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上海慢了:调整结构求蜕变
合伙人  顾卫民   《时代周刊》   20090930
 
    2008年,上海GDP增长9.7%,17年来首次低于全国的10%。今年上半年,上海经济主要数据指标依旧令人“难堪”, 上海的GDP增长全国排名倒数第二,税收则为全国倒数第四。

    “如果想要增长也很容易,把结构放一放,上些项目就行……”上海市副市长屠光绍近日在中国银行(4.02,0.00,0.00%)家论坛就“上海经济增速放缓”作出公开表态。

    屠光绍更在论坛上代表上海政府示决心:“上海市委、市政府已经形成共识,就算是经济增长的速度慢一些,也要搞好结构调整。”

    GDP不再是目标

    2008年,上海GDP增长9.7%,17年来首次低于全国的10%。今年上半年,上海经济主要数据指标依旧令人“难堪”, 上海的GDP增长全国排名倒数第二,税收则为全国倒数第四。

    一时之间,舆论议论纷纷,沪上媒体迅速以《上海经济复苏》为题展开系列报道。

    时代周报记者为此采访了上海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所所长杨建文和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费方域教授,两者对“上海经济增速放缓”的看法几乎一致:这是上海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必然表现。

    杨建文指出:“上海正处于从制造业为主导的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型的过渡阶段,上海服务型经济从50%左右的比重上升到70%左右,但这种增长一时之间仍然无法弥补工业下降留下的空白。”

    至于先前舆论认为上海受金融危机影响严重的论调,杨建文认为“过于牵强”。“上海原先的工业也都是以国内市场为主的进口替代型产业,比如汽车、钢铁、石化,包括装备制造业,也多是不依赖出口的,所以要说金融危机,对上海的只是间接影响。”

    在专家看来,上海经济增速放缓,更多的是上海近年来有意识地实施经济结构调整的结果。

    近年来,上海市政府主要领导都在不同场合表态:“上海下一步将把工作重点放在经济结构的调整上来,只有经济结构调整有效、到位,取得进展,才能保证上海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上海市政府已经越来越意识到,以世博会带动的基础设施建设只能撑一时,上海经济需要新的引擎。”杨建文同时指出上海工业投资连年下降的原因:一是上海商务成本逐年提高,二是用于工业用地的土地指标的约束。“估计明年上海就会用完国务院给上海下达的到2020年的工业项目土地指标。”

    可以说,是上海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和经济结构自身出现了问题,目前资源、环境、土地等要素趋于紧张,迫使上海经济必须转型。同样是在中国银行家论坛上,屠光绍面对上海的“困境”直言:“要重点放在结构,要闯过这关,才能保持下一步的可持续发展。”

    费方域因此指出:“GDP已经不是上海追求的目标了,现在要考虑的是:上海面对国际竞争,能否抢夺未来几十年经济的制高点,以及上海必须自己清楚并谋得金融、航运、贸易这几大中心的吸引力。”而后者,恰是过去的上海想都不敢想的问题。

    千余企业将重组

    上海进入“双中心”时代后,就像一把火,迅速点燃了上海经济发展的引擎。

    近日,围绕虹桥交通枢纽而建的虹桥商务区正式规划立项,上海一直以来建设“国际贸易中心”的念头正式付诸实施。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顾卫民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没有贸易,航运、金融都‘活’不起来。更重要的是,长久以来我国区域之间因为行政区划的限制,壁垒、恶性竞争一直都有,这需要一个更符合共同利益的商业中心去突破,上海需要担当起这份责任,‘大虹桥’就为长三角城市群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

    诚如费方域所言,上海下一步发展将依托“三个中心”的建设,其核心还是服务业的问题,“问题是如何内生地发展服务业,而不是外加的,以及如何更好地完成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

    目前,上海原有部分产业结构正逐渐萎缩,乃至淘汰。今年5月,上海市政府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上海高新技术产业化的实施意见》。其中规划了新能源、民用航空制造业、先进重大装备、生物医药、电子信息制造业、新能源汽车、海洋工程装备、新材料、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九大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向。上海政府要求金融机构需配合上海经济结构的调整,找到新的业务发展重点和方向。

    但杨建文指出:“从全球范围来讲,一般意义上的高新技术产业现在是过剩的状态,上海要做好新老产业之间如何结合的工作,比如,原先的装备制造业如何与新能源、新材料结合,而不是完全摒弃旧的,去重新搞一套新的。”

    费方域则更关心人才,“去年上海抄底华尔街人才效果并不好,我们要汲取经验,事实证明上海的事业和投资环境并不吸引人。下一步,我们要首先做好机制创新,才能提升人才涌入的积极性。”在费方域看来,国内对人才问题始终缺乏一种明晰的认识,即我们要做什么事,要什么样的人,这类人能做什么。

    从上海上半年的表现来看,上海政府围绕结构调整的六大措施已经明晰:世博会筹办,金融、航运“两个中心”建设,高新技术产业化,南汇划入浦东新区,建设虹桥商务中心区,以及重大旅游建设项目(迪斯尼乐园)。

    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周振华认为这既是上海改变经济颓势的努力,也是一次产业结构、城市空间结构,区划结构以及市场结构的调整。

    而从市场结构来看,2009年无疑成为上海国资重组年。

    上海国资委曾宣布,今后3—5年内基本完成产业类集团整体上市或核心业务资产上市,基本完成1000多家非主业企业的资产调整、整合,市属经营性国资资产证券化率将由目前的18%提高到40%左右。可以想见,上海市国资委希望加快推进经济转型,实现国资企业产权多元化和资产资本化、资本证券化,推动优质资产和资源向关键产业领域和优势企业聚集。

    费方域反对把这看作是一种“国进民退”,“这本身是上海调整经济结构的体现,以及对国际经济格局变化作出的反应,只是,上海今后需要有意识地考虑如何把闲置的民营资本引进去,提升上海的经济活力。”

时代周报记者  卢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