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蝴蝶夫人何跃兰:蜕下斑斓外衣
顾问  项凯标   《中国产经新闻报》   总第1148期
 
    本报记者 魏珍妮报道

    这边,新一轮的媒体造星运动“快乐女声”正在湖南卫视如火如荼地上演;那边,湖南的另一位人气女王却在黯然退场,她就是“蝴蝶夫人”何跃兰。

    日前,由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主办、全国多地公安机关配合、公安部督导并协调的2009年打击传销一号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均已落网,而该案的关键人物,传销网络的塔尖人物,正是“蝴蝶夫人”何跃兰。“蝴蝶夫人”案也成为中国2009年最大的一起传销案件。

    44岁的何跃兰,虽然没有“超女”的年轻靓丽,没有“快女”的美丽歌喉,但是,在媒体的镁光灯下,何跃兰的自强不息被众多的追随者视为精神偶像。然而,当现实撕破虚假的外衣,人们看到,包裹在美丽外表下的,只剩下她对金钱的贪婪和破碎的良知。

    破茧

    如果不是7年前的一夜成名,如果不是7年来社会各方面的过度关注和渲染,也许,今天的何跃兰仍然能够平静幸福地生活。

    1966年,何跃兰出生于湖南郴州资兴市东江湖畔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初中毕业后的她考进了郴州地区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郴州汽修厂医务室工作。1997年,汽修厂因产品积压,生产任务不足,工厂做出了后勤、行政人员全部下岗的决定,何跃兰也因此离开了医务岗位。

    此时,已经31岁的何跃兰并没有像其他下岗工人一样跑到厂里发牢骚,而是自立门户,在离家不远的一个服装市场租下门面卖起了衣服。她在日后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说:“我突然觉得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我的路找到了。”下岗后的第5天,何跃兰的服装店就开张了,当天的营业收入就有500多元。

    凭着自己的踏实、勤劳和好强的精神,她的“红樱桃”时装店日渐红火。1998年7月,在她的服装店开张营业一年之际,何跃兰竟然放弃了蒸蒸日上的服装生意,自己出资建起汽修厂的医务室,重回医务室做医生。

    有一家中央级媒体在报道何跃兰“下岗再就业”典型时称,卫生局和厂领导希望回厂重建医务室。在金钱与奉献之间,她毅然选择了后者。

    不过,至于为何重回汽修厂做医生,不同的媒体采访何跃兰后给出了不同的版本。

    《焦点访谈》报道,当时何跃兰遇到一汽修厂同事。该同事3岁儿子因发烧未及时就诊导致日后不会说话。该同事说,要是何跃兰还是厂医就不会这样。何跃兰听后觉得难过,便想再做厂医。

    湖南有媒体报道说,当年7月初的一个夜晚,汽修厂一名值班老师傅突发急症、休克,无计可施之下,有同事想起了何跃兰,便打手机向她求助。何跃兰赶到后,经其及时处置,使老师傅转危为安。这使她决心重建医务室。

    何跃兰被抓后,自称与何跃兰在同一汽修厂的网友给出另一种说法。其发帖称,何回厂办医务室只是看上了原来厂里的那个执照,因为那时诊所执照很难办。

    这些已是后话。1997年到2002年,是国企改革下岗高潮,政府为了激励下岗人员的再就业,在国内树立了一些下岗再创业的典型,何跃兰就是其中之一。2002年2月22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以“全国十佳公民”中自强不息的典型推出了何跃兰的事迹,当晚,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去何跃兰家,看望了其家人。平时不易接近的李大伦左手拿着一束鲜花,右手握着一个红包,送给何跃兰,这一场景通过郴州媒体的传播,迅速家喻户晓,何跃兰一夜成名。

