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银行压力测试与美式“忽悠”
  杨建云  关雪峰   《国企》   200907
 
    长期以来,美国监管者从不对金融机构的健康状况做评价或者对比,金融危机打破了这一潜规则。

    5月7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正式公布了对19家大型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其中10家银行需要设法补充约750亿美元资本金,以应对经济衰退加深的形势。据悉,逾150位联邦监管官员、督察人员及经济学家参与了测试。

    这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监管部门对银行业进行的第一次全面诊断。这也是一场重要的考试,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普遍关注。

金融稳定计划的核心

    一个强健、富有活力的金融体系对促进美国经济复苏至关重要,确保金融体系正常运转就变成一项不得不为的“政治任务”。

    业内专家表示,向银行体系大量注资以及解决资产负债表中的不良资产,成为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处置金融体系问题的两大举措,而后者正是奥巴马政府金融稳定计划的核心。银行压力测试则是该计划中的一个环节,其初衷就是要增加对于银行资产负债健康状况的了解,以便其筹集额外所需的资本金,最终恢复银行的信贷能力。

    美国政府今年2月公布了金融稳定计划,该计划表明,银行压力测试的目的就是评估银行在更恶劣经济环境下的生存能力,进而判定哪些银行需要政府额外注资援助。凡是去年年底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的银行都被要求接受测试。参加测试的19大银行总计占了美国银行系统三分之二的资产和超过一半的贷款。

    压力测试检查了银行在房价继续下跌和失业率持续上升的情况下,是否还有足够的资本生存下去。压力测试要求银行业对2009和2010年的信贷损失和收入作出预测,还包括到2010年年底时需要为2011年的预期损失计提的准备金。接受测试的银行采用基于标准预测的两种假设经济形势对损失作出预期,其中一种较为糟糕的经济形势假设失业率在2010年升至10.3%。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金融专家杨建云接受《国企》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政府通过压力测试,可以区分一个好银行和一个坏银行,了解现在的银行业到底是什么情况。更重要的是好银行可以向社会和私人资本筹资。政府就可以集中精力支持坏银行。这样一来,美国政府的压力就减轻了。另一方面,投资者的猜测和疑虑也得到了减弱。”

    在资本市场,美国公布对19家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后,市场给予了积极回应。当投资者得知美国银行需要继续增资后,其股价当天仍上涨了17.07%。分析人士认为,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是测试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清除了对银行业的不确定性。此前,投资者满腹疑虑,甚至不能确定哪些银行仍具备偿付能力;现在,大银行的健康状况都已经公布,从而减少了猜测和疑虑。而这正是金融稳定计划所要达到的目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对美国的压力测试,国内专家的意见褒贬不一。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正反两方针锋相对。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部务委员会副主席王自力接受《国企》记者采访时指出:“压力测试只是美联储的一个手段,是美联储对华尔街的让步和妥协。在正式发布之前把测试结果就透露给被测试银行,并且允许讨价还价,其真实性值得怀疑。可能实际情况更糟。”

    “这是一场作秀,是美国人精心设的一个局,目的是为奥巴马政绩添光加彩。”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关雪峰接受《国企》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的压力测试结果说明他们自己很好,可以自己救自己。其实他们关注的是把私人的钱拉过来一起玩,为此故意做了这个局。许多东西是协商好的,测试结果提前透露后,引来注资有些银行就过关了。更重要的一点是压力测试结果中有毒资产怎样处置并没有披露。”

    问题至少有两面,看你站在哪边。

    资深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告诉《国企》记者:“我不排除其中有政治的考量因素在里面,但我觉得这个测试的结果本身起码说明了一点,美国金融机构并没有外界想象的糟糕,而且,本身的确也没有那么糟糕。”

    “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对于美国政府的做法,非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做压力测试其实很正常,因为目前对银行业的争议很大,究竟政府下一步怎么做还不清楚,所以肯定要做这样的测试。我认为可以把这个(压力测试)结果和目前经济的表现结合起来看,这样的大结论应该没问题。”马光远说。

    对于一些压力测试反对者的论点和论据,杨建云充分关注并进行了分析。“我观察到一些人士从美国这次压力测试时间短、事前与银行沟通等角度看问题,这有一定的局限性。”

    杨建云告诉《国企》记者:“先说时间,如果压力测试花上一年时间来做的话,经济早黄了。用于压力测试的时间过长不合适,因为时间很关键,要短期内达到一个相对准确的数据,突出及时性并为决策所用。于是和各个银行沟通,就显得非常有必要。因为压力测试应付极端情况,如果没有有效的沟通,结果可能不公正,可能会冤枉好银行,也可能漏掉坏银行。客观地说,银行内部的人对自身的了解远远超过外部人对银行的了解,与他们沟通才能更容易发现问题。另外,本次压力测试投入的人力比较多,这也会减少时间的花费。”

    对于记者提出的压力测试结论会不会失真,或者说被测试银行会不会为了自身利益作假或提供虚假数据的问题,杨建云告诉《国企》记者:“首先,美国压力测试结论有其真实性的基础,美国已经针对金融危机实施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其次,我们对美国银行监管体系抱有一定的信心。因为银行数据的提供有一定的延续性,之前长期的监管能防止作假,更重要的是仅仅为了压力测试,提供假数据后果很严重。作假成本要很高,作假水平也要很高,这很难。”

