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简单化与模式化
合伙人  胡夏阳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003
一、中国商业领袖的新路标
这是一个怎样的商业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能的时代,也是一个愚蠢的时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也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我们们的前途有着一切,我们们的前途一无所有;
我们们在一直走向天堂,我们们在一直迈向地狱。”
  
    一首短诗,生动写照了我们们面临的商业现实。2008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过后,世界正在重新恢复,将来一定会比过去更好,为了实现更好的经济发展,企业必须改变竞争的方式,2009,中国及世界的企业领导者都在共同解决这一问题,再造新的商业领袖。

   1、2009年中国经济的显著特点是中国制造业继续引领中国经济。在结构调整深度进行的背景下,中国制造谋求蜕变和产业升级。整个领域追求的是对制度、模式、技术和思想全方位的创新能力。

    沈文荣领导我们国最大最耀眼的“草根”民企沙钢集团代表中国内地唯一入选全球500强,并在全行业亏损的背景下连续盈利,证明了其内在的生命力。“在全行业集体低迷的背景下,他却演绎着乡镇企业变身500强的传奇。他有草根的韧性,钢铁的坚强。他用34年的锤炼告诉人们:光荣是怎样炼成的”。

    为了推动汽车行业的整体升级,海外并购、境内重组案例不断。而作为迄今为止央企之间汽车领域规模最大的战略重组,徐留平就任的新长安集团已经成为一股具有鲜明特色的新势力。

    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明一举打破行业双寡头,是形成中国白酒业三足鼎立格局背后的推手。他深谙酒道、商道,将企业战略从多元化发展转变为双品牌战略,用超高端品牌引领消费并创造利润,以中低端品牌去扩张市场份额。他手中的底牌看似很简单,但他出牌的套路却与众不同。中国的文化能走多远,白酒就能走多远。在他的带领下,传统酒业转动资本魔方,泸州老窖三年股价提高近30倍,受到各类投资者追捧。
    
    出生草根、却不乏创立民族品牌的雄心壮志,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兼主席丁世忠坚持走自有品牌之路,立志做中国人买得起的鞋。从“野蛮生长”到家族管理,丁世忠借用国际巨头的经验迅速构建团队,他在品牌营销上大胆创新,为这个东方的民族企业开拓了更广阔的市场前景。网络投票统计表明,沉稳静思、敢学敢用的丁世忠赢得了大众的认可和支持。
 
2、一个备受争议的商业帝国,一个和谐的虚拟大社会
       
    与老一代企业家不同,史玉柱和马云都不是瞅准了国家政策双轨便利或依附体制才发现了致富机会。他们一开始遭遇的就是生存问题。没有利润,没有真金白银,就一天也不能存活。一种对生存还是死亡的恐惧,使他们不能不把生存和利润放到最重要的地位。他们没有特权和体制可以依附,只有到市场上去寻找客户。
       
    同众多中国企业家一样,史玉柱建立了自我们,可是却没有产生“追求无我们”的冲动和欲望。他的绝对控股、对团队严格的控制等行为,表现出了他内在的忐忑和不安。史玉柱是在人们追求财富和价值实现上与他的团队产生了共鸣。现在的史玉柱是一个过渡。史玉柱是一个勇于自省的人。相信他会最终在积累财富与提升国民福祉之间达成某种平衡。
  
    与史玉柱以恐惧为基础唤起的共鸣不同,马云则以爱为基础唤起了他的团队和社会的共鸣。只做对人类有益的生意,一下子就把马云与通常的商人区别开来。
  
    马云在身体力行一种崭新的哲学:“服务的自由”。为他人“服务的自由”,是阿里巴巴的价值核心。马云在自己充分享受着为他人服务的自由同时,还将这种自由无保留地转移给了他的团队,转移给了客户,转移给了投资人,转移给了相关利益者,而且还通过出席各种论坛把这种自由转移给了中国商人群体。作为回报,马云和阿里巴巴一刻接一刻地收获着创新和创造力。马云在缔造阿里巴巴商业帝国的同时,已经开始推行提升社会福祉的哲学。他不仅将注意力集中团队建设上,不仅与客户、供应商和当地社群建立了战略联盟,同时还着眼为人类创造福祉的商业生态链的建设。
 