    随后,郴州市街头还打出了“向何跃兰学习”的横幅。《人民日报》、《中国妇女报》、《湖南日报》等媒体也对其进行了宣传,一时间,何跃兰成为媒体的焦点。

    蝶变

    何跃兰成名后,人生的轨迹也发生了转折。

    成名后的何跃兰,逢人便提及《焦点访谈》的报道,并拿出报道自己事迹的报纸加以炫耀。何跃兰在郴州卫校读书时,就爱好写诗,成名后,何跃兰想办公司,出诗刊。在郴州市文联张怀勋的引荐下,何跃兰见到了时任郴州市文联主席邓存健,经邓存健同意,何跃兰在郴州市文联下属的一个公司开设分公司,即郴州市文化事业发展总公司五岭分公司。

    2002年,何跃兰投身于《五岭诗刊》的编辑发行工作,汽修厂医务室则交由父亲打理。除了出诗刊,何跃兰的公司还从事文化艺术策划、人才培训、资料编辑、文化艺术信息服务、企业策划等经营项目。

    但是何跃兰的第一家公司效益不佳,没开多久就难以为继。

    随后,时任郴州市文化事业发展总公司总经理的李治平,邀请何跃兰担任执行总经理一职。在任职期间,何跃兰又在公众面前打了漂亮的一仗,也让她的“蝴蝶”外衣更加绚烂。

    湖南郴州有一架东街桥,是郴江东岸连接该市主城区的一座桥,在1999年被洪水冲毁,因缺乏资金迟迟未能修复。何跃兰通过一名在郴州经商的浙江老板牵线,为该桥带来了一笔招商引资资金。同时,在工程期间,何跃兰抛头露面,给人当事者的印象,实际上她是拿着两千多元月工资为人工作的办事者。

    在东街桥竣工典礼上,时任副市长的雷渊利参加剪彩,何跃兰拿着稿纸在话筒前讲话,郴州电视台对此的报道,让何跃兰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东街桥完工后不久,何跃兰就辞职离开了文化事业发展总公司,开始自己当老板,开茶楼、美容院、超市、贸易公司等,涉足多个行业。此外,何跃兰还在郴州北湖区收购了一家电站,结果因没满足农民要求,电站上游水被拦截,收购之事也无疾而终。

    外界猜测,承包东街桥工程是何跃兰的第一桶金。不过,何跃兰的多位同事否认了这一猜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何跃兰同事对媒体表示,这段招商引资的经历对何跃兰来说确实非常重要,是这段经历让何跃兰得以广泛接触政商群体,并明白了“关系就是生产力,可以转化为财富”的“道理”。

    蜕化

    披着七彩光环的何跃兰经营的多个产业相继陷入困境,显然学医出身的何跃兰并没有准备好如何应对商业战场。一位接近何的人士曾对媒体说,何跃兰缺乏管理能力,喜欢听好话,听不进不同意见,只要别人夸她漂亮,就会得到重用,其产业的衰落实属必然。

    不过,与糟糕的经营业绩相比,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何跃兰对成功和财富的极度渴望。

    2006年9月,何跃兰以“罗兰˙青黛”湖南总代理的身份,参加在广州举行的“美博会”。期间,何跃兰认识了海外传销分子“陈博士”,“陈博士”将一整套网络传销方案灌输给何跃兰。

    这让正处于极度渴望中的何跃兰看到了“甘露”。

    随后,何跃兰迅速将苦心经营2年的茶楼和美容院全盘卖掉,到广州谋求“宏图大业”。

    何跃兰先出资在香港注册成立“法国蝴蝶夫人”公司,随后在广东成立“广州市博兰化妆品有限公司”、“博莹商贸有限公司”,再由“法国蝴蝶夫人”公司“授权”给广州“博兰”、“博莹”两家公司拥有国内代理权,何跃兰自封“法国蝴蝶夫人”的大中华区总裁。

