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不妨引入企业导师制
顾问  项凯标   《中国房地产报》   20100118

 

    就徐雯丽个人方面来说,有四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我认为沟通能力是一名管理人员必备的能力之一,如果一个中层管理人员没有一定的沟通能力,其实是不适合做管理职务的,特别是公司发展部这样的战略性质很强部门的负责人,沟通能力尤其重要。

    第二,更换工作或岗位调动应该是个人职业发展中的常态,一个合格的职场人士就应该有迅速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和新的工作业务的能力,否则就是不合格的员工。

    第三,独生子女是中国社会面临的基本问题,照顾老少是中年人的职责之一,但这与工作不是对立的,是可以通过白天请保姆照顾,晚上陪伴老人等途径解决的。

    第四,职场人士,特别是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都应该有相当强的对工作压力的承受能力和调适能力,要正确和积极地面对压力,而不是选择辞职来逃避,这样永远不能成长。

    就企业方面来说,有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企业对新人入职时工作交接以及岗前培训做得不到位,使新人不能在更短时间内了解公司的业务、流程和企业文化等,不利于新入职员工迅速而有效地开展工作。

    第二,企业对新入职的员工没有相应的工作指导和辅导,上级领导没有主动与新入职员工进行业务与生活方面的沟通与谈话,不能及时地了解员工的工作和心理状态。

    作为一个职场人士必须加强自己的沟通能力,无论是与上级的沟通能力还是与下属的沟通能力,这是基本功,如果这一项指标不能达到,作为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就是不称职的。快速适应工作环境的能力、妥善处理家庭与工作关系的能力以及处理压力的能力等都是职场人士要不断加强修炼的。如果以上这些能力不能很好处理的话,那么职场人士在个人职业生涯发展上一定会受到很大的牵制和约束。

    企业应该制度化新员工入职的岗前培训与企业文化培训工作,并做好员工晋升或换岗的交接工作。

    此外,可以引入“企业导师制”,这种制度在许多著名企业中都有应用,并且效果很好,对一个刚刚入职的员工,都给他(她)配一位或多位“导师”,导师的要求一般是该部门或相似专业方面的富有经验或德才兼备的老员工,由他们来负责对新入职员工的定期或不定期的辅导,以把握员工工作与心理动态,以备公司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培养人才。

案例:

新经理的试用期日记

    2009年10月18日 晴
   
    快到午夜了,但我仍然没有睡意,心中有一丝丝的不安和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

    我知道,明天将会是崭新的一天,也是我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毕业后我就进入了田野房产公司,从一个最普通的职员,一步步走到了公司发展投资部总经理这个职位,也许只有我自己清楚这其中的努力、艰辛,还有面对困境时背后不为人知的泪水。

    离开田野,加盟京苑地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个人——京苑地产发展部总经理司徒鹏。认识司徒经理有两年多了,作为北京土地交易中心拍卖大厅的常客,我们从当初竞争时“不打不相识”,到后来慢慢成为经常交流市场心得的朋友,我们对对方的能力、性格和品行都有了充分的了解。我知道自从上个月京苑发展部副总经理离职后,司徒就一直在四处寻找自己新的副手,当他一周前正式向我发出加盟京苑的邀请时,我感觉一个期盼已久的机会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

    京苑,是一家有国企背景的公司,虽说不能与万科、SOHO中国这样的房企相提并论,但在业界也颇有声誉,近两年在北京运作的几个项目也广受好评。进入这样的企业,肯定会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很大提升。虽然自己之前从未有过工作变动的经历,但好在和司徒鹏关系很熟,这次去做他的副手,肯定比适应一个陌生的领导要顺利得多,何况他已经承诺过,在我入职初期会全力帮助我解决工作中可能遇到的因难,平稳度过试用期。这样一个机遇,我知道自己不应该错过。

    今天,与田野的交接工作全部结束,明天就是正式入职京苑的第一天了。我强迫自己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必须早点休息了。明天,我将迎来新的挑战。

    2009年10月24日 多云

    忙碌而纠结的一周终于结束了,我也终于有了一点时间坐在电脑前,梳理一下自己这几天纷乱的思绪。

    京苑的工作强度比我想像的还要大,每个人都按部就班地处理自己分管的事情,几乎没人把你当新人看待。我入职才一周的时间,公司就开了两次中高层会议,有一次一直讨论到后半夜。司徒对我的确很关照,但看他经常忙得像个“陀螺”,一些细节的问题也不太好意思打搅他了。

    但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我入职没多久,公司在发展部的工作安排上就发生了很大变动。由于今年下半年以来北京土地市场竞争呈现白热化的态势,京苑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公司一方面密切关切着当地即将出让的土地动向,另一方面也将战略视角投向了外埠。最近杭州市政府的供地力度很大,刚刚在土地推介会上又推出了不少优质地块,公司高层很感兴趣,决定派发展部立即过去考察,希望在不久之后的土地拍卖会上有所收获,如果时机成熟,将在当地成立分公司,全力开拓杭州市场。由于事关重大,公司决定派司徒鹏亲自出马。昨天下午,司徒匆匆向我交待了一些待办事务后,就带着几名“精兵”奔赴杭州了。