二、大道至简——2009中国商业领袖的简单之道
       
    中国古代管理思想是老祖先留给我们们的伟大遗产,成系统的主要有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以老子为代表的道家思想、以韩非子为代表的法家思想等三大学派,这三大学派都产生于中国古代思想最活跃的春秋战国时代;古之大才,常有沉潜修养而后待机而动者,诸葛亮然,姜子牙也然,此二人皆有知识型领导人的特点,而当今能为商业领袖者皆非有大知识而不可为,所以能将知识醒悟操练成成熟的领导管理方略者,仅仅一时成功或者一事一地的成功实在不能以领袖来命之,而古之贤者的沉潜可为领导们省察,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身上所担待期望与责任的非累积丰厚之质而不能胜任。
西方管理思想,根据《西方管理思想史》记载,它萌芽于文艺复兴时期,得益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上的确立,形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它的成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这段时期。比较而言,中国古代管理思想给人的感觉是与国人的思维方式比较接近,容易吸收,但其又过于模糊、难于理解;而西方管理思想则说的较为系统、讲究科学,但要处理好东西方文化差异的融合问题。对这两类管理思想,作为管理者,要有分析、有选择地加以积累,使之成为自己管理思想创新的两个重要来源,在管理实践中真正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需要提醒的是,不论是“古为今用”,还是“洋为中用”,都只能为管理者创新管理思想的形成提供借鉴,而不能替代管理者管理思想的创新。
 
    简单之道是坚持之道,我们们推崇的商业领袖不只是一般的能挣钱、也不是一般的黑白两道通吃,而是要能在复杂的形势中选择清晰的发展模式,能考虑长远目标与中近期目标的结合,明晰当前作为与中长远目标之间的关系。在我们的观察中,不少企业发展的头绪很杂,什么都想要什么战略思路都不清晰,如何有所放弃从而有所精进,这个就很不容易;不少企业的日子过的很好,钱也有得赚,但如何为企业甚至为同行确立出一个在较长周期内可行的发展新模式似乎考虑不多;还有一些企业满足于上一经济周期中的成就,对于包括低碳、物联网、线上服务泛化在内的新技术、新产业要素缺乏认真的应对之策;更有一些企业对于今日社会青年化的趋势、金融与实体经济结合的新态势漠然。
 
三、管理思想创新的模式化
 
    管理思想创新产生于企业管理者这个群体.按照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的说法:“管理者是一个愿意或能够为组织担负责任的特殊群体,他们虽然说是由一个个独立的管理者个体组成,但是他们为组织承担责任的方式是由他们的愿望、实践、态度和行为而产生的群体思想来体现的”。在企业中,董事会、各个部门与单位都是组织体系的一个部分,组织体系中的管理人员如果能够协调每个决策和行动的长远需求和眼前需求,并且使企业成为创造出大于各部分总和的整体,都可以称之为管理者.他们会因为在组织体系中所处的位置不同而承担大小不同的责任,但是对他们的要求却是相同的:管理者不能没有思想、更不能没有创新的思想。因为由他们产生的思想决定着一个企业的发展方向,管理思想能不能在企业持续,则关键在于其能否转化成系统的商业模式。这决定着一个企业能够走多远。
 
    商业模式中的模式一词所包含的根源性和普适性的意思,容易给人们造成一种误解,那就是一个美妙的商业模式,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地使用在不同的国家和市场环境里,尤其是在这个日趋全球化的世界里。
 
    但是,实际上任何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在移植到新的市场环境中后都需要得到精心的调校和修正。在我们们评选的2009年度中国最佳商业模式企业中,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照搬国外盛行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的本土化特色也更加明显。
 
    那些在中国市场能够大获成功的商业模式,一定是那些在客户价值主张、资源与能力和盈利模式这三个维度之中,针对中国本土市场现实进行了精心调校的企业所创造的。
 
 商业思想模式化的空间维度
 
    一个成功的商业商业思想模式到底是如何模式化的,由哪些维度构成的,怎样才能如庖丁解牛般彻底“剖析”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独特的客户价值主张、独擅的资源与能力、独享的盈利公式、可持续性,成功的商业思想只有将这四个维度有机组合起来,才能构成一个最佳的商业模式。
雷士照明:产业价值再定义
 
    在照明市场里,独特的天花板文化屏蔽了来自海外巨头的激烈竞争,本土企业要真正赢得本土市场,还需要独特的模式支撑。从传统的照明产品提供商转型为照明解决方案提供者,雷士实现了价值链上的角色升级。
 一嗨租车:“意译”商业模式
 
    当你试图将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移植到另一个国家时,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这个新市场里是否存在同样的一群消费者,如 果没有,这就意味着你需要思考你的顾客在哪里,并且设计出一套服务他们的方法。
 动向的品牌增值公式
 
