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业务视角看央企信息化
合伙人  殷明德   《中国信息界e制造》   200907
 
    谈到企业的信息化工作, 人们习惯于从纯技术的角度进行观察和评判, 而信息技术所服务的业务则往往被视为信息化这部"机器"中的"原料"。"技术为本﹑业务为用"是迄今管理应用软件行业的一个典型特征。的确, 信息技术包含了承载业务流程数据(信息)处理的底层架构﹑中间件(格式转换)﹑操作系统﹑数据(仓)库﹑用户界面, 信息安全﹑以及涉及电子商务所需的网络技术, 等等, 是业务信息赖以被标准化与高效率处理﹑集成化展示的基础与平台。联系到中央企业的信息化工作, 特别是国务院国资委于2009年4月28日颁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中央企业信息化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09意见》), 其着力推动中央企业的十二条意见或措施, 似乎也都是围绕着信息化的技术与组织管理方面展开的。

    其实不然, 《09意见》是以国务院国资委2007年8月19日颁发的《关于加强中央企业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07指导意见》)为基础的, 是"为进一步贯彻落实"《07指导意见》而颁发的。《07指导意见》是中央企业信息化工作的纲领性文件, 它在提出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主营业务信息系统﹑电子商务信息系统﹑信息基础设施和基础运用﹑信息安全﹑信息化标准和管理规范的信息化工作六大任务的同时, 特别强调了中央企业信息化工作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以需求促应用"﹑"需求主导,实用高效。始终把提高业务运营水平和实现管理创新作为信息化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里的需求即业务已被提升到"主导"的高度﹑信息化的目标已被规定为"提高业务运营水平和实现管理创新", 也即管理应用的信息化将由"技术为本﹑业务为用"转变为"业务为本﹑技术为用"了。

    在管理应用软件行业,技术与业务"两张皮"的现象历来十分突出。 许多大型企业信息化项目在运作过程中, 著名管理软件开发商难以前瞻性地把握用户的业务需求﹑用户自身资深管理专家则缺乏以信息化的逻辑结构化业务思想的能力。很显然, 这种对业务需求前瞻性解读与将业务思想进行信息化逻辑构造的缺乏, 其根源在于业务活动本质上与标准化﹑格式化的信息化运行机制存在着天然的对立, 而这种对立尤其表现在高层次管理系统的信息化系统之中。例如, 当企业的局部作业流程发生变化﹑业务变更﹑组织架构重组﹑管理模式改进时, 现存的信息化系统功能必然发生局部甚至整体失灵。

    一般而言, 相对成熟的企业信息化系统仅限于办公自动化(OA﹑协同平台)与业务流程相对稳定的ERP系统(甚或只包括ERP家族中的进﹑销﹑存或物流子系统)。因为这类信息化系统所服务的业务活动﹑流程相对定型, 较易进行数据的标准化与格式化处理。而涉及到较高层次的业务活动与决策过程, 其稳定性差﹑甚至在信息化系统开发过程之中或完成之初, 用户的业务模式﹑管理方法已发生重大变化。 因此, 用户往往不得不每逢3-5年全面或局部更新一次信息化系统, 而这甚至已成为品牌软件开发商的常规盈利模式。

    在与大型金融企业的交流中, 我们注意到, 几乎各个层面的管理人员, 均对以高昂成本建设的的业务管理信息化系统表示出明显的不满, 但又同时对于业务对信息化系统的依赖显示出无可奈何的矛盾心理。大型金融机构因其资金实力和对信息化系统的严重依赖, 往往不得不屈从于这种资源严重浪费的信息化建设, 但对于众多央企而言, 其可用于信息化建设的预算资金远逊于金融机构且其业务对信息化系统的依赖又远轻于金融机构, 它们在信息化工作方面的内在动因就显得尤为不足了。所以, 我们不难看出,《09意见》实际上反映出多数央企在信息化建设方面的迟疑心态与畏难情绪, 仅有《07指导意见》似远远不够, 还要通过《09意见》的颁布, 向央企提出落实《07指导意见》的十二条措施。

    联系到国务院国资委自身的业务管理信息化系统(13个业务管理模块)建设, 其于2008年底在公开招标文件中就曾提出开发商在各信息化子系统应突出功能方面的柔性﹑可扩展性与前瞻性, 但却并未将其作为项目评标的必要依据。不难理解, 国务院国资委此举是指出信息化建设所应追求的最高境界, 但若以此为评判开发商项目建议书或述标文件的严格标准, 则几乎不可能有任何一间入围的竞标方能够胜出。因为这三个信息化系统的评判标准或设计目标, 真正触及到整个管理应用软件业的软肋或短板。在业务与技术两张皮的僵局未能取得突破之前, 任何对信息化系统功能柔性﹑可扩展性与前瞻性的硬性要求都是不现实的。

    走笔至此, 可以得出从业务的视角, 至少现阶段的管理应用软件业还无法实现满足高端业务领域柔性﹑可扩展性与前瞻性要求的信息化系统吗? 结论当然是否定的。

    笔者从某款应用范围较窄﹑中型管理软件中注意到一个有趣的情况: 该系统通过将现有管理应用软件的两层结构变革为三层结构﹑业务模块的高度结构化, 初步解决了对高端业务运作模式切换﹑基本元素组合﹑多维度参数设置的"穷尽式"集合与转换问题。该系统的功能结构特征如下图:
 

    在这样一个数据处理与功能结构之下, 当上述企业的局部作业流程发生变化﹑业务变更﹑组织架构重组﹑管理模式转换时, 由于各种可能的变化已在系统设计与构建时被集成﹑嵌入到系统的中间层即"专家决策层", 用户只须在"用户操作层"选择并切换业务管理的方式和各类变量与参数﹑通过系统提供的数据采集与调用路径获取并处理数据, 同时在"专家决策层"设置相关方案﹑进行不同方案下的数据模拟运算, 即可在新的经营环境﹑业务组合﹑管理模式下形成应对性与变通性的信息化功能的转换, 从而达致"以需求促应用"﹑"需求主导,实用高效。始终把提高业务运营水平和实现管理创新作为信息化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的目标。试想, 如果将该系统的应用范围即业务领域进一步扩大, 使该信息化系统功能延伸至央企集团的战略管理(战略规划﹑目标分解﹑预测统计﹑效率分析等), 使之与《07指导意见》提出的六大功能相结合, 就能在相当程度上实现国务院国资委规划的信息化工作总体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