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公司?金融机构?新身份为小贷公司松绑
顾问  项凯标   《中国产经新闻报》   总第1148期
 
    据《中国产经新闻》报道,金融组织新身份的确立让小额贷款公司距离村镇银行更近一步。

    近日,浙江省政府办公厅正式下发了《关于促进小额贷款公司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将小额贷款公司定位为新型农村金融组织,允许提前增资扩股和开展新业务试点(票据贴现、资产转让等),同时在财政税收等诸方面给予支持。

    “政策来得十分及时,我们将考虑扩股。”嘉兴市海盐海利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韦国柱指出,扩股后,不仅放贷量扩容了,税负也将明显减轻。

    据了解,目前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无钱可贷。按照目前政策规定,小额信贷公司只贷不存,“只贷不存造成后续资金不足,一般小额贷款公司有1亿~2亿元的资本金就算不错了,但这点钱是用不了几个月就贷完的,之后就没事可做了,导致无法根据市场需求制定发展规划。”贵州大学城市管理与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咨询师项凯标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数字显示,浙江省正式开业营运的小额贷款公司有65家。截至今年4月末,累计发放贷款192.1亿元,户均贷款94.54万元。

    “100多亿元的贷款量,与金融机构每月几千亿元的贷款量相比,微不足道。”安邦咨询公司产业分析师李明旭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由于资金的限制,目前小额贷款公司在整体上起的作用还很小。

    《意见》明显为小额贷款公司松了绑。根据规定,小额贷款公司服务“三农”和小企业成效显著、内控制度健全的,可允许其提前半年按规定程序增资扩股,单次增资最高额度应低于原注册资本的1倍,而且小额贷款公司可按规定从不超过两家银行金融机构融入低于资本净额50%的资金。

    小额贷款公司身份的重新定位更为其从金融机构融入资金提供了便利。《意见》明确,小额贷款公司是以服务“三农”和小企业为宗旨,从事小额放贷和融资活动的新型农村金融组织。并且规定,利率原则上以同期“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为基准加点确定,具体利率和期限由双方自主协商。这为“只贷不存”的小额贷款公司带来了更多的融资渠道。

    “金融机构身份的确定,为小额贷款公司在税收、人才、待遇等方面享受优惠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李明旭说。其实,扶持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浙江省已经不是第一个。之前,江苏、上海等地就已经出台过相关措施,在资金税收等方面给予支持。众多扶持政策的出台,将为小额贷款公司带来何种未来?

    日前,有消息称,有关部门正在酝酿相关政策,经营三年、实现盈利两年的小额贷款公司即可转为村镇银行。

    项凯标指出,“小额贷款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村镇银行,对一些比较规范的小额贷款公司,达到一定的规模和一定信誉,通过银监会审批而成为村镇银行是其发展方向。”

    项凯标指出,小额贷款公司若发展为村镇银行,则可以纳入银行监管体系。目前,由于没有明确对它的监管,使其运行风险加大,法律地位不明确。

    “很多民间资本投入小额贷款公司也是看好其以后可能拥有的金融牌照。小额贷款公司若转变为村镇银行,其业务范围就将大大扩大,也将获得更大的发展。”安邦咨询公司产业分析师李明旭也比较看好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

    但据《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了解,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操作也存在不规范之处。据了解,为解决资金难题,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和银行签担保协议,然后给银行打一定额度的保证金,最后由银行按比例放贷,目前大致是1∶5的比例。比如给银行打1000万的保证金,那按1∶5的比例,就可以通过银行有5000万元的运作资金,但是前提是贷款是从银行放出去的,小额贷款公司要承担的是担保风险,赚的是担保的保费。

    对此,李明旭指出,小额贷款公司并不具备担保公司的功能,如此操作并不规范。同时,也加大了小额贷款公司承担的风险。(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