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花旗南墙对赌
合伙人  董  哲   《商界评论》   201001
 
    年逾不惑的冯军,最近很困惑。
 
    他一直努力用“爱国者”诠释什么是中国骄傲,但经过奥运的洗礼,他所率领的北京华旗资讯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旗)还是未能如他所愿,成为像索尼、三星那样屹立于全球的民族企业。相反,华旗在2009年捉襟见肘,年末更是陷入对赌失败的泥淖中。
 
    2009年2月,华旗与鼎晖国际投资公司(以下简称鼎晖)签署协议,后者斥资3亿元投资华旗子公司北京爱国者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爱国者存储)。在当时的观察家眼里,这一交易无异于资产贱卖。因为爱国者存储是华旗最赚钱的业务,他们认为10亿的估值“并非合理价格”。
 
    2009年11月,有媒体更披露出,鼎晖的投资其实是一场对赌。
 
    据称,该协议要求爱国者存储本年度净利润要达到1亿元人民币,但如今却只能完成约5000万元的目标。因利润达不到当初商定的要求,冯军或将爱国者存储30%的大比例股份赔偿给鼎晖。
 
    如果说此前深陷“赌局”的宗庆后们是因为不知道对赌的厉害,那么,有了如此的前车之鉴,经过这些年专家和媒体不断地警示,冯军应该深知其利弊,为何还要委身相许?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董哲指出,冯军对赌是迫于资金的压力。据其所言,华旗的家底并不如它所号称的那么殷实,与所谓的20亿元总资产很难相符,爱国者存储对外宣称的大约5亿元的年营业额也大有水分。
 
    如果爱国者存储大约5000万元的净利润也不能确保,而其他业务都还靠其输血养活,那华旗的日子真的只是外面光鲜了。
 
    2009年4月21日,在华旗“百万雄师越大洋”的国际化营销誓师大会上,刚融资成功的冯军志得意满地宣布,华旗除了要踏上国际化征程之外,已经有两家子公司上市条件成熟,计划申报创业板。这两家公司其中之一便是鼎晖投资的爱国者存储。
 
    但希望落空,在2009年10月第一批创业板上市的28家企业中,未见其踪影,在刚公布的即将在创业板最新上市的第二批企业名单中,还是没有爱国者存储。
 
    冷暖自知,鼎晖当时从众多VC中夺食,也是希望能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拣个大便宜,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算不算“便宜”就很难说了。
 
    要找市场失意者的问题,远没有总结其成功经验来得容易。更何况华旗自成立伊始,一直坚守,不对外公开其业绩和利润。但一般说来,公司运营数据就像胸围,只有傲人的才拿出来显摆,羞于见人的都说这是隐私不能随便透露。
 
    作为中关村的自主创业旗帜之一,华旗有品牌,有历史,也曾经很是辉煌过,它如今是什么样子?华旗渐渐显露出它的种种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