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人力资本与心理资本
合伙人  吴  忧   《南方人才》   200912
 
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中暗流涌动。

谈到收入,谈到利益,你是否曾经暗自惊异:我面对的是一个多么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你是出资人,给高管的薪酬定价是什么逻辑?

如果你是经理人,什么样的价码会令你怦然心动?

全球通胀,股价跳楼,财富缩水,金融动荡。危机四伏变幻莫测的环境中,我们如何激励他人与激励自我?

    长期以来,“低薪低能”是许多中国企业的普遍现象,种种扭曲的环境更是造就了一大批“高薪低能”的经理人。“高薪高能”从道理上虽然讲得通,此起彼伏的大惊小怪却充斥不绝。

    激励政策仍然存在着显明的理想主义色彩。值得关注的是,在当今危机四伏的经济环境中,除了同质化的货币刺激,什么样的激励模式能够直指心灵深处?

    后奥运时代的到来无疑增加了经济形式的不确定性。股市熊了,楼市停了,热钱撤了;各种信号都在表明着经济周期的波动性正处于从扩张到收缩的波动周期拐点。在复苏和繁荣阶段,我们更愿意谈人力资本,这时候投入和产出是有明确概念和预期的;而在衰退和萧条阶段,我们必须关注心理资本,这时候自我效能对于走出低谷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心理资本是个体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积极心理状态,是实现人生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自我效能和绩效之间存在着0.38的相关度。这在一个人的自我效能和绩效间的方差中占到了15%。

解禁、腰斩-股市狂跌之后的国企高管薪酬定价

    给你资源给你钱,给你官职给你权。国老板让你来经营,所以你的收入当然是国老板说了算,而不是市场说了算。谁心里都有本帐,国企老总的收入基本上可以理解为“零花钱”。CPI的疯涨、居高不下的通胀率,对于党的CEO们来说,生活几乎没有成本,柴米油盐、车油医房根本不操心,退休之后还有丰厚的企业年金去安享晚年。

    不得自定薪酬,设定上限封顶。近日,国资委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国有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的政策,国资委企业分配局熊志军的给出的解释是:“从严从紧,避免最坏的结果”。我个人认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对“最坏”的解读为,局面已经“够”坏,就不要“更”坏了。

    在《关于规范国有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征求意见稿)中,设定上限封顶,规定激励对象的收益占本期股票期权授予时薪酬总水平,境内上市公司和境外H股公司不得超过40%,境外红筹公司不得超过50%,超过上述规定尚未行权的股票期权不再行使。与此同时,中纪委也发布《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违反廉洁自律“七项要求”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国企老总违规自定薪酬要进行党纪处分。

    原本股价上涨,股票期权的溢价大家都分上一杯羹。这么一来,国企老总的收入与股价的关联程度更弱了,反正薪酬总额封顶。募集发行的吸金大法让老百姓的钱“支持了融资与建设”,股改后如饥似渴的套现又让小股民又跌回恶魇。

    在奥运期间,国资委企业分配局立即公示:2006年中央企业主要负责人平均薪酬为53.1万元,所谓“天价薪酬”并不存在。不过,有点令人困惑的是,国资委拿出一份数据证明: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总额年均增长14.84%,低于同期中央企业职工平均工资年均增长15.28%和全国国有企业职工平均工资年均增长16.61%的增长幅度。央企负责人薪酬总体水平与央企职工平均工资的差距呈逐年缩小的趋势。

    这数据有点像媒体对房价的披露,都说降了降了,在朋友小范围打听一下,大家即都说看上的房子根本没降,包括我自己一直关注的北京的几个楼盘也是如此。不由得想探索一下:您的收入连续两年以15%的速度在增长么?

如此看来,国老板对经理人们当期的管理重点由“激励”转为“约束”,管理欲望本身也是一种欲望。

根本没有传的那么邪乎,就是真有也让人服气-马明哲所谓的“天价薪酬”   

    那些手握巨额年薪的CEO们往往被描绘成“贪婪的老板”。马明哲6616万的薪酬简直是炸了窝。眼红的、说风凉话的、挤兑挖苦的,嘴上义愤填膺,心里愤愤不平。

    从技术上讲,6616万只是在一个时段的沉淀之后,于2007年的某一个时点上迸发体现的数字。“长期激励首期首次支付”占据了60%以上(四年积累),除此之外的底薪+奖金部分的薪酬增幅不到100%,而平安2007年的净利润增长140.2%,这部分薪酬的增幅远低于平安一年来的利润增幅。那些口水战的挑衅者,还有什么可不平衡的呢?