    在成为“蝴蝶夫人”总裁后,何跃兰在自己的右肩文上了一只蝴蝶,并拍照广为宣传。宣传册上,她被写成“被国家领导人钦点的‘十佳公民’”,“公益形象大使”、2006年度“中国美妆业企业CEO卓越贡献金奖”等一系列“荣誉”。

    经过包装的“蝴蝶夫人”对外宣称,“法国蝴蝶夫人公司”成立于1928年,是世界500强企业。拿破仑皇宫顶级御用调香师安德莉˙普特兰在观看《蝴蝶夫人》歌剧后,获得灵感,创立了蝴蝶夫人化妆品品牌。

    “蝴蝶夫人”提出的精神口号是:让美丽唱响中国,让爱心感动天地。何跃兰给自己的模式所起的名称是:“复合式电子商务”。 首先,人们要购买7000元、3500元和2100元不等的产品,成为不同级别的会员。会员再向外宣传60个人,若其中有2人购买产品,可获得他们消费金额的5.7%,这被公司称为“消费提成奖”。而且下线所发展会员,上线也能再次获得5.7%的消费提成。并且,一个金卡会员若能再发展两个金卡会员,那么他此前支付的7000元,就能全额返还。

    振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屈信明律师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电子商务和传销的区别是很明显的。网络传销的特点是:以高额回报为诱饵,谎称可在短时期内返还投资,获得巨额利润;要求参加者首先交付一定数额的人民币或外币;要求加入者发展代理商和下线会员,允诺发展越多报酬越高;一般没有实际商品销售,多以传播所谓“致富信息”或推销虚拟的网页空间为名。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咨询师项凯标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传销利用人们的贪婪心理,通过对会员的“洗脑”,让他们相信自己一定会赚到钱,同时还介绍社会显达和知名人士(如何跃兰本人就是知名人士)也在这支传销队伍中,使人打消怀疑念头。通过快速发展“下线”,获得更多奖金或者得到更快提升级别的机会。

    而高额的回报,恰恰是“蝴蝶夫人”迅速扩张的法宝。2008年,开始有媒体质疑“蝴蝶夫人”的传销性质。2009年3月25日,媒体刊发了一则独家新闻《“蝴蝶夫人”,财富神话还是美丽谎言?》,披露了”蝴蝶夫人“涉嫌专门针对聋人进行传销的真面目。

    实际上,郴州市公安局网技支队早已对“蝴蝶夫人”网上非法传销进行了调查。2009年4月10日,在广州市珠海区某5星级酒店内一会议室,衣着时髦的何跃兰被抓获。据现场的人说,何跃兰被抓获时,还以官方表彰过的名人自居,喊着郴州某领导的名字,气焰嚣张。

    何跃兰被抓获后,仍有会员接到“蝴蝶夫人”发来的短信:“现经国家高层部门的深度入各地调查取证核实,公司非法传销罪名不成立,公司将很快鸣冤昭雪恢复正常运营,我们的蝴蝶夫人事业将再次进入腾飞,再创新高! ”看来,传销“精神鸦片”的药效并未因何跃兰的被捕而消失。

    5月17日,湖南郴州市检察院逮捕了涉嫌非法经营罪的何跃兰等9名犯罪嫌疑人。6月5日,《焦点访谈》报道了何跃兰传销集团覆灭的节目。世事难料,经过七年的轮回,一手造就了何跃兰华美外衣的《焦点访谈》,又亲手将这件斑斓外衣蜕去。

    尽管何跃兰破茧成碟的美丽故事就此落幕,可留给我们的是更多深思。屈信明律师表示,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对网络传销的认定与处罚是明确的,但是这个案件中,“蝴蝶夫人”何跃兰能够行骗数年,真正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公权力的监督一直处于缺位状态。网络事件营销专家、八匹马传媒网总经理黄相如在分析蝴蝶夫人一案时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在这个案件中,个别部门个别官员是在用“公权造星”。“蝴蝶夫人”正是利用了这种公权的社会威望和公信力,经过自己的加工放大蛊惑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