    司徒走后,我就像失去了主心骨,心里顿时感到空荡荡的。想到今后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都要独自处理发展部在北京的业务,我就不由得在心里慌张起来。新的一周,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待着我,需要我硬着头皮去应付、去面对……

    2009年10月29日 阴

    在司徒离开北京的这几天里,我的状况完全可以用“焦头烂额”这几个字来形容。

    这段时间,发展部最主要的工作目标就是拿下大兴区在建轻轨沿线附近的一块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目前几家大开发商也对这块地觊觎已久,竞争压力可想而知。要知道,京苑目前的土地储备也已经不多,面对一天天飞涨的地价和房价,公司高层都非常着急,害怕错过了这一轮供地高峰后,不知新的拿地机会又在哪里,因此下达了死命令,对这块地是志在必得。

    司徒被派往杭州之后,拿下这块地的重任就落在了我肩上,分析成本预算、考察地块拆迁情况、与当地政府部门沟通信息……事无巨细,都需要我冲在最前线。入职之前发展部的一些工作进展我并不了解,部里其他同事也说不清楚,说是只有司徒经理和跟他一起去杭州的人才知道,有时打电话给司徒,他不是在忙着开会,就是在现场考察地块,很多事情都交代我自己看情况处理,这经常令我左右为难。

     入职以来,我也主持了几次部门会议。也许是我过于敏感,有时会觉得手下很多人对我这个来自一家小房企、年龄尚不满30岁的女经理并不信服。“司徒经理一般是这样处理的……”“这种情况我们通常是这样做的……”类似的话经常挂在一些人的嘴边,这令我颇感头痛。

    进入京苑以来,我也发现这里的层级观念比较重。有什么事情需要领导批示,我都必须把书面申请交给主管副总经理,由他签字确认后再转给总经理,之后再这样将意见逐级下达到我的手里。在公司里,除了公司召开中高层会议之外,我平时很少能看到总经理的身影,这让我对他产生了几分畏惧感。记得上次开会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发言,就显得十分紧张,讲话有些条理不清,而他当时也是一脸严肃,似乎对我的发言有几分不满。而以前在田野,所有员工平时都在一幢大厦的其中两层里办公,中午总经理也是和我们一起在大厦的餐厅里用餐,平时总经理见到我,总是亲切地称我“小徐”,遇到什么事情需要领导定夺,我也无论是晚上还是总经理在外地出差时,都会毫不迟疑地拨通他的手机,沟通十分顺畅。

    并不是想回头,也没有怀疑过自己当初做出的决定,只是目前出现这些状况有些超出我的预料,令我有些疲惫,无所适从。

    2009年11月16日 阴

    今天,我是深切地体验了“人生无常”这样一句话的涵义。是的,我们谁也无法预料,前面会有什么样的境遇在等待着你。

    是老天在故意考验我的毅力与神经吗?在我的事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与挑战之时,更大的打击向我袭来:父亲的复诊结果出来了——早期胃癌!

    母亲去世得早,这些年我可以说和父亲一直是相依为命,父亲几乎是我生命中的精神支柱。拿着医院的诊断报告,我对父亲的感情立即转化为深深的内疚和自责:我一直忙于工作,对他的关心又有多少呢?父亲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全力支持我的事业,如今父亲的身体垮了,作为家里的独生女,我也必须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责任了。医生告诉我,父亲的病毕竟是早期,只要积极配合治疗还是非常有希望的。我想我下一步的生活重心要转移到父亲身上了,我不能失去父亲。此时我才真正深切地体会到:健康与亲情是高于一切的。

    2009年12月2日 多云

    从正式加盟京苑地产到今天办完离职手续,屈指一算,我的京苑职业生涯只有短短45天时间,这些天里,我并未品尝到事业提升带来的满足感,留下的更多是迷茫、无奈与失败的酸楚。

    从父亲生病住院到现在,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经常是白天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下班后就匆匆赶到医院,照看父亲,晚上回到家,往往还要加班赶写工作计划和报告。遇到父亲做透析的时候,我往往需要全程守护在医院里,有时还要去大兴看地,这段时间里,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时间不够用,让我分身乏术。

    我个人的情况并没有和公司透露,因为公司现在也正处于最忙碌、最关键的阶段,我担心我的状况会引起总经理更多的不满,何况我现在还处于试用期,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这时候频繁请假,一定会影响公司高层对我的看法。

    辞职是两天前做出的决定。并不是不想坚持,实在是无论从精力还是精神上来说都难以再承受这巨大的重荷了。也许选择离开是对我最好的解脱。辞职报告上,我对离职原因写得很模糊,无论是人力总监还是总经理也都没有对我过多挽留,很快就在报告上签了字,也许在他们看来,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继任者吧。相信司徒会对我的决定感到吃惊,但我不想在此时再扰乱他的正常工作,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详细跟他解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