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央企新考核办法或因抵制而夭折
合伙人  殷明德   《凤凰周刊》   20100225
 
    酝酿多时后,国资委今年重磅推出的《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暂行办法》(以下简称:《考核办法》)终于亮相。尽管经济增加值(EVA)考核,旨在推动价值考核,督促央企突出主业、发展主业、做强主业,同时在一定程度上,遏制部分央企已成泛滥之势的非主业投资。但这项考核办法在随后推进和执行过程中或因央企高管集体抵制而夭折。

国资委的苦衷

    “新出台的《考核办法》被称之为央企管理进入价值管理的新时代。”全程参与《考核办法》制定的国资委特邀EVA咨询顾问,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殷明德告诉《凤凰周案》,国资委全面推行EVA考核可谓用心良苦。

    央企由于股权过于集中,国有股权一股独大,其管理与考核一直是国资委头疼的问题。长期以来,无论企业经营状况如何,国资委都得捧着,而央企也因手握国民经济命脉,据此垄断,动辄以获取巨额政府补贴,或与之讨价还价。

    原来对央企采用的“利润考核”办法也存在漏洞。造成部分央企闭着眼睛抓收入、抓利润,至于用什么方法,什么样的收入都不管。这种情况下,手握巨额资金和优质资源的央企会遏制不住多元化业务,只要有机会、利润率高就会投资进去。

    央企在主业经营状况不好时,为补足利润差额,进入房地产行业、股市,甚至大肆投资海外金融衍生品,由于不懂规则或贪心而屡屡亏空。特别是进入金融危机时期,实体经济衰落,央企借机大举进入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以至于2009年出现了央企房地产市场扎堆现象。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对这一现象极为忧虑,曾批评过个别央企。

    国资委担心,全球金融危机依然风声鹤唳,继续用净资产收益率和资产收益率等利润指标来考核央企,会加剧央企不专心主业,进入金融风险高的领域。若再次出现大的危机,会导致整个业务资金链的瘫痪,引发更大的危机。

    实际上,国资委从02—04年就开始关注国际上大企业关于价值管理的做法,价值管理的核心是经济增加值(简称:EVA)国资委认为我国的国有企业在价值管理上没有朝着出资人的角度去管理。

    “从价值评估的国际规范和国际基本理论来说,企业应该要关注主业和经常性业务,企业价值主要是关注企业的主业和经常性业务。” 殷明德表示,国际上认同的企业价值,首先要为股东创造价值,而不仅仅是创造利润,利润不等同于价值。现实的情况是,传统管理模式下,央企大多已经偏离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方向。

    此外,央企在产品、技术创新为目的的研发支出比例非常低,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准,国际上一般比例在5%-10%之间,而央企只有1%甚至更低。而研发支出的投入是价值评估最关注的领域。缺乏产品、技术创新使得主业得不到持续发展,不能够实现持续盈利,长期来看,企业价值会越来越低。

    基于传统“利润考核”容易造成央企盲目扩大规模忽视质量的认识,国资委认为作为出资人的权益没有得到应有的强化和体现,所以引入价值管理,不再强调资产收益和利润,转而考察股东收益。

    国资委综合局局长刘南昌此前表示,推动以价值管理为导向的经济增加值考核,将强化央企的资本成本和价值创造理念,引导央企注重资本使用效率,鼓励央企进行科技创新,做大做强主业,遏制央企投资冲动,合理控制风险。

    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正在崛起,发展非常快,需要央企走出去,通过并购获取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能源、资源。在殷明德看来,央企走出去一方面要扩大规模,进行产业升级,另一方面要通过全球业务的整合使央企在全球重要产业、基础性产业方面占有主导地位。

    “这些靠现行的传统管理模式做不到,而价值管理使企业很健康的发展,资产质量很高,每一项业务的收益也很高,长期发展的能力和动力都很强,主业越做越精,越做越深。”因此他认为,从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来看,引入价值管理就是壮大央企的规模,特别是石油、钢铁、煤炭等基础资源类企业。

    分析人士指出,通过考核与考核结果相挂钩的央企高管的薪酬,对中央企业在战略制定的阶段、以及到战略的规划和战略执行,甚至于到融资、投资和并购以后的整合这一系列的环节都会产生影响。今后央企战略格局的变化可以导致整个产业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化。

考核更重“短板”

    国资委此次出台的《考核办法》与09年发布实施的《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的指导意见》、《中央企业领导人员管理暂行规定》、《中央企业领导班子和领导人员综合考核评价办法(试行)》一脉相承,考核力度、考核的可量化指标都非常具体。

    按照《考核办法》的规定,国资委对央企年度经营业绩考核指标包括基本指标与分类指标,基本指标包括利润总额和EVA指标,利润总额占据30个基本分,而EVA占据40个基本分。这意味着,EVA对央企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利润。