    有人将中国动向的成功归结于kappa难以复制的优质品牌资源,不过,如果将中国动向的收购机会交到其他企业手中,他们是否能将这个品牌运作到现在的销售规模? 现在,动向希望在下一个品牌证明自己的品牌管理能力远远超出一次成功收购的价值。
 
 迅雷看看:打破盈利困局
 
    由于高昂的成本和单调的盈利方式,视频网站大都陷入了盈利困局。迅雷看看通过搜索适合中国市场的盈利方式,在成立两年后就达到了收支平衡,破解了行业的盈利困局。
 
 威客(模式)的本土化和简单化
 
    威客(模式)本土化和简单化是商业化的根本。具有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将引领中国威客应用时代。随着中国威客(应用)时代的来临,具有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才有实际应用意义。因为,具有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才能在各个经济(商业)领域广泛普及与应用。将威客(模式)本土化和简单化、使威客(模式)具有实用意义,是威客(模式)研究与运营的关键。所以,我们研究探索威客(模式)的目的,就是要将威客(模式)应用本土化和简单化,在国内进一步推广、普及和应用威客(模式)。只有运用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个人(企业)才能建立创新的威客运营模式与运营平台,从而达到威客(模式)商业化运营目的。由于我们找到和掌握威客(模式)商业化运营的基本思想(理论)、模式与方法,能够将威客(模式)本土化和简单化,使个人(企业)更容易应用威客(模式),从而使威客(模式)简单易用,逐渐发挥自身的作用。所以,威客(模式)应用的本土化和简单化,不但开创威客应用的新局面,而且更带来中国互联网产业深刻的应用和内容革命。由于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具有实用意义,所以,具有实用意义的威客(模式)使传统经济(商业)与互联网产业有效地融合,将进一步推动中国网络经济(商业)地持续发展。在国内网络经济(商业)环境下,威客(模式)应用需要本土化和简单化,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才具备商业实用意义,而具有商业实用意义的威客(模式)才会萌发商业生命力。同时,本土化和简单化的威客(模式)也是中国威客(模式)商业化运营成功之路。
 
四、问题与反思
 
    但真正的问题是,将由谁来领导我们们?没有领导者什么都不会实现。通过分析别人的最佳实践,我们们总结了五点需要改进的地方:
 
    首先,必须成为更好的听众。这听起来很简单,但人们未必真的准备并愿意接受批评的声音。大约每月两次,我们会与通用前25位高管中的一位进行朋友间的对话,谈论公司、未来以及彼此。我们鼓励相互开放的批判,高管们需要一家能够听到他们声音的公司。
 
    第二,领导者必须成为系统的思考者,未来的世界更加复杂,要成功就必须能把分散的点串联起来,这需要知识的广度和战术的深度。我们们必须理解技术、全球化、政治学、经济学、人力资源以及政府、社会、环境、商界、学术界的所有联系并以此解决问题。
    
    第三,领导者必须放权给有能力的人并且行动迅速,这二者相辅相成。也正因如此,通用电气能够安然度过经济危机。
   
    第四,领导者必须以梦想为驱动,但以行动获得成功。我们希望通用雇员相信他们能够改变世界,但这需要语言和行动。伟大的领导者通常能够将二者很好地结合。
 
    最后,领导者必须热爱和尊重他人。商界领导力或一般意义上领导力的艰难时代即将结束,严苛精神—这一良好特征曾被刻薄与贪婪取代,而奖惩也被扭曲,最富有的人犯了最多的错误但只需承受最少的罪责,最底层的25%的人却比过去25年前更贫困。这是绝对错误的,在道德层面上,领导者有义务去承担缩小贫富差距的责任。
    无论在任何经济制度环境下,商智思想始终是一个企业的灵魂。随着商业智慧成为企业在知识经济时代安身立命之本,商智思想便成为一个企业将知识转化成商业智慧的基础,而缺乏商智思想的企业,在知识化的商业社会中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然而,缺乏商智思想指导的企业,必然会缺少甚至没有建立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中,企业核心竞争力必定逐步转弱,甚至失去竞争能力,只能在商海中随波逐流。在商海中随波逐流的企业,每逢遇到因国家经济调整而造成的行业紧缩,必定难逃结业的命运。为什么每次遇到国家经济调整,国内总会有企业因体力不支而倒闭?我们们尚未找到其他答案之前,国内企业缺乏有中国特色商智思想的指导,或许成为最好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