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杉杉将投数百亿开发新能源 欲看齐日本综合商社
合伙人  刘宏伟   《华夏时报》   20090912
 
    近日,杉杉集团董事局主席郑永刚表示,杉杉要做世界第一的锂电池原料供应商,未来几年还将投入数百亿元支持新能源开发。加上前段时间杉杉公告称,公司将收购澳大利亚Heron Resources Limited(以下称Heron)矿产公司4.99%的股权,并与Heron一起合作开发Yerilla镍钴矿项目。杉杉多元化的版图正迅速扩大,而这背后则显现出杉杉效仿日本独有的商业模式“综合商社”的战略意图。

    郑永刚也表示,杉杉集团近年来在多元化投资业务的布局上十分接近于日本商社的经营模式。但专家指出,日本“综合商社”在中国企业中还尚未有成功复制的先例,杉杉的“多元化”将面临诸多挑战。

借力伊藤忠

    “杉杉可以在企业管理和经营方面以伊藤忠为榜样和模板。”郑永刚所提到的伊藤忠正是一家典型的日本综合商社型企业,它不仅是世界500强企业、全球最大的纺织品销售商,还与杉杉的经历相似,靠纺织业务起家,目前涉足贸易、金融、项目投资等多个业务领域。

    而且,伊藤忠与杉杉有着很深的渊源。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双方就开始在服装纤维领域进行生产和品牌的合作,并成立过合资公司。今年2月,杉杉集团将28%的股权出售给伊藤忠。有媒体报道,郑永刚称此举是为了借助外资的管理和资源优势,帮助杉杉集团转型成为一家“综合商社”。

    能源开发是日本综合商社的一大特征,伊藤忠为杉杉在新能源开发方面带来了更多的机遇。经过10年的发展,杉杉已成为国内最大、世界前三的锂电池材料供应商。有分析称,如果杉杉继续加大资金投入,将取得国内锂电池标准制定的话语权;而伊藤忠商社控股的日本三洋集团是全球最顶尖的锂电池生产商,日本也是全球最大的锂电池消费市场,杉杉选择与伊藤忠合作,无疑是在产品和市场上都获得了更便捷的通道。郑永刚表示,在与伊藤忠商社合资以后,杉杉科技在锂电池技术方面有了迅速的提高,国际市场的通路也逐步打开。

意在风险规避

    其实,杉杉向往伊藤忠这样的日本综合商社模式,还意味着规避市场风险,尤其是减少金融危机对服装业重创所带来的影响。

    2008年,杉杉服装板块的增长仅为9.6%,而电池材料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0.11%。在金融危机下,一直难有品牌和市场话语权的 中国服装(行情 股吧)企业整体面临严峻形势。郑永刚表示,在此情势下,杉杉集团能保持稳定已经不易。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刘宏伟认为,近年来服装业的利润率持续走低,而且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杉杉自然也会向外部寻找更多机会。而此时,从10年前就开始走多元化路子的杉杉更为看重风险规避能力极强的综合商社模式。

    综合商社有一种独特的规避风险的特质。有媒体援引伊藤忠商业战略研究所专家的分析称,日本综合商社往往在全世界拥有自己的网络,可以通过吸收时间及空间差距产生的风险,变风险为收益,具有风险“吸收体”的作用。也就是说,综合商社进行着数千件、数万件的商务,即便在某个领域出现亏损,也可通过如此规模庞大、内容繁杂的交易网,实现其他领域的盈余。

    同时,能源是很多日本综合商社倚重的产业。三菱商事某负责人表示,能源、资源作为不可再生的物质,价值只会涨不会跌。因此,日本的几大综合商社都是很早就开始运作能源项目。三菱商事曾参与南美和澳大利亚铁矿山开发;丸红株式会社也在国外投资矿山、油田,到越南投资发电厂;三井物产曾与壳牌共同开发萨哈林油气田,并进行风力发电站、清洁能源市场的开发。

    目前,杉杉形成的是以服装、新能源、金融投资为主的框架。如果杉杉能在新能源和金融投资上继续扩充实力,并达到日本综合商社的运作模式,其三大业务即便此消彼长,也可达到收益上的整体平衡。

距综合商社还有多远?

    但效仿号称为日本“国宝”级的综合商社并非易事,即便是商业历史更为悠久的欧美,也没有形成综合商社的企业模式。

    “在综合商社的体系中,内部团队的建设显得更为重要。”刘宏伟告诉本报记者,日本的综合商社大都拥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企业内部组织机构极为严密,甚至犹如军队体制一样,由此公司意志达到高度统一。“但中国与日本企业所处的环境有很大差异,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也不一样,在很大程度上不具备可比性。”

    日本综合商社还有“幕后银行”之称,在本国金融界有着重要作用。据专家介绍,日本的六大综合商社都分属于日本的六大财团,比如三井物产对应三井财团,伊藤忠商社对应第一劝银财团等。这就完全区别于生产型企业开展多元化业务的“厂家商社”,而中国企业大多还类似于“厂家商社”。虽然杉杉目前已成为 宁波银行(行情 股吧)、徽商银行、贵州商业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的战略投资者,在证券、期货、保险等领域都有成功投资,但要达到日本综合商社与商业银行的高度依存关系,还要取决于中国金融市场的特点和未来银行商业化发展程度如何。

    此外,日本综合商社多以贸易为主,服装业务多采用代理制模式。“但目前国内服装企业还是走批发型贸易,没有进入品牌化运作的阶段,因此市场风险大。”刘宏伟认为,杉杉集团不应简单地模仿日本的企业模式,还是要结合自身情况确立好未来的战略转型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