    “考核力度很强,EVA这个指标的权重最大,是核心指标,而且在考核时向EVA指标倾斜,比利润指标要优先。”殷明德认为《考核办法》的关键点是把利润指标和EVA指标并行,和传统国外流行的方式完全不同,非常个性化,国外EVA是唯一指标。这个新办法把利润指标和EVA指标并行是最主要的一个特点。

    国资委对“短板考核”主要涉及非财务的指标,国资委所谓的短板主要指一个企业对上游产品的引进,因为我们对国外资源的依存度达到50%,短板主要由非财务指标处理。据了解,国资委针对“短板考核”中真假利润的问题,也有针对性的做法。

    比如在国资委的初期方案里,有一个EVA指标的会计调整项,这个叫做资产减持准备,调整这个指标,至少可以防范利用时间差来调节利润。此外,还有一种激励方法就是奖金库,今年超额的部分可以留到下一年,如果未来的经营业绩不好的话可以弥补。

    “不能说完全有效,但在一定程度上会预防假利润的出现。” 殷明德表示,但这些方法都不能完全解决真假利润的问题,EVA指标只能弱化博弈而不能消灭博弈,价值管理说的都是在合规的情况下的真假利润,欺诈的情况不考虑在内。不能肯定来未来央企是否还会采取这种博弈行为。

    按照《考核办法》权责利相统一的要求,建立央企高管经营业绩同激励约束机制相结合的考核制度,即业绩上、薪酬上,业绩下、薪酬下,并作为职务任免的重要依据。这对央企高管而言“国资委要动真格的了”。

    企业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高管追求的是薪酬最大化,而央企高管实际上追求的是收入与仕途之和的最大化。收入不仅包括工资、奖金,还包括其他货币或非货币收入;仕途则包括部门的调整和职级的升迁。

    殷明德认为,从以前的薪酬角度来看,企央企高管和企业出资人国资委还是打工的关系,引入价值管理之后,将来就是股东价值在股东和经营者之间的分享,只是现在薪酬方面不可能一步到位,做到让经营者成为股东。

    他曾向国资委设计提交一个方案,就是采用递减式的上不封顶的薪酬制度,即业绩达到一定标准之后,要获得更高的薪酬,则对业绩增加的要求要越来越高。他认为“这样不容易形成天价薪酬的。”

    不过,还不能肯定来未来央企是否还会采取这种博弈行为,我们认为分享很重要,国资委应该采取递减式上不封顶的薪酬政策。

或因抵制而夭折

    “任何一项制度的设计都不可能做到完美,新《考核办法》的设计也存在一些不足。”殷民德认为,最显著的问题就是这次的考核指标体系缺乏可以横向比较,或者在同行业里可以对标比较的指标,这是新《考核办法》的最大遗憾,也是今后改进的重大方面。

    “价值管理严格说最适用的企业是完全竞争型企业,在垄断性企业推行这个考核制度存在非常大的风险。” 殷明德表示,央企地位高,特别是资源垄断性企业,因此在推进和执行过程中肯定会面临一些抵触的难题,

    业内人士认为,企业能不能够实施新《考核办法》有几个关键点:一个是在实施过程中,新《考核办法》是基于一个“在今后至少在第三个任期内经济发展相对平稳”这样的假设。如果经济发生暴热增长,从薪酬来讲,央企高管会觉得创造了很多价值,拿很少的薪酬会有不平衡的感觉。

    第二个是因为没有引进横向比较的指标,将来会导致当企业的绝对的业绩很突出的时候没有控制薪酬要求的手段。第三个是现在目前这两个指标存在对立和冲突,导致企业的经营管理非常复杂,建立价值分析系统对企业技术性的管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原本肩负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已经根深蒂固,剥离出一些增加利润的资产,在主业不景气时期,EVA考核难免会增加增值难度。”一位参与EVA试点考核的不愿具名的央企投资部人士表示,新《考核办法》是对企业利润瘦身,瘦身后的企业资产会很难看,原本就被诟病的高管薪酬又会争议再现。此外,央企高管此前的行政级别不低,有的还是中央委员, EVA考核的执行和推进或许会增加难度。

    殷明德则表示,这与国资委早前强调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要求并不矛盾,引入EVA指标,且权重达到40%,为股东创造了价值,也就实现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中国缺乏EVA评价的人才,因此很难对央企每一个环节作出对价值好不好的评价。”他认为可能导致央企很付出很大努力,但得到的评价不高,央企高管薪酬不高的情况出现。此时,央企高管就会迁怒于新政策,把责任推向国资委,而国资委由于也不懂专业而很难对此作出解释,最终导致央企高管的集体抵制,很可能令新政策夭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