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传日企达成铁矿石新协议 中国钢企或被迫接受100%涨幅
合伙人  闵昱   《每日经济新闻》   201004
作者:朗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员李佐军博士表示,不管日企跟三大矿商谈成什么价格,中国都应该继续坚持自己基本的谈判原则,维护本国钢铁行业的基本利益。
  每经实习记者 张国栋 记者 朗振 发自北京
  据日本知名媒体报道,世界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和日本各大钢铁企业就2010年度的铁矿石季度价格达成一致协议,预计从4月1日起铁矿石价格为FOB110美元,期限为3个月,该价格较2009年日韩长协价格上涨100%。
  按照往年惯例,如果严格遵循过去40年一直沿用的铁矿石谈判机制,日本方面达成的协议将被谈判的其他各方同时接受,所有国家都将按此方案进行今年的铁矿石贸易。
  季度定价或成现实
  据《每日经济新闻》了解,消息尚未由日本钢厂或矿山方面正式发布,但业内对这一结果的预期已占上风。3月26日,唐山某知名钢企在其3月份市场信息交流会上就曾大胆预测今年的外矿谈判将不会低于130美元。“季度定价和指数定价为最后结果。”该企业内部人士如是说。
  联合金属网分析师徐光剑表示,“可以肯定的是,今年现货市场价格和可能敲定的季度定价的长协价格,价差和以往年份相比,一定会有明显的缩小。”
  中银国际认为,未来实行铁矿石指数定价体系(实际就是按现货价格定价)是三大铁矿石供应商的最终目标,但由于下游钢厂的强烈反对,估计今年就开始全面推广该定价模式不太可能,更可能的是实行季度定价这一过渡方案。
  上述人士称,如果此消息得到证实,我国钢企或不得不面对成本倍增的压力。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一直以来铁矿石长协市场和现货市场共存,而且长期合同价格一般都大幅低于现货价格。若实施季度定价后,中国大型钢企受到的冲击首当其冲。
  徐光剑分析说,国内大型钢企多是国有企业,管理成本较其他的中小钢企高很多,这些钢企可以通过长协矿的低成本来弥补,如今,这些大型钢企的成本优势被进一步压缩,“大型钢企还将面临着和中小型钢厂一起在现货市场争货的局面。”
  中国应坚持谈判原则
  “中国要跟进这个价格很有难度,但不跟进也没办法,我们总不能因为这个就不生产吧?”一位不愿具名的钢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此说。
  据了解,尽管目前三大矿商还未与中国和欧洲钢企达成类似协议,中国和欧洲方面也可能极力抵制这一协议,但从历史经验看,只要日本钢企率先与国际铁矿石巨头达成协议,欧美钢企都将跟随,即使中国钢企占据全球最大的钢铁产量和铁矿石需求量,最终也许只能跟随日韩钢企。
  国内钢企大多对谈判 “讳莫如深”。某大型钢企宣传处人士明确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事儿不好说,也不能说,“企业也很难办,我们说不接受,如果另一家表示接受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员李佐军博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不管日企跟三大矿商谈成什么价格,中国都应该继续坚持自己基本的谈判原则,维护本国钢铁行业的基本利益,无论是钢协、政府,还是各钢厂,这是最基本的。”
  对房地产业影响不大
  铁矿石的价格上涨是否会带来其他行业成本的链式反应?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朱喜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铁矿石价格大幅度上涨,钢铁企业应该会向下游行业转嫁成本压力,对家电和汽车可能会带来一定影响,而对房地产企业来说影响并不大,因为钢铁在房地产的成本中只占到1%~2%。
  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闵昱也认为钢铁价格与房产价格没有必然联系,“可以忽略不计”。闵昱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开发商根本不惧怕钢铁价格的波动,房价的涨幅早已经超过成本的涨幅。”
