗?

 

答:这轮牛市大家普遍认为不是经济牛市,而是资金牛市与政策牛市,我认为这两点确实说到了要害。

整个世界货币流动性会越来越泛滥,世界政治的主要格局是民主宪政,都要讨好老百姓(至少名义上如此),政府最好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多印钞票。多出来的货币必须有去处,不然通货膨胀,搞得基层百姓生存堪忧则社会动荡,生活必须品不能价太高,多出来的钱需要投资以保值增值,银行储蓄显然做不到保值,于是买房地产,买股票,买文物艺术品,买各类理财产品,炒高非生活必须品的价格成为必然。在中国,文物艺术品不靠谱,最靠谱的房产已经炒得够高了也不靠谱了,目前看来,持有股票是最靠谱的大类资产配置选择。可以预见,经济越不好,存款利率越会降低,发达国家都很低了,日本甚至长期零利率,这导致股票的市盈率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假定利率为1%,每年利息收获可以对应市盈率为100的企业分红,而且持有股票还很可能看涨哟),而且持有企业资产也可以对冲通货膨胀。所以,发展最快的大型经济体中国,逐步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民尤其是富裕阶层有强烈的股票大类资产配置需求,这个趋势与理由将长期存在。

经济发展,转型升级需要牛市就不解释了,而且政府已经把牛市建设当作了国家层面的战略,即使有不少泡沫也在所不惜,哪个国家牛市期没有泡沫?只要有几年的牛市就会对经济大有裨益,对产业转型升级有利,对一带一路战略有利,对国企改革有利,对社会创业创新有利,即使最后牛市转为熊市(况且股市长期一定是涨的)也是利大于弊的,这需要较长时期的慢牛配合(快牛一定不长久,最具市场眼光最有活力的各类股权投资基金考虑投资收获少则三年,多则7年以上),这一点这届政府看得很清楚,发展牛市的意图也很明显,况且熊市都七年了,我们2008年从6124跌到2000左右,美国08年金融危机跌到5000多点现在都已经创出新高1万8千点以上了。而我们的经济增长比美国快多了,中国这个股票完全有大涨的理由,政府支持牛市决心很大,政策市基础牢靠。

 

其实,我认为牛市最关键的基础是中国政治局面的稳定,习李政府给了中国人民很大的信心,核心团队强烈的使命感与政治经济掌控力,反腐败的坚决(官场风气好多了),依法治国长期方略的提出与逐步推进,务实的作风,犹如一股清新的风让人民看到了希望。虽然官僚系统积重难返,既得利益阶层掣肘重重,我依然也只能坚信政局能够相对稳定,中国会越来越好,这是牛市最大的基础所在。

 

习李政局稳定,居民大类资产配置需要,政策坚决支持,这三个牛市基础不变,我认为中国牛市依然是大概率事件。

 

问:牛市泡沫会助长投机心态,拉大贫富差距,你怎么看?

答:确实,任何事物有利必有弊,政治家对人性的认识应该属于顶级水平,一定权衡过利弊,我们不用太过担心。至于牛市拉大的贫富差距也不用担心,你有1000万是自己的,10个亿以上最终就是社会的了,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以及法制的完善,比如遗产税的开征,公益慈善事业的蓬勃发展都将是民主社会发展的必然。而广大中产阶级与一般市民通过牛市增长的财富(虽然远远低于富人增长的财富)却真正改善了生活,增加了内需,形成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

 

问:中国散户投资者(属于乌合之众)占80%,成熟的西方股市80%以上是稳定的机构投资者,是否要等到机构投资者比例大幅上来慢牛才有可能?

 

答: 我们都希望机构快速发展,但中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国情很不一样,十年内都不要指望有这一天,中国散户投资者长期占多数是大概率事件;说几个理由吧,首先,美国等西方国家居民是很少有可自由支配的大额现金资产的,到处是月光族,其大量资产在养老基金里只能交给机构打理,而中国人喜欢存款,有余钱做投资的中国人比例远高于美国人;其次,绝大多数美国人数学不好,不会理财所以委托理财师,中国人会算数又不太敢相信别人,喜欢自己理财;第三、美国社会很成熟,稳定发展200多年了,大量的创N代的财富为了避税都变成信托基金了,我们的创富社会才30来年,钱基本上还在个人掌控之下。

散户太多确实不利于市场的稳定,这次的暴涨暴跌也看出散户多确实不利于慢牛,这更需要监管机构有作为(不是把握易产生腐败的审批权,而是对违法行为的监督处罚权,让信息透明的责任),政府更要充分估计任务的艰巨性。

 

问:这次股灾境内外阴谋论都有许多传言,你怎么看?