我们来看一下这6616万是如何构成的:

底薪:包括税前工资津贴和其他福利共计481.9万元,占总收入不足8%;

激励:税前奖金(含年度奖金和长期激励首期首次支付)为4132万元,保险2.2万元,其中奖金占总收入不到30%,期权占总收入的60%以上。期权于2004年按照当时平安H股发行价10.33元授予,2007年6月按照当时股价52元核定行权。

    税前报酬金合计4616.1万元。税后报酬是2579.4万元。另外,他本人没有领取税后2000万元的奖金,在2007年内已直接捐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

马明哲去年实际到手的收入只有579.4万元。

    马明哲2004年至2007年的税前报酬分别为1170.4万元、1413.5万元、2351万元、6616.1万元,走的是一个由低到高的路线图,现在已经远远地将当初高出其一头的海外高管甩了下来。

    没什么可羞羞答答的。明明白白地挣、痛痛快快地花,总比遮遮掩掩地拿、偷偷摸摸地敛来得光明磊落。

    用无家可归者的血汗钱为高薪金领的尚品生活买单-次贷危机之后的“二房”高管薪酬

    供不起房属于你自己的事,因购买“二房”的金融产品而受损只能说明你没投资眼光。经济环境不好是政府的责任,美国人民从来不学雷锋,“劳动”当然应当拿报酬。难道说,全球通胀都是月亮惹的祸?

    据美国两大住房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最新公布的高管收入报告,两家公司首席执行官(CEO)2007年收入总计约3000万美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公司同期因次贷危机遭受的损失数以十亿美元计。

    “房地美”首席执行官理查德•赛伦去年包括年薪、股票以及奖金等在内的总收入达1830万美元,比前年增长24%,他还有一项特殊开销让人发笑,他雇用律师与公司谈判薪酬问题,而公司则为他报销了10万美元的律师费。除上述收入外,“房地美”还为赛伦提供其他形式的“补偿”措施,包括为其配备专车及司机、一套住宅安保系统及为其妻子报销旅行开支。这时,咱不得不承认,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就是好呵。

“房利美”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马德同期总收入则达到1160万美元。

    他们明知市场风险越来越大,但是他们仍然为了提高个人收益而激进扩张业务,如今却让广大纳税人来为自己的巨额赌注买单。

    让市场最为担心的是,当政府出手挽救两家房贷巨头时,高管们似乎不必为自己的冒险之举负责,同时仍然可以借纳税人的钱维持高薪。“我们创造了最糟糕的公费资本主义。” 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克说。

人民的公仆,国家的董事长-“晒”下各国领导人的工资表

第一名:李显龙
职务:新加坡总理
年薪:205万美元(约合1435万元人民币)。

    去年4月9日,新加坡宣布提高公务员薪水的计划,总理李显龙的年薪从162万美元提高到约205万美元。

    “高薪养廉”一直是新加坡公务员的薪酬纲领。尽管政府的薪酬模式与企业的分配理论有着体质上的巨大差别,单从技术角度剖析,这种领先的薪酬政策对于建立正确的价值导向,无疑是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的。

第二名:伯蒂•埃亨
职务:爱尔兰总理
年薪:43.4万美元(约合303.8万元人民币)。

    像爱尔兰这样的弹丸小国,其总理伯蒂•埃亨的薪酬就高达31万欧元(43.4万美元)。在地球村中,看来国家体量与经济规模并不能成为决定总理薪酬的核心因素。

第三名:乔治•W•布什
职务:美国总统
年薪:40万美元(约合280万元人民币)

    美国企业高管年薪动辄上百、上千万美元,显得当总统的倒是很寒酸。事实上布什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工资最高的美国总统。
我相信,我们周围大多数的企业家的收入,会远远不止这个水平。不过,这们世界最强势国家领导人的收入,意味着“美金”这个词背后的含义。不管多么不服气,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货币可以叫什么“金”的,只有美元能够霸气地被称为“美金”。

第四名:戈登•布朗
职务:英国首相
年薪:37.5万美元(约合262.5万元人民币)

    布朗接替托尼•布莱尔出任英国首相,其年薪一夜之间就增加了约10万美元。

第五名:萨科齐
职务:法国总统
年薪:34.6万美元(约合242.2万元人民币)

    萨科齐任职仅数月后,法国议会就通过投票,最近将萨科齐的薪酬翻了一番,达到24万欧元(34.6万美元)。

    八卦一下:新婚夫人身价大涨哦,老公得意,太太风光;郎才女貌,名利双收。由此想起前几天在调侃一位“造人工程”获得了实质性进展的同事时,他说: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曾与我们有着特殊感情的俄罗斯老大:普京
职务:俄罗斯总理年薪:8.1万美元(约合56.7万元人民币)
普京最近宣称,他当俄罗斯总统8年,自己却是越来越穷。

