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金融租赁:中国石油的“资本魔方”
合伙人  牛鹏程   《能源》   200907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油”)将与重庆当地企业联合组建一家注册资本金为60亿元的金融租赁公司,并力争年内挂牌。如果成行,这将是仅次于国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第二大金融租赁公司,也是自2000年《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颁布以来国内第一家由“制造适合融资租赁交易产品的大型企业”设立的金融租赁公司。

    对于中国石油参与组建金融租赁公司,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其试水金融行业的一大重要举措。而北大纵横咨询公司合伙人牛鹏程则不以为然,“不能把中国石油组建金融租赁公司简单地当作向新领域探索的一个行动,实际上,这更是其振兴装备制造板块的重大举措。”
 
用意深远
 
    据了解,中国石油自身主业主要是四大板块,即勘探、天然气管道、石化以及销售。2008年,中国石油提出将装备制造板块振兴起来。“装备制造本来是中国石油的包袱,当年中国石油上市的时候,装备制造板块就被划拨出去了。目前,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和需求的增长,重新将装备制造划入重要板块,是具有重大意义的。”牛鹏程说。

    牛鹏程认为,组建金融租赁公司会对中国石油业务形成有力地支撑。中国石油成立的金融租赁公司特指的是融资租赁,即用企业自身的资本优势给设备需求方做实物融资,这就不需要企业再投资,解决了投资压力,“实际上,就是在玩资本魔方”。

    “中国石油首先销售出去的设备应该是自身装备制造板块里的设备,市场相对较窄,需要时间慢慢打开。但是,其下属的金融租赁公司却能用资本换得采购权,即换来了资源市场。也意味着中国石油掌握了设备的采购权。”牛鹏程说。

    资本换市场的举措,也仅仅是中国石油组建金融租赁公司第一阶段的重要措施。一旦市场规模扩大了,按照普遍的行业运作能力,中国石油可以带来8倍于净资产的设备租赁额度,“这时候,影响力将会相当大。未来随着业务的增长,净资产的再增加,租赁业务还有更大更广阔的市场空间。”牛鹏程说。

    随着中国石油净资产的增加,其对市场的控制力将更大,对供应商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重。“此时中国石油就有可能采用市场换股权的方式,收购供应商。向上游延伸产业,打造整个产业链条,进而进一步推动自身装备制造板块的实力。”牛鹏程说,“收购兼并是中国石油的必经之路。”

    据了解,该金融租赁公司的股东除中国石油之外,还包括重庆渝富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以及重庆新世纪百货公司。“这不仅给中国石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融资平台,还很巧妙地实现了扬长避短。”牛鹏程说。

    中国石油作为一家企业,虽然拥有自己的财务公司,但是金融类专业资源还是相对缺乏。金融租赁公司需求多专业的复合型人才,其中最核心的是金融人才和技术专家。这是因为金融租赁公司一方面要对客户的信用度和风险进行评估,另一方面,在甄别、采购设备,选取供应商,商务谈判等方面也需要专业的技能人才。

    “与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合作,能够更好地发挥商业银行的金融优势。而中国石油自身就已经具备了产业人才方面的优势。再加上其原有的客户资源,新的市场拓展,前景非常广阔。”牛鹏程说。

    “从市场定位来看,中国石油并不是只做能源设备,可以做设备类型很多。中国石油装备制造板块生产钻采设备、动力设备、海工设备。当然不排除很大一部设备是自产自销。但是,金融租赁公司可以助其减少资本的占用,降低资本成本和资本占用是上市公司进行商业活动需要考虑的一大要素。”牛鹏程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装备制造业人士告诉记者,中国石油拥有很强大的装备制造能力,向全球销售其自身用不完的设备是一个很好的出口,但不是所有国家和企业都买得起,这就有了租赁需求。中国石油融资租赁的主要对象很可能是中油装备制造企业的客户,如俄罗斯、中亚、南美、非洲、南亚地区的石油资源国。

    牛鹏程认为中国石油组建金融租赁公司,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他说,“中国石油组建的金融租赁公司将来面向的客户首先是自有资本金不足的中小企业,以及具有能源设备需求的企业。中小企业流动资金紧张,大型装备制造企业主要是采购母机、重型机床、大型数控设备,动辄上千万上亿的投资,此类企业具有大量资金需求。而金融租赁公司正好能解决资金短缺,利用少量资金撬动更大的利润空间。”

    华夏银行总行业务部研究员许长青对中国石油试水金融租赁公司持相对乐观的观点,“中国石油自身具有设备优势,做装备金融租赁没问题。况且中国石油资本雄厚,企业一年做一两个单就能生存下来了。而小型金融租赁公司的问题不只在于市场的对接,更在于其流动资本金的缺乏。”
 
举步维艰
 
    市场低迷期,中国石油大胆进军金融行业,无疑给暗淡已久的经济带来了一丝暖阳。但是,“产融结合的风已经刮过去了,最近不是那么响了。”牛鹏程说,“中国石油组建金融租赁公司,并不能对国内金融租赁的整体暗淡带去实质性的改变。”

    据了解,金融租赁在我国发展一直缓慢,长期以来缺乏服务主体,缺乏提供金融服务方。2000年《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颁布后,直至近两年才有所动作。之前工行、建行、交行等银行涉足金融租赁领域,建立了一批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但反响不容乐观。

    “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主要定位于航空业、造船业等大型装备制造企业。金融危机爆发后,很大一部分国外订单暂缓执行,带来了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的步履维艰。”牛鹏程说。

    实际上,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偏向租赁额度较大的客户。但是,最缺乏资金,需要租赁手段发挥效用的却是中小企业。“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几乎没有单个需求量客户。”牛鹏程说,“银行系金融公司的步履维艰主要在于其自身没有投入资源去占领更广阔的空间。”

    缺乏租赁需求,以及银行谨慎金融创新的作风,制约了我国金融租赁的发展。在许长青看来,我国金融租赁发展艰难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缺乏供需双方。“国内信誉度高的企业喜欢贷款,银行也愿意贷款给这些企业。而如果企业资质不高,没有办法获取贷款,那么金融租赁也不会青睐这类型企业。”

    “政府一直对金融租赁采取控制政策,这跟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是分不开的。银行进行金融创新相对谨慎,首先要试点,看到效果后才慢慢推广。银行不可以进行混业经营,使得租赁的提供方出现很大的缺失。”牛鹏程说。

    国内金融租赁公司长期缺乏服务的提供方,是制约我国金融租赁行业发展的一大障碍。“国内很少有公司做这方面服务。很多人投资已经习惯了银行信贷和从资本市场融资。”牛鹏程说。

    此外,现有的租赁公司的经营和租赁能力并不乐观。“国内很多租赁公司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就很难再做的更强,需要扩大服务范围的时候就融不到资金了,限制了业务拓展空间。”牛鹏程说,“融资租赁在技术方面要求比较高。专业化程度不够高现象也普遍存在。纯粹的金融类公司涉足金融租赁行业因缺乏设备产生不适,而产业涉足金融租赁在资金方面又跟不上。并且,金融租赁公司自身的市场营销也不到位,很多企业并不知道有公司提供租赁服务。这些都制约了国内金融租赁业务的发展。”牛鹏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