 

答:从境内来说,想看这届政府笑话,降低核心领导集体权威的既得利益者应该有,这是话语权之争,你没搞定闹了股灾一定引起民怨沸腾,经济受损,政敌就有理由打击你。

从境外来看,举两个例子你自己判断,摩根斯坦利2014年12月5日预测沪指或涨到16785点,2015年6月26日改口“不要在近期投资中国内地股市,上证综指6月12日的高点,可能已经标志着牛市到达顶点”。高盛也干了类似的勾当,短短几个月内预测相距万里。

 

问:股市非得救吗?

 

答:必须的,撇开杠杆市崩盘带来可怕的经济连锁反应不谈,政府信用受到的伤害太大了,前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与信心的丧失是当今中国难以承受之重。

 

问:最近救市政策一个接一个,目前效果并不佳,许多段子都抱怨政府不出政策还逃掉了,出了政策反把我们套住了,你怎么看?你将怎么做呢?

 

答:我们救市水平是不行,但政府是真心想救市,不是忽悠套住大家。那些抱怨受影响没逃掉的帖子反应的心情可以理解,我本人就是其中一员。但这完全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思维,都想逃能逃得掉吗,即使你逃了还不是让接盘侠去痛苦。狭路相逢勇者胜呀,若绝大部分人一点牺牲精神都没有,都做聪明人,跑得快,这个民族有希望吗?利己是人的天性,成熟的利己主义者是要有点精神的,要通过成就社会与他人的行为来成就自己的,也就是舍得,越是有实力者越要承担责任,我好歹也算偏上的中产阶级(这个群体最应该关心国家兴亡,你现实生活较美好又无好去处可逃),4000点以下坚决满仓(请朋友们监督,忽悠你们干的事我必须自己也干),留下品质生活需要的成本,余钱就绑上国家的战车了,反正亏不光,工作还能继续赚。我身边的同事都知道,我从2012年就开始看好中国股市,尤其是习李政府上台后,八项规定动真格了,我更是对中国股市充满信心,除了保障品质生活卖股票(如换车,给父母在老家换房),基本上一直满仓。我其实没学过炒股技术,均线都不会看,也不想学,以免沉迷其中,但做咨询的天然对经济对股市上面的公司与行业敏感,故我一直是个中长期价值投资者,一买股票就放半年以上,前期确实赚了不少,现在还没亏,我看好中国股市,做短线不是我的长处,我将长期在股市呆下去,当然,我不会傻捂股票,调仓换股是应该的,被证伪的换掉,我相信好的公司是可以穿越牛熊的,看自己的修行与运气了。

 

问:救得起来吗,微信圈里传某著名经济学家说:目前基本可以判断救市已经失败,不必再抱有幻想了。接下来不要说3200、3000点了,直接看2000点吧。各位准备迎接金融危机的冲击吧。。。

 

答:前方在激战,3000多万手涨停封住中国银行(象征中国金融旗帜不倒,我们有实力接着再战)你却在后面秀狗屁专业,大呼我们已败,别上去送弹药了,赶紧逃命吧,鬼子要追来了。不说你居心叵测也可以说你不合时宜。

 

问:最近许多要求问责,追究证监会责任的帖子,你怎么看?

 

答:对这帮家伙我也挺恨的,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战斗还要靠他们去打,临阵换将乃大忌,让他们知耻而后勇,将功赎罪是正道。

另外,仔细一想,水平不够狠正常,我们不也判断失误了嘛。企业经营有时就是要用犯过错,有过刻骨铭心经验教训的,花了这么大代价培训出一个有经验的人来不容易呀,给他将功赎罪的机会可能更好,当然,故意犯罪与腐败除外,这点需要严查,事后审查甄别必不可少。

 

问:最后谈谈你的感受

 

答:刚从朝鲜回来,天天唱着世上无所羡慕的公务员月收入按照黑市价相当于人民币18元(朝鲜官方牌价相当于200元),停留在我们七十年代水平的朝鲜是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最好参照。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吃了很多亏,比如当年希望以市场换技术,好在中国人聪明勤劳,善于学习。吃亏是福,今天被剪羊毛,他日会有一批金融高手大杀四方的,我对此持乐观态度。

世界在进步,国家与民族的竞争已从枪炮厮杀演变成了经济竞争,跑了32个国家与地区,我深刻感受到中国崛起之势势不可挡,虽然不断被责备,不断被担忧,危机时刻与其怨天尤人,不如与国家共进退。

国运上升期,领袖得力时,牛市还是大概率事件。

企业管理咨询业的领导者-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亚太最具影响力的咨询公司
发布者:周国来 | 标签:社会热点 | 评论:3 | 阅读:902 | 发表于:2015/7/10 0:07:17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40:49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7/6/25 0:40:48
输入内容!!!
评论者:匿名
2015/8/27 12:08:21
从近期的走势看,如果当时采纳了周总建议,到如今亏损也不少了啊!所以嘛,象周总这样有影响力的人物,讲话要注意分寸呀,当年朱镕基总理对股市都不敢轻易发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