    年长一些的朋友们一定都还记得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北京的“老莫餐厅”,穿“布拉叽”约会的女青年,土豆烧牛肉的快感和那些至今朗朗上口的俄语歌曲。如同青春一去不复返一样,苏联曾经带给我们无限的共产主义信念也随着梦想的泡沫破灭了。与普京相比,我想在中国比他挣得多的经理人大有人在。以无限的使命与责任去创造有限的财富,所以青春无悔无憾。

咱们中国人自己的领袖,尊敬的共产党干部,和谐社会的精神支柱

    中国国家主席、副主席和总理的月薪为3146元人民币,标准的工薪阶层。引用一下周总理的经典名言:革命工作不论高低贵贱,只有分工不同。

    中国财政部正研究公务员大幅加薪计划,有报道指这次加薪主要针对高级官员,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等领导人的月薪可望由目前的3000元人民币增加到1万元。

清清白白地挣,痛痛快快地花-但愿因“阳光”而“明媚”

2005年,国务院公布了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候补委员、国务委员申报的个人资产情况:
 

姓名

年收入

部分已申报资产的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调京后,

在原任职期获分配福利房的情况

胡锦涛

5.5

 

吴邦国

10

上海襄阳路别墅一幢

温家宝

4.8

 

贾庆林

22.6

厦门别墅一幢

曾庆红

7.6

上海青浦别墅一幢

黄菊

19

上海襄阳路别墅一幢、青浦别墅一幢

吴官正

12.6

 

李长春

14.8

大连、珠海各有别墅一幢

罗干

2.8

 

吴仪

12.4

 

王乐泉

15

 

回良玉

18

无锡太湖别墅一幢

王兆国

18.5

厦门、珠海各有别墅一幢

刘洪

8.6

 

刘云山

6

 

张立昌

10

 

张德江

15.5

 

陈良宇

28

 

周永康

12

 

俞正声

14

 

贺国强

16.5

厦门、重庆各有别墅一幢(近期已上交)

郭伯雄

6

 

曹刚川

8.8

 

曾培炎:

23

 

王刚

8

 

唐家漩

7

 

华建敏

25.4

上海衡山路别墅一幢、青浦别墅一幢

陈至立

21.5

上海宛平路公寓一层、青浦别墅一幢


    说明:这次个人财产申报是2005年4月中旬进行的,资产来源、资产值是截止3月底的申报数。资产来源包括薪酬、稿酬、国债券,不包括配偶、子女的;不包括国家分配的住房、原干部福利房;不包括有价物品(如字画)。

    去年,国务委员陈至立自报月工资及各种津贴共1万元,其中包括书报费、保姆费等;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也自报收入为每月8000元。

    几年以前,“三五八一”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工程更加推动了许多年青人对公务员的向往。包括各种补贴在内的年薪范围为科长3万、处长5万、局长8万、部长10万。

    中国公务员的月薪由四部分构成: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基础工资和工龄工资,其中工龄工资为每年一元、基础工资全部为230人民币,而级别工资分15级,由115元至1166元不等,职务工资则由最低级别的公务员至国家主席,共分12个职务级别,每级又有六至14档的工资,最低职级的工资为130元,最高1750元。

    我个人认为公务员大幅加薪很有必要,尤其是高级公务员与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相比,工资相差太大,加薪除能留住优秀公务员外,多少也可解决一部分贪污腐败问题。对于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普普通通的纳税人来说,“高薪养廉”是我们早日希望看到的结果,总比“低薪养贪”来得阳光清澈。

你拥有吗?你快乐吗?你满足吗?-财富与幸福

    博士女的追求-要求老公收入8000元以上的女博士,仅仅占三成

    有人告诉我:只有找不到工作的人才一个一个地读书读到博士,只有找不到老公的女人才一个一个地读书读到女博士。

    一直以来,“UFO”、“灭绝师太”、“第三类人”是女博士们的代号。信息时报联合新浪网对女博士的婚姻、家庭、生活进行了一次大调查,结果显示,择偶难和经济困难是女博士们遭遇到的最大问题,有超过九成接受调查的女博士认为择偶难。(其实,我认识的女博士们真的挺漂亮的啊!知性、清高、有女人味,有点挑剔但不算过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让人知道自己是女博士。)

    在经济收入上,近40%的女博士要求自己的老公收入必须在3000~5000元以上,另有30%以一的女博士要求自己老公的收入要在8000元以上。选择收入在3000元以下的仅占了7%。

这真是一个朴素的愿望啊!!!

