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房奴”何时挣脱枷锁?
顾问  项凯标   《中国产经新闻》   20100318
 
    “两会”余音刚落,“地王”再度归来。

    北京因“两会”推迟至3月15日拍卖的6宗土地,再创成交价新高——143.5亿元。其中,远洋地产以40.8亿总价、2.75万/平方米楼面价竞得的崔各庄乡大望京村1号地,成为望京区域总价及单价双料地王;大兴亦庄住宅商业地块则由中信地产以52.4亿竞得,成为2010年北京首个总价地王。

    “‘土地财政’和‘地王’现象是中国房价高企的主要原因。”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顾问、贵州大学城市管理与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项凯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地方政府正是其最大的受益者。

    近几年来,土地出让金已占地方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中国指数研究院一项调查显示,2009年全国70个大中城市土地出让金累加额为1.08万亿元,比2008年增长140%。

    上海城市经济学会高级经济师顾海波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地方政府于公于私调控房价的力度都不会很强。于公,地方政府患上了严重的“房地产”依赖症。房地产业的发展不仅可以带来GDP的高增长,还会让城市旧貌换新颜,而这一切在现行的政府政绩考核评价中,全部都是最易受关注、最易体现的“政绩”。

    “于私方面,哪个领导没有几套房,他们是既得利益者,哪个腐败官员不与住房有瓜葛?再说还有相当数量潜在的腐败官员。”顾海波激动地表示。

    “地方政府对于房价的攀升实际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顾海波表示,从需求上说,地方政府在保障住房建设上严重滞后;从供给方面,放纵、鼓励开发商囤房囤地,不按要求收缴土地出让金,开发商违法违规成本几乎为零。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同比上涨10.7%,涨幅比1月扩大1.2个百分点;环比上涨0.9%,涨幅比1月缩小0.4个百分点。

    项凯标表示:“虽然大家都明白大量土地建设保障性住房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目前中国的高房价问题,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总是‘说多做少’呢?主要原因是官员的考核指标问题,以GDP为主考核指标不改变,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力度就会大打折扣。对于公租房和廉租房这种占用资金大、直接拉动经济不明显的民生工程,地方政府没有动力。

    3月8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在谈及高房价、高地价的问题时,也不无担忧地表示,房价和地价的上涨的确能够给地方财政带来更多的收入,但是地方政府的任务不仅是保持经济发展,还有保持社会稳定的重大任务。

    全国政协委员、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日前建议,调整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成比例,减少地方政府完全依靠卖地增加财政收入的倾向,把减少卖地收入、增加产业收入作为考核各级政府业绩的主要标准。

    “应当建立起与房地产相关的考核评价指标体系。”项凯标解释道,在这个指标体系中,既要有保障性住房建设的考评指标,还应将房价上涨指数、房价收入比、GDP增长与房价变动比等纳入其中。

    通过降低GDP考核权重,加大民生方面的考核权重,使地方政府与政府官员有意愿去解决更多的民生问题。

    日前,已有消息称,住房保障体系将纳入地方政府的政绩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