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电波”的启示
顾问  李少军   《钟表》   200905
 
一、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历程简要回顾
 
    如果自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轻工业钟表研究所在《钟表》杂志撰文介绍国际电波钟表技术算起,至今我国电波钟表的产业化发展已经历了近30年时间。这30年的发展历程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末。近20年的时间。这个时期可以说是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的基础准备阶段。在这个阶段主要开展了如下工作:
 
    《钟表》杂志先后两次向国内钟表行业介绍了国外电波钟表的技术原理以及产品特点等产业化情况。中国钟表协会先后多次联合香港、台湾等相关行业组织,讨论并提出了推进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发展建议。在此期间,烟台北极星、济南康巴斯等也进行了无线控制计时技术系统的技术研究和产品研发。
 
    自90年代中期开始,原中科院陕西天文台(现国家授时中心)先后与中外合资企业深圳金泰克公司、西安高科集团所属专业从事电子信息产业的原西安高华电气实业有限公司时间技术事业部(现西安高华科技有限公司)等进行合作,开展了电波钟表基础技术研究,信号发播试验系统建设和信号接收端的电波钟表技术开发准备工作。
 
    第二阶段: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至2007年7月。这个阶段是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的技术系统开发和市场探索阶段。在这个阶段主要开展了如下工作:
 
    以国家授时中心和西安高华电气实业有限公司时间技术事业部(西安高华电气实业有限公司时间技术事业部先后于2004年9月经分立后改制为西安高华科技有限公司,并继而于2006年7月吸收外资成为中外合资企业)为主体,构建和完善了包括标准时间源系统、低频时码信号发射系统、发射运行支持系统、标准时间信号接收解码显示系统等电波钟表全过程技术链。
    西安高华自2002年开始,先后以“大秦”、“Tacint”和“威赛世”、“Vicis”为我国电波钟表专业产品品牌,推出了全系列电波钟表产品,在验证整体技术系统同时,进行了市场开拓性探索,引导了我国电波钟表市场发展。
 
    通过10多年的电波钟表产品应用,表明这个技术链已经成熟可靠,具备了支撑电波钟表产业化的技术基础。这个技术基础包括完整的产品设计图、软件、工艺文件和相关技术标准,还包括数字式、指针式电波钟表系列产品,以及生产、研发、销售应用的信号接收器、信号发生器和转发器等。
 
    第三阶段:自2007年7月开始,作为电波钟表产业化重要前提技术条件的专用长波授时台在河南商丘建设完成,投入运行并通过技术验收,中国制式电波钟表产品技术成熟,并开始由外国品牌引领大规模启动市场,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开始进入市场发展阶段。
 
    在第三阶段,也即是现阶段,我国钟表行业面临着以电波钟表为代表的现代计时技术发展或许将会引起的传统钟表产品升级、钟表企业技术升级、钟表行业技术进步的重要战略转型时期,面临着或许将因无线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和现代时频技术相结合,对传统钟表计时技术的推进而引发我国钟表产业战略格局的重新构建的时期。
 
    在现阶段,钟表行业应认真总结分析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协调解决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中的重大战略关系,形成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的合力,共同推动和实现我国电波钟表市场的成熟发展,让中国的消费者应用到世界上最新的民用计时技术,完成现代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和时间频率技术对中国传统钟表计时领域的革命性推进,实现中国钟表产业的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使中国钟表行业全面对接世界钟表技术发展。
 
    本文就是在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第三阶段背景下,力图对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中一些战略性问题进行一些初步思考。文中观点乃个人管窥之所见,难免偏颇,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二、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若干问题的认识
 
一、全面认识电波钟表的技术进步与市场意义
 
    目前,国内钟表行业对电波钟表技术与产品的认识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和修正。即不能无视电波钟表推进钟表行业技术进步的重大意义,同时也不能过于夸大电波钟表的市场营销意义;即不能将电波钟表与传统机械钟表、石英电子钟表对立起来,但也要认识到电波钟表将会以其应用现代最新技术于传统计时领域而给钟表行业带来的重要影响。
 
    电波钟表首先是石英钟表,但又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技术重复,而是现代计算机技术、通讯技术与时间频率技术在传统计时领域的应用,体现了现代科学技术进步在钟表计时领域的反映。电波钟表的出现将钟表计时技术的“时间准确”或“时间精确”理念转变并提升为“时间标准”或“标准时间”的理念。在市场营销上,电波钟表所体现的是现代计时技术发展的新趋势和消费者追求科技进步的消费时尚。
 
    电波钟表产业化的实质是“标准时间”的产业化,是现代社会发展以网络通讯和计算机应用为基础的革命性成果,不能简单地以传统计时技术所体现的“准确”、“精确”、“三十万年不差一秒”、“精准永恒”等来表达电波钟表的新内涵。
 
    同时,电波钟表所应用的低频时码授时技术在理论上可以拓展应用到民用、工业、军事等多个用途。即使在民用领域,也不应仅局限在传统钟表计时领域上,还可应用于其他民用消费类产品。但目前,相关方面尚没有清晰明确的应用到传统钟表产品形态之外产品的产业化战略意图。
 
二、客观评价西安高华在推进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首先应充分肯定西安高华在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过程中做出的历史性工作。同时,也应认识到西安高华在推进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过程中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是由于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技术系统的复杂性、市场化的复杂性与西安高华自身综合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所形成的。试想,如果西安高华具备其他行业内国外公司的综合技术、资金、市场实力,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在我国,西安高华和授时中心的战略合作,构成了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具体国情,这也是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特点。现实的就是合理的,无视或不愿认同这个现实,就不会有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发展。中国电波钟表的产业化应该面对这个现实,充分尊重西安高华的工作,同时认真考虑西安高华的利益。
 