  对于毛利率本就较低的家电行业,朱喜安认为,个体企业在成本上可能受到冲击,但是整个家电行业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现在家电行业的技术含量已经在不断上升,企业可以通过高附加值来降低成本的波动。”
  正略钧策管理咨询顾问陈庚也表示,家电企业和不同产品之间都有其各自特点,要从行业毛利率和成本比重这两方面来考虑。比如液晶电视对于钢铁的需求很小,其影响可以不计,“但是像微波炉、洗衣机和电冰箱等产业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像微波炉这样产业集中度比较高的行业更容易借助成本上涨来提高其价格;而洗衣机和电冰箱的产业集中度低,竞争格局比较激烈,企业之间要通过价格来抢占市场,涨价的可能性比较小。”陈庚补充。
  同步播报
  非洲铁矿石最快明年才能救急
  每经记者 汤白露 发自北京
  在铁矿石谈判陷入焦灼之际,一度沉寂的贝林加铁矿被寄予厚望。业界认为,以贝林加铁矿为代表的非洲铁矿或许能缓解进口铁矿的“燃眉之急”。
  “贝林加铁矿正在加紧建设,但是今年内还不能采矿。”昨日(3月29日),CMEC(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一位负责媒体关系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CMEC另一位内部人士则表示,最快在2011年进行采矿,而且将返销国内市场,优先满足国内钢铁企业的需求。
  贝林加(BELINGA)铁矿位于非洲加蓬东北部梅坎博铁矿区,主矿区及其周边矿区的总储量约8.77亿吨。整个矿床南北长20公里、东西宽5公里。
  预计年产3000万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国机集团获悉,贝林加铁矿是以CMEC为主、联合多家国内企业进行开采,中国进出口银行承诺贷款3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该项目正在修建配套设施,包括一座水电站、一条铁路和一个港口,总投资约为27亿美元。其中铁矿开采(年产量为2000万~3000万吨)约3亿美元,水电站约2亿美元,铁路约15亿美元,港口约为7亿美元。
  “贝林加矿是目前在建储量最大的富铁矿,设计年产3000万吨。”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马忠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早在2007年4月,商务部已经批复《关于申请在加蓬投资设立贝林加铁矿公司的请示》,同意CMEC与加蓬政府合作设立加蓬贝林加铁矿公司。该境外企业注册资本为500万美元,全部由中方以现汇出资,占85%的股份,外方占15%的股份(干股)。
  最新进展尚未发布
  2008年7月,CMEC与加蓬政府正式签订贝林加铁矿项目矿权协议,双方合资公司将依据该协议对矿山和配套基础设施运营25年,矿山设计年开采量将达到3000万吨。但是,CMEC一直未发布该矿的最新进展。
  “按照原计划,预计2010年可以开采铁矿石,但现在看来已经被推迟了。”马忠普说,“到2011年,多家中国企业在海外购买的铁矿也将进入开采,这部分由海外返销国内的铁矿石,将大大缓解进口压力。”
  针对是否推迟开采这一问题,CMEC上述负责媒体关系的人士表示,“不方便评论,我们将在适当时机公布最新进展。”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在2007年谈判时,加方希望该项目能于3年内建成。但中方公司表示,“由于当地基础设施极为落后,建设条件困难,预期需要4到5年才可以完工。”
  钢企盼望非洲矿区采矿
  “资金来源只是一方面的问题,关键原因在于贝林加铁矿的开采难度很大,矿区配套建设工程浩大。”马忠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总投资27亿美元预算中,约24亿用于水电站、铁路以及港口建设。
  “如果中国企业在非洲购买的矿区集中在2011年开采,产能预计将超过1亿吨。这1亿吨铁矿石集中返销国内,将大大削弱淡水河谷、两拓对于铁矿石谈判的操控权。”马忠普说,问题在于矿区建设速度缓慢,未必能保证2011年能采矿。
  令他担忧的是,虽然中国钢铁企业加大了国际铁矿石市场的投资开发,但是在进口铁矿中,我国自己的国际铁矿权益不到1%。“不过,国内企业最困难的时期也就最近两年,大家都在期盼2012年我国在非洲投资的几大矿区顺利采矿。”马忠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