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EVA考核下的预算编制
合伙人  殷明德   《中国石油石化》   总第195期
 
    企业集团预算编制的常规运作是从既定的目标利润出发,经过目标自上而下的逐层分解,结合收入与成本费用预测,再以基层经营与生产单元为起点,自下而上的编制而成。由于以单一利润目标(其他如净资产收益率指标不过是利润指标的变种)为导向,即使是在石油石化企业具有个性化的产品供需关系与业务运作模式下,其预算编制过程也无非涉及预算内容的不同,而与预算编制中所面对的数值预测﹑指标衡量﹑预算平衡问题无关。

    随着EVA作为价管理核心指标的引入,企业将面临着预算编制的要素预测与衡量方式的系统性变革。对于石油石化企业而言,更由于其在产品供需格局、业务运作模式、资本支出与融通、海外并购等方面的特殊性,实施EVA考核将给预算编制乃至全面预算管理领域带来严竣的挑战。

利润与EVA双重目标导向

    与绝大多数工业生产型企业不同,石油石化企业面对国内油气资源的严重短缺,其产品(石油、天然橡胶、硫磺、钾肥等)对外依存度高(50%左右)﹑价格决定机制的准国际化与准垄断性质、寻求海外油气资源的方式多样、上下游产品结构失衡、对全球化扩展的途径、深度及其融资要求较高,等等。这些行业性特征决定了石油石化企业的预算编制较受运作模式的多样化与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在单一利润目标导向的预算编制过程中,企业从收入与成本费用预测出发,关键任务仅仅是建立各预算指标(要素)与利润间的量化关系或数值传导路径。尽管石油石化企业的业务运作具有突出的行业性特征, 其预算编制过程多受不确定性因素与多重假设的影响,但各预算指标(要素)与预算利润的结果之间始终存在着简单﹑直观的数量依存关系,预算指标间的逻辑关系清晰而透明。

    实施EVA考核之后, 在业务预测、资本支出、国际性融资还是细分产业布局等几个关键领域将形成利润与EVA双重(战略)目标导向的预算编制新格局。石油石化企业在预算编制过程中,无可避免地面临着一系列与上述双重目标并行体制相关的数值预测﹑指标衡量与预算平衡的操作性难题。这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1.EVA对专注主营或经常性业务的要求(剔除非主营或非经常性业务损益)与石油石化企业多种经营的残余及低效益业务(收益低于资本成本)的现状相抵触。2.EVA对研究性投入的高要求和政策支持(全额资本化)与石油石化企业目前研究投入的全额费用化会计政策相背离3.EVA要求的资本节约(除计算债务资本外,还要计算权益资本成本)、资产优质(高收益)、高投资门槛,与石油石化传统上通过不计成本的大规模资本投入以追求利润的传统业务运作模式存在着本质区别。4.EVA给予持续经营与发展为宗旨的在建工程以特别优惠(从资产中剔除以避免计算资本成本),与目前石油石化企业规模庞大的建设项目会计处理方式不同。5.EVA要求的统一资本成本率(按不同业务类别分别被国资委指定为4.1%﹑5.5%与6%)与资本融资尤其是国际(债务)资本融资的成本率必然存在着或大或小的差异,与石油石化企业现实仅考虑债务资本成本的做法不同等。

业务预算编制

    在编制业务预算时,首先需要对放弃非主营或非经常性业务、放弃低收益或长期亏损业务而回收的资源进行预测,并且预测该回收资源转投主营或经常性业务的收益。同时,根据EVA的会计调整方法(剔除非经常性业务收益的50%),计算上述业务转换情况下经常性和非经常性业务的利润与EVA预算值。由于国内资源缺乏以及对国际油气资源的高度依赖, 石油石化企业由此形成上游产品供不应求与下游产品供应过剩的局面,导致产业链中各个环节对业务的新增、强化、维持、萎缩与放弃异常频仍,再加上EVA指标衡量过程中的会计调整“黑箱”作业,这给预算编制过程中预算指标与EVA的数值传递关系变得更为间接、模糊;其次,计算研究支出、战略性资源勘探费用的全额及一定比例(不超过50%)的资本化(为简化操作,不再对资本化金额进行分期摊销),并进而计算EVA的预算值。由于石油石化企业的产业链较长,研究支出及战略性勘探费的界定远较其他工业企业困难,加之资本化这一计算过程的转折处理,使得预算编制在管理费用方面同样遇到了困难; 第三,对以上预测与计算的结果,结合其他非财务性的预算结果,逐级向上进行预算的平衡测试,即将该预算的最终结果(集团层面)与既定的利润、EVA目标值相比较,在存在差异的情况下,进行反复调整与平衡测试,直至取得最终的预算平衡。

    由于对未处置的非主营或非经常性业务收益进行的会计调整,是一个独立于、方法上不同于利润指标衡量的EVA预算值计算过程,其计算过程较利润的计算间接、复杂、缺乏透明度,并且其计算结果也往往难以与既定的EVA目标值相一致。对于石油石化企业而言,由于其具有产业链长﹑平行业务范围广的特点,在预测、计算主营或非主营业务收益、EVA的预算值,对利润和EVA分别且综合进行预算结果的平衡测试等方面,远较其他行业复杂,所面临的挑战也愈大。

资本支出预算编制

    在传统财务预算层面,资本支出预算形成预算资产负债表,它以业务预算为基础,但其预算结果除折旧指标之外,不影响利润,也即不影响预算利润表。

    EVA预算目标引入之后,情况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资本支出中的在建工程由于享受股东给予的“优惠政策”,在计算EVA预算值时,通过会计调整对其所作的剔除,无须计算其使用所需支付的资本成本。由此产生的预算编制问题是,在计算预算利润时,仍然扣减来自债务资本的成本(利息);而在计算EVA预算值时,不对在建工程计算资本占用的(全部)资本成本,仅对涉及到当年内竣工决算而转为固定资产的部分计算资本成本。这种错综复杂的资本成本分类(根据利润和EVA)、分段(根据在建工程是否竣工决算)计算,使得资本支出的预算编制需要对在建工程进行会计调整(从预算资产负债表中剔除),对在建工程的竣工决算期及其当年需要支付的相应资本成本进行预测。

    对于石油石化企业而言,通过资本支出及并购或参股海外油气企业(“参股换石油”)增加产品供给和业务收入是运作的主要方式之一,如在油气勘探与开采、炼油与化工产品生产方面的直接资本性支出。由于石油石化企业从勘探到消费终端的石化产品,其产业链几乎超过任何一种行业,以致在进行资本支出预算时,面对上述“分类”、“分段”的利润与EVA预算值计算,难度和复杂性亦远远超越了任何行业的企业的预算工作。不仅如此,还由于在引进油气资源时所采用的技术换石油、市场换石油等方式,其在引进方式上的多元化,更给资本支出、在建工程竣工决算预测、经营收益与资本成本的比较、EVA预算以及综合预算平衡测试等方面带来了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