国民主观幸福感-5000元—7000元中等收入组幸福感最强

在北京市,据统计局开展的以“国民主观幸福感”为主题的民意调查显示,高收入家庭不一定幸福。

月收入不足4000元时,幸福感随收入的提高而提高;

达到4000元后,幸福感呈波状上升,

5000元—7000元中等收入组幸福感最强;

7000元后出现下降,

    1.5万元—2万元组幸福感更不确定,其平均幸福感分值与1000元—1499元收入组相同。

    所以说,加薪未必会提高经理人的工作幸福感。我始终认为:为了钱来的人也会为了钱离开。特别是对于已经脱离了温饱之忧高管阶层而言,有时薪酬的增长仅仅是数字上的变化,甚至有时不提加薪也就罢了,加了反而被认为加得太少,落得骂名。而真正的挑战与刺激不是货币,而是在于“激励”本身所赋予的内涵,以及由此产生的自豪与幸福。

    从国民生产总值到国民幸福总值-眼下,我们周围大多数人的幸福感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来自于与经济发展和收入的提高

    如果说GDP(国内生产总值)、GNP(国民生产总值)是衡量国富、民富的标准,那么我们应该还需要一个衡量人的幸福快乐的标准。在国际社会,这个刚刚出现的标准叫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国民幸福总值)。

    GNH最早是由南亚的不丹王国的国王提出的。他认为,“政策应该关注幸福,并应以实现幸福为目标”。他提出,人生“基本的问题是如何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之间保持平衡”。不丹王国制订政策的依据则是“在实现现代化的同时,是否会失去精神生活,平和的心态和国民的幸福”。

    从总体上说,经济增长确实能够提高人民幸福,但是,近年来国际学术界的多项研究表明,二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决不是简单的“正相关”关系。在经济发展水平很低的情况下,收入增加能相应带来一定的快乐。但是,人均GDP达到一定水平(3000美元到5000美元)后,快乐效应就开始递减。

    2007年,我们的伟大祖国以26971.64亿美元的国民生产总值骄傲地排名于全球第4位。2007年我们中国的人均GDP为2460元,世界排名第104位。同年7月,英国一个名叫“新经济基金”的组织对全球178个国家及地区做了一次排名,中国的幸福指数排在第31位。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05年,这一排名还是第48位。

    我想说的是,危机本身并不可怕,经济低谷也只是暂时性的。对人性的价值取向进行正面的引导和激励,保持心理资本的持续增长,才是管理哲学和人生生涯永续的命题

    我深深地认为,人生本身是个过程,包括寻找逐名逐利的动作,其目的无非都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幸福与满足。

    每年春节前夕,我们热切地盼望着过节的那种心情、那种期待与渴望,还有那些对人生的祝福、对美好愿望的种种规划,远远比除夕鞭炮四迸的那一刻要激动人心得多。

    每次令人向往的旅行,出发之前对于曼妙旅程的无限幻想,那份憧憬与期盼,那份新鲜与兴奋,往往更大于旅途本身所给予的激情。

    经历了5.12地震如此巨大的无常事件,我们怎么还能够依旧觉得生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而且,我们消耗的如此坦然。太多的人深信:只有拥有足够多的钱、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才能够让自己的爱人幸福。于是,我们为了升职加薪、为了所谓的出人头地,而把相爱的人推开,拼命投入于对名利的追逐,其实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好好相爱,好好生活。

如果是这样,停一下,我请你停一下。

    假如你是老板,请你问一问自己,除了钱以外,你能够拿什么去激励你的团队?他们感恩吗?他们忠诚吗?他们振奋吗?作为人力资本,他们是最佳的投资对象吗?

    假如你是经理人,请你问一问自己,除了钱以外,什么样的激励会增加你的快乐?对于自己的工作,你感到自豪吗?你感到成就吗?你感到满足吗?作为对自己的回报,这样的状态是否符合青春年少时期的澎湃理想?

    的的确确,在波涛汹涌的经济浪潮中,难免潮起潮落。全球经济每隔几年一个经济波的循环,高峰过后当然会是低谷,这正是人性进化过程最实际的见证。别再总是把美好的期望寄于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上,相信最美好的时刻就是最最真实的此时此刻。

    在漫长的生命过程中,那些用实际行动去寻找答案的人总是令我更欣赏。挫折也罢,烦恼也罢,但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体验出的答案。比起别人说的、世俗公认的,对于自己的生活而言,都更真实、更深刻,也更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