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政府补贴药品“零差价”只解决1/3的问题
合伙人  胡夏阳   《每日经济新闻》   201004
每经实习记者 黄志伟 发自北京
 
  “药品收入普遍占医院收入的50%以上,如果政府不给补贴,医院没办法生存。”全国人大代表、河南邓州中医院院长唐祖宣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取消药品加成一直被视为解决看病贵的答案之一,近日公布的《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再次确认以药养医将退出公立医院的补偿渠道,政府将通过提高药事服务费和增加政府投入弥补医院这方面的损失。而有专家认为这也并不是解决药价高的根本之道。
 
  公立医院:
 
  不担心取消药品加成
 
  对于政府配套资金的投入,北大纵横合伙人医药行业专家胡夏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据他了解,深圳市的公立医院补偿费用应该不成问题,关键是界定补偿的额度和方式。
  以深圳市人民医院为例,其一年的总收入在2亿~3亿元之间,药品收入占比50%左右,以15%的加成比例计算,利润在5000万元。若这样计算,深圳市二甲以上的公立医院药品加成的利润在3亿~4亿元。他认为3亿~4亿的财政补贴对深圳市政府的财政影响不会太大,而且这部分补偿还是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药事服务费比如挂号费的提高,另一个是财政补贴,财政补贴不会是全部补贴。
  对于北京地区的公立医院,补贴似乎也不是问题。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韩琤琤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早在2006年底,他们就实行了收支两条线政策,人员的工资、办公经费和专项经费都是由西城区财政来支付,他们所有的收入也都交给区政府。而药品零差价在2006年底就实行了,他们的收入根本不受此次改革的影响。
 
  中西部医院:
 
  担心政府补贴不到位
 
  部分地处中西部地区的医院则对政府财政补贴的及时与否表达出了相当的担忧。
  河南邓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制剂科的大夫王文亭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药品加成取消以后,他非常担心政府补贴不到位而使自己的收入降低。
  甘肃省中医医院院长李盛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药品加成取消以后,对他们影响很大。他说,药品加成对医院尤其是对中医院影响非常大,因为中医院主要是以内科病和慢性病为主,而中医治疗的特色在于中草药、针灸和手法治疗,由于针灸治疗和手法治疗费用偏低,因此药品收入所占比例还是比较大的。
  “药事服务的价格能提高多少呢?”李盛华对此不太看好,他认为,药事服务费价格不可能提高太多,长期以来老百姓已经习惯了高水平的服务、低价格的花费,如果一下提高太多,肯定会有意见。
  李盛华认为利益导向才是看病贵的症结所在。以前臂骨折为例,这种病95%的病人都可以通过中医手法捏上。过去他当住院医生的时候,手法诊治特别多,现在在利益的驱动下,纷纷让患者通过手术治疗,因为同样的病,西医方法要上万,而中医只要3000元。在这种刺激下,西医院发展比较快,中医院发展缓慢,导致一些中医院开始学西医,使本来不用开刀的病也开始手术治疗,造成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和患者药费的急剧上升。
 
  零差价:
 
  难以解决看病贵问题
 
  “零差价肯定解决不了看病贵的问题。”李盛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
  他说,药价高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药品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药品耗材、器械还有检查,这3个部分一起造成了药价节节攀高的现状。药品降价只是解决了1/3的问题,很多耗材和检查的费用也相当昂贵,以冠心病为例,若考虑支架治疗,一般一个支架就要两三万元,放2个要6万元,放3个要10万元。
  胡夏阳进一步表示担忧,如果药事服务费和开药挂钩的话,那么医院还是走回了老路,看病贵的问题并不会解决。
  卫生部 “我国医疗风险的监测与预警机制的研究”课题组专家、中华医院院长网总顾问刘燕翌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立医院的补偿最根本是应该先确立补偿的方向和方式。
  刘燕翌表示,现在国家确立了基本药物制度已经走出了第一步。但是仅仅确立基本药物还是不够的,应该根据中国人的健康状况,确定哪些是一些基本需求应解决的病种,确定补贴的上限。否则的话,医药知识在进步,医疗技术条件在提高,如果什么病都给予补贴的话,就将是一个无底洞,财政将无法承担。
  另外,在补贴方式上,刘燕翌认为政府应该将补贴补到明处。目前国家对医院除了部分财政补贴之外,国有土地是免费提供的,还给公立医院免税政策,但是这些都是老百姓看不到的补贴,他们看到的是看病贵和看病难问题。现在推行基本药物制度仍然暗补,给医院补贴,这容易造成两大问题:
  首先,药品价格实行零差价,但是药事服务价格的同时提高可能会使老百姓享受不到药价降低的好处。同时在药品的生产和流通环节都追求盈利的情况下,只在最后一个使用环节上推行零差价,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这个环节本应产生的利润会由其他环节补齐,企业担心的医院要求返点的现象会出现,使基本药物生产企业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其次,“怎么补”还是一个问题,同样看1000个病人,到底需要多少药剂师,需要多少大夫和护士,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管理好的可能需要的钱少,管理差的需要的钱多。如果最后变成医院管理好的少给钱,管理差的多拿钱,也不利于调动医院的积极性。
  对于补贴方式和方法,刘燕翌建议继续实行药品加价,但是提高医保的支付水平,将补贴补到明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