压力测试之外

    分析人士曾指出,美国金融行业试图从“会计准则”中挤出一些数字,以温暖恐惧的投资者,但这些数字注定无法让经济起死回生。

    日前,美国几大型金融机构相继公布一季度财报,远远超过市场预期,大大提振了市场的信心,也让不少投资者激动不已。

    高盛第一季度实现利润16.6亿美元,年增20%,自10年前上市以来于上季度出现的首次季度亏损(亏损22.9亿美元)中恢复过来;每股盈利3.39美元,远远高于市场预期的1.64美元。

    摩根大通一季度盈利尽管同比降低10%,但还是高达21亿美元。花旗集团宣布在今年前两个月实现了盈利。富国银行更是公布了季度业绩概要,预计其第一财季盈利将达到创纪录的30亿美元。

    市场连续爆出金融机构的超预期业绩,颇耐人寻味。这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识的安排?

    4月2日,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投票表决,以3∶2的微弱优势通过了放宽公允价值使用的议案。这一消息直接推动美国银行业指数当天涨幅一度高达6.1%。

    杨建云告诉《国企》记者,压力测试之所以会有更多银行达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会计准则有关标准的放宽。美联储就表示,拟议中在2010年1月的会计准则调整,可能为接受测试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带来9000亿美元新增资产。

    “美国是通过放松会计规则的疗伤手法拯救金融业的业绩。”杨建云说:“会计就是政治的体现,靠会计作出的利润数据可靠性存在问题。不过,在一定程度上说,压力测试就是用科学手段包装起来的忽悠,以此提升社会的信心,包括美国的信心和世界的信心。因为美国是世界经济的龙头,大家都在关注经济危机这么长时间以来美国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杨建云接着分析说,目前,美国经济陷入了逆循环。先是次贷危机,后是金融危机,接下来影响实体经济。企业借不到钱——没法投资——裁员——民众不敢消费—— 社会需求降低——生产得到抑制——大量裁员——人们更不敢消费。这种状况下,政府不采取措施,经济靠自己恢复很难,恢复时间要很长。“倒推过来,政府必须采取一些措施,首要核心的问题是解决信心问题。”

    “其实,压力测试结果,无论真假都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其有助于信心的恢复和经济的回暖。而向银行注入流动性,则对银行业的可持续发展非常有利。可以说,压力测试,无论是奥巴马的政治作秀,还是华尔街的妥协,美国政府和银行业客观上都需要这个结论。”杨建云总结说。

是否值得推广

    金融危机之下,欧洲银行业巨头的业绩不容乐观。瑞银继去年亏损209亿瑞士法郎之后,今年第一季度依旧延续颓势。此外,法国兴业银行今年第一季度亏损2.78亿欧元。相比欧洲,中国的银行业一枝独秀。对此,关雪峰接受《国企》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倒不是中国的银行业有多么强大,自身能力多强,而是中国的银行业开放程度不足,无意中躲过了这场浩劫。”

    继美国完成“银行压力测试”后,欧洲银行监管委员会5月12日对外宣布,将在今年9月以前对区域内的银行实施压力测试,以检验银行的风险承受能力。据悉,这些测试的目的在于评估欧洲金融系统对金融危机的抵抗力,而不是各家银行的资本需求。但有关测试的结果和方法却没有对外公布。

    对于中国是否应该实行压力测试,马光远告诉《国企》记者:“目前来看,我倒觉得没有任何必要。但能否借鉴这种测试,将之改造成测试我们银行业风险的一种常规的手段,我看是一个很不错的思路。”

    “中国现阶段也没有必要进行压力测试,中国银行业现在应该做的是完善自身。”杨建云的观点很明确。他告诉《国企》记者:“压力测试是一把双刃剑。压力测试既可能揭示某些问题也可能带来一些问题,比如信心的缺失。对金融业来说,信心最关键。民众一旦对压力测试不过关的银行丧失信心,该银行可能破产,还有可能拖累好银行。目前,对中国银行业进行压力测试,无疑是画蛇添足。”

    尽管欧洲将进行压力测试,德国财政部长施泰因布吕克13日还是抨击了对欧洲银行进行压力测试的提议,他称美国的这种测试“毫无价值”。对此,杨建云向记者坦言:压力测试像美国的做法那样没有必要,各个商业银行可以自己做,即所谓的“暗箱测试”。实际上,2007年12月,我国银监会就出台了《商业银行压力测试指引》。金融危机后,我国银行业也多次进行了专项压力测试。不过这些压力测试和美国的压力测试在风险因素设定、测试目的等方面有巨大的区别。客观地说,压力测试对完善银行管理,进行银行风险预警和风险控制等方面有重大价值,但也不可过分迷信其作用。

    那么中国银行业应该如何完善自身?关雪峰告诉记者:“中国银行首先要把自己的内控体系建立好;其次,设计的金融产品要做到商业化;再次,提高风险意识,积极处置不良资产;最后,提高服务水平和管理意识。一句话来说,先练好内功,再考虑弄钱。把钱带出去的同时还能带回来,这是最关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