三、准确把握中国电波钟表发展的特点
 
    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是可以成为我国钟表行业振兴的良好机遇。面对中国具体现实,我国钟表行业应该认真思考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战略并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选择并确立电波钟表发展的战略组织者,形成战略联盟,谋划战略发展,以全面推进中国电波钟表的产业化。
 
    国内钟表行业常常把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特点简单地归结为“加密”,认为是西安高华高度控制了产业化的关键所在。其实并不尽然。在国际市场上,起产业化主导作用的是传统钟表行业内的成功企业。这些企业已经具有成熟的市场渠道、销售终端、资金支持、品牌效应,以及与电波钟表相关的产品组合。而在我国则是由综合条件和自身素质不足的企业——西安高华来进行,同时并未取得国内相关企业的积极支持和协作。目前,即使没有中国码的“加密”,我国钟表企业全面实现电波钟表的产业化也不是立等可取,并不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对我国传统钟表企业来讲,关键的电波钟表机芯技术、营销与市场推广的准备等也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不要让所谓的“加密”成为一个等待或回避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的借口。
 
    为此,在中国市场上实现电波钟表产业化,应该形成一个由钟表行业内成功企业紧密协作体,共同开展和推进中国制式电波钟表技术研究、产品研发、产品生产和市场推广。在中国市场的产业化,不能单纯由外国公司来实现,应该有中国民族钟表企业的参加,探索形成有序、可控、适度竞争的产业格局。
 
三、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策略的若干建议
 
一、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推进需要战略组织者或者说需要战略协调方
 
    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由于西安高华不具备全过程产业化的综合实力,因此应讨论建立一个集技术研究、产品研发、生产制造、市场推广诸功能于一身的产业联盟来共同推进。如果这个联盟是需要的话,就需要明确联盟的组织者或协调人。这个协调人不能是西安高华,也不能是电波钟表促进会,还不能是授时中心,因为这些方面都是产业化利益相关者。就目前来看,相关行业协会组织还是唯一可能具备战略组织者或协调人条件的。因为作为战略组织者或协调方,不仅要有相当的权威性,同时要有因自身独立于经济利益之外而产生的客观性和公正性,不能由在电波钟表产业化过程中获取自身经济利益的组织承担此责任。
 
    为此,建议由相关行业协会作为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战略的组织者和协调人,联合协调我国有志于参与和推进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的企业,包括西安高华在内,与授时中心共同研究制定中国电波钟表发展战略,协调产业化工作,谋划各相关方的发展,共同构建中国电波钟表产业格局。
 
二、积极协调好西安高华的企业战略与中国电波钟表行业发展战略的关系
 
    由于西安高华自身的综合实力与实现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战略要求相比有较大的差距,西安高华自身是无法单独完成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既然西安高华已定位在电波钟表的信号接与解码环节,产业化的其他部分的工作就应该加大联合,联合相关方进行产业组合和产业联合,共同推进产业化,共同推进电波钟表市场。西安高华和授时中心最终的现实利益也只有在中国电波钟表产业成熟和市场发展后才能最大化地实现。
 
    为此,西安高华的企业战略要服从和服务与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发展战略,而中国电波钟表的产业战略要能够支持和帮助西安高华的企业战略。要在这两个层次的战略间找到共通点。这个共通点,要通过相关行业协会和国家授时中心的参与和协调,通过其他相关合作企业的合作来实现。
 
    比如,在市场推广上同,可将西安高华的产品品牌、产品技术等,与有市场营销能力的公司和企业进行市场推广合作,合作方式包括品牌合作、渠道合作等。西安高华可以将所拥有的VICIS(威赛世)这一中国民族的电波钟表创世品牌价值的开拓和进一步挖掘,以战略合作方式充分利用其他强势资源,以实现“借船出海”、“借水行舟”,形成多赢,尽快推进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成熟发展。参与战略合作的其他方,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共同协同西安高华,完成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的历史使命。
 
三、对我国电波钟表产业发展战略的总体认识
 
    包括西安高华在内的中国钟表行业,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中国消费者提供现代最新计时技术服务。但仅依靠西安高华自身力量或其他钟表行业个别企业自身的力量,是无法实现中国电波钟表产业化发展的历史重任。同时,没有电波钟表产业化的成熟发展,各方的自身利益也无法实现。
 
    我国其他行业无数个市场发展事实已经反复证明,仅有外国公司产品的市场而没有中国民族企业参与,这个市场是不成熟的。不成熟的市场,对外国企业不利,对中国民族企业也不利。只有合作起来共同把电波钟表市场做大,民族钟表企业参与产业化过程,共同推进中国市场的发展,行业才能发展,市场空间才能更大,相关方才能共同获得长久稳定的利益。
 
    目前,在我国电波钟表的产业化发展过程中,任何单独一个民族钟表企业,都不具备独立完成电波钟表产业化全部工作的能力。因此,优势组合、取长补短、统筹规划、共同发展是必然选择。国内的民族钟表行业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具有推进产业化的综合实力,才能具有与国际先进公司进行竞争的实力。
 
    同时,区分开传统钟表领域和非钟表领域应用两个方向。无线长波授时技术在这两个领域的技术运作、产品特点和市场模式是不同的。在传统钟表领域,可以相关行业协会为主导组织进行产业化,以西安高华为战略合作的第一层面构建电波钟表产业化联盟;在传统钟表领域之外,可由授时中心考虑,在以一定方式保证西安高华前期投入的前提下,重新构建新的产业化组织。当然,这是一个新课题,并不一定排除传统钟表行业,只是需要重新设计产业化战略的组织与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