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我为山西煤老板鼓与呼
合伙人  杲占强   《公司金融》   20091116
 
    山西煤老板的形象确实不怎么好,人们谈起山西的煤老板,无不想到他们腰缠万贯、挥金如土、开悍马、买群楼,包“小二”乃至“小三”—“煤老板”与“金钱”似乎已成了同义词。随便在百度或者谷歌上搜索,都会有不菲收获:“山西煤老板二奶自述奢华生活”、“一次购进20辆悍马”⋯⋯对于这样一个群体,网上群情激奋线下抨击众多,笔者也是有所腹诽的。
 
    不过对于国家全面收编山西的民营煤矿,以至于“全国将无煤老板”,笔者还是愿意说两句话的。之所以愿意说话,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笔者也是煤老板。笔者曾指出任志强不过是一个诚实得可恨的孩子,而这些所谓财大气粗的煤老板又何尝不是?
 
    记得在波士顿的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有这么一段话: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今天都是煤老板,我们今天为煤老板的消失喝彩,那么明天谁会为我们的草棚拆除鼓呼?
 
    如果只是一种各平等市场主体的产业整合与兼并,笔者赞同;但是用“前有国企收购、后有政府机构以采矿权卡住脖子”的方式收编山西民营煤矿,笔者是持反对意见的。毕竟滥用国器必伤之,起码这显示了政府对于市场秩序基本原则的不尊重。
 
    如果仅仅把对私人企业的开放当做一种权宜之计的政策安排,然后随时禁止私人企业进入,随时将已经进入的私人企业收编。那民营企业如何正常发展?当然可以打着各种旗号,比如这个行业脏小乱差等等,但是似乎不脏不小不乱不差的民营企业也在排斥范围,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我们很快听到了政府的辟谣:不是国进民退,不是与民争利,而是为了规范管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笔者可以说得更不客气一些,这种行径反映的是政府管理的不作为。政府者为民服务之机构也,不能为了管理便利而伤害民众的权益。或许同样的行为大家已经司空见惯,简单举例:为了所谓的公安民政管理便利,中国千千万万的农民工阶层,陷于中国特色户籍管理之下,由此造成了每年春节的流动大军,也造成了多少家庭关于孩子读书与老人空巢的悲剧。
 
    山西煤矿背后的死亡代价,也导致了民间情绪极大,当然这也由此成为了政府让山西煤老板消失的理由之一。可是我们不妨退而思之:难道进行了所谓的整合之后,原有的煤炭事件就能解决?国家安监局长就可以高枕无忧?估计山西省政府自己也不会相信。记得两年前也曾经大张旗鼓关停过大批的小煤窑,但是一场暴风雪让小煤窑有了充足的生存理由,政策的严肃成为了一张手纸。而且似乎傻子也明白:如果政府对民营企业的监管不到位,那么对国有企业就能管理到位?
 
    不过回过头来想一想煤老板的前世今生,我们马上又恍然大悟了:谁造就了山西煤老板?谁收编了山西煤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