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深港金融圈渐进
顾问  项凯标   《中国产经新闻》   20090821
 
    深港合作有了新定位——合建全球性的金融中心。近日,随着深圳市金融办一揽子关于深港股市突破性合作建议的提出,此前呼声颇高的“深港金融圈”似乎渐行渐近。

    据了解,此建议包括深港两个交易所实施连网交易、深交所B股和港交所H股相互挂牌交易,以及深交所成为红筹公司回归A股的发行地等。

    深圳市金融办副主任肖志家表示,深港之间的金融合作未来的目标将是实现两地资金和资本市场的完全对接和自由流动,将两地打造成为融资、交易、资产管理和创投等全球的金融中心。

    深港合力

    建设区域经济中心或金融中心,正成为中国城市最向往的未来之一。

    “金融业作为撬动经济发展的支点,正契合了国内新一轮的区域经济发展大计。”四川社科院学术顾问、著名区域经济学家林凌向媒体表示,金融“危机”而今正在变为发展“契机”。

    他说,自1992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被确立为一项国家战略,相继提出建设金融中心设想的城市,就包括北京、深圳、成都、天津、重庆、武汉、济南、广州等。截至当前,中国提出要建立国际、国内、区域性金融中心的城市多达90个。

    据了解,2007年,深圳就提出了打造深港金融合作圈的构想,而在中央政府的推动下,深港金融合作不断取得突破,国家发改委在今年1月8日公布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中,从国家层面首次明确了深圳区域金融中心定位,允许其在金融改革与创新方面先行先试。

    今年6月初,两地还确立了“功能互补,错位发展”的合作目标,并规划在深圳前海建立现代服务业示范区。

    北大纵横高级咨询师、贵州大学城市管理与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项凯标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深港金融合作的历史由来已久,“对于香港来说,深港合作将使它背靠内地好乘凉。”

    目前,深圳经济规模列全国第四,仅次于上海、北京和广州。2008年,深圳人均GDP已突破1.3万美元,成为全国首个跨越“发达”状态标线城市。在伦敦《银行家》杂志新近公布的世界金融中心排行榜中,深圳名列第32位(北京21位、上海37位、广州45位)。

    而深港金融圈一旦成型,将对深港金融业带来深远影响。深圳市金融发展服务办公室主任李林之前表示,如果深港两地的金融市场在各个方面都展开进一步合作的话,那么深港都必将在世界整个金融体系当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席位。

    据媒体报道,深圳社会科学院院长乐正认为,深圳金融业的定位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可以成为中国的金融创新试验区,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包括基金、创投、企业融资等等。此外,深圳同时应该为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提供后方支撑,与香港加强金融合作,巩固和提升深港在全球金融竞争中的地位。为此,深圳要做的事情就是“加快发展金融后台服务产业,建设辐射亚太地区的金融后台服务基地”。

    “香港金融业要开拓内地市场,必然离不开深圳。”深圳市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则称,香港没有经营人民币金融业务的经验,深圳金融业则没有香港那么国际化,因此两地应该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同时,要容许两地的金融机构,可以相互开设分支机构,两地的金融人才,也要扩大交流的范围和机会。

    对于深港金融合作的比较优势,香港科技大学社科部教授、哈佛大学博士丁学良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深港一体在国际金融上的优势是谁也抢不走的。因为这个优势具备三个重要的保障:一是资金在法律保障下的自由流通;二是资讯在法律保障下的自由、透明的流通;三是高级人才的自由流通。法律和政策必须要推动资金、资讯、高级人才的自由流通。”在他看来,深港在金融领域的联手合作能量惊人,甚至可能成为一个全球新的经济增长极。

    香港官方智囊智经研究中心更曾发表报告称,未来要建立深港一体的大都市。该机构主席胡定旭说,不要将眼光仅仅集中在金融、航运上,两地现阶段的合作要发展到教育、医疗产业层面。

    三家暗战

    沪深两地金融中心之争已有一段时间,深圳暂时处于弱势地位。而深圳加香港,能否比得过一个上海?目前尚看不出结论。

    “上海将来当然要发展成为纽约、伦敦这样的全球性国际金融中心。”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方星海在去年4月对当地媒体表示。据记者了解,目前,国际金融中心一般分为全球性和地区性两类。前者仅有伦敦和纽约,后者则以中国香港、新加坡、法兰克福为代表。

    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屠光绍说,上海聚集了最多的金融要素市场,也聚集了来自于境内和境外的各个行业的、聚集程度非常高的各类金融机构。

    在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的网站上,记者看到:2008年,上海金融市场(不含外汇市场)交易总额167.7万亿元,同比增长30.9%;上海证券交易所在股票成交额、IPO融资额及股票市值等数据上,都高于香港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交易所也都取得了不俗的交易额及成交额。

    虽然并未被批准为金融中心,但坐拥深交所和背靠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深圳自然也演绎出了自己的精彩。

    2008年,深圳金融业占GDP比重达到12%以上,在全国大中城市仅次于北京,深圳基金公司管理的基金规模、净值占全国基金总规模、总净值的39%,居全国第一。同时,深圳是中国第一个风险投资试点城市,也是全国创投业投资最活跃的地区之一。截至2007年底,深圳创投管理资本总额已达600亿元,累计投资项目超过1000个,累计投资金额400多亿元。

    近日,深圳金融办副主任肖志家公开表示,深圳金融办正在就深港金融合作做出设想和规划,包括深港两地交易所实行联机交易、B股和H股相互挂牌交易,以及深交所成为红筹公司发行A股试点,加强深港两地资本市场在产品开发、技术支持等方面的合作。

    “深港在金融领域确实有很大的合作空间。”香港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宋敏说,香港的国际化程度高,法律环境健全,专业性人才齐全,这些都是其优势所在。而深圳在“对内”方面也有其优势。两者在金融方面的合作,既为扩展国际市场增加了实力,也为服务内地市场增加了渠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区域经济专家徐奉贤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上海和深港虽然均被定位为全球金融中心,但是两者并不必然冲突。

    他认为,上海的腹地是大长三角,而深港腹地是大珠三角。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在未来的资本国际化进程中,中国会形成多元化的国际金融中心。

    “上海金融是一个政府主导的市场,金融文化底蕴深,但深圳和香港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强调服务于实体经济,两者各有各的优势与劣势。”项凯标对记者说,“随着中国经济总量的扩充,完全可以容纳两个国际金融中心。”

    但“深港合力似乎也并不容易”,项凯标认为,深港两地隶属两个不同的金融体系,适用完全不同的金融制度,加上深圳只是一个副省级城市,对金融制度突破本身没有话事权,两地共建金融中心的构想仍困难重重。

    并且,“人民币不可自由兑换,也是制约深港金融合作的重要因素。”他如是说。

    “虽然现在香港可以试点人民币贸易结算,但香港的对外贸易以转口为多,人民币贸易结算的作用有限,如果一个区域内连货币都无法自由流通,何谈融合?”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主任陈文鸿亦称。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金融系主任陆军还认为,法律体系、货币种类、外汇管理、资本流动等也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另外两地交易所规则、要求不同,监管严厉程度不一样。因此,在实践中可能会碰到很多问题。

本报记者 栾璐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