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中国油企出海布局
合伙人  陈凡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201006
本刊记者 张艳丽

  最近,随着中石油、中石化在海外投资项目的频出,中国石油企业海外扩张在不断提速。

  5月20日,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表示,中石油已经确定了新的海外扩张目标,即在未来10年内,计划投资600亿美元,将海外石油和天然气年产量提高至2亿吨。5天后,中石化也传来类似消息——它会同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高达100亿美元的贷款换石油协议,中石化将从中获得为期10年的稳定油源。

  石油双雄大手笔的投资,显示了中国油企出海的决心。来自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的统计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中国石油企业发起的13起海外并购中,除2起在非洲的资产收购因资源国国家石油公司行使优先权而未能如愿外,成功数量位居全球各国之首。这也是近年来,中国海外油气并购项目最多、收效最大的一年。

  早在1980年,美国前国务卿黑格就曾说过,“资源战争的时代已经开始。”可见资源一直以来都是世界各国争夺的对象。那么30年后,中国石油企业加速出海,还能否赶上这趟争夺资源的列车?

  出海契机

  目前,全球优质的油气资源几乎已被瓜分殆尽,中国企业试图在现有世界格局下改写出另一个版本绝非易事。但中国石油企业没有放弃在这条道路上的努力。中石油、中石化最近的行动是最好的证明。

  事实上,中国石油企业实施“走出去”的战略已经有十多年了。“最近几年,各方面条件逐步成熟。”中石化某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大型石油集团技术、管理等水平的提高都有利于海外扩产的顺利进行。

  近年来,中国石油进口的日益增长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中国石化联合会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第一季度升至54.52%。而去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为51.19%,2008年为47.90%。对外依存度的上升,在一定程度上也迫使中国油企必须走出去。

  在今年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工作会议上,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薄启亮表示,未来中石油的600亿美元投资项目将主要集中于中东、中亚、非洲、亚太、美洲等地区。同时,他还提出了海外业务“突出中亚、做大中东、加强非洲、拓展美洲、推进亚太”的发展思路。

  而中石化和巴西敲定的为期10年的原油长期出口协议,也使巴西成为中国重要的资源进口国。今年年初,中石化集团已经获取了巴西两个深海区域的石油开采勘探权,从而率先在巴西拥有了油气权益。几年来,巴西陆续发现几个特大型海上油田,逐步成为世界重要的石油出口国。中石化透露,公司与巴西石油的合作还将延伸到石油勘探、精炼、成品和服务等领域。

  “尽管中国石油企业去海外投资看似与国内经济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在内需、出口这‘两架马车’均不足以支撑国内经济持续发展的情况下,能源企业投资就成为助推经济发展的来源之一。”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合伙人陈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这和中国近年经济增长方式有很大关联。“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使中国经济增长压力很大,要保证经济增长,就必须保证上游能源的供应。而现在国际方面,能源竞争处于白热化状态,所以中国必须抓紧这个时机,如果再过几年,可能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另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在给国内经济带来压力的同时也带来了机会。北京世经未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分析师程雪飞表示:“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很多油气巨头财务状况出现问题,急于剥离资产。由此也给中国油企并购提供了有利的时机。”

  综合来看,国际环境和国内现状都给了中国油企走出去并打破当下国际石油格局的一次机会。

  政策开路,技术垫后

  政策支持以及勘探、开采、炼油技术的日臻完善,是企业得以海外扩张并成功运营的基础。与此同时,虽然中国能源比较丰富,但也应该有自己的能源储备。正如日本把煤炭埋在海底,美国的石油几乎没有开采。

  中国过去那种被动地接受“国际油价”的方式已经过时,必须居安思危,才可有备无患。现在国家鼓励资源性企业走出去,国家对能源战略储备的重视以及政策支持才是石油企业往海外扩展得以成功的保证。

  另外,国家在能源企业融资上的政策支持也是企业顺利走出去的保障。如国家支持能源企业成立自己的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为其直接融资。

  今年4月份,中石油集团在获得国资委、银监会正式批复后,入股新疆克拉玛依市商业银行,并将其更名为昆仑银行。现在中石油已开始对昆仑银行进行大规模升级改造,并全面转向新的业务范围和模式。昆仑银行项目是中石油建设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

  业内人士认为,昆仑银行的成立,可使得中石油在对外投资时,由自己的下属银行直接提供融资服务。

  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贷款换石油”也是国家支持能源企业出海的举措。程雪飞告诉记者:“基于我国丰富的外汇储备,在石油海外并购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政府资金的影子。中石化集团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合作就得益于此。”

  中石油信息中心某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中石油来说,成功的投资,除了得益于国家政策支持、日益增强的政治影响力外,还得益于公司拥有勘探开发成本较低的优势,以及中国石油企业的技术能力和企业本身的人才资源。

  另外他表示,随着数年的积累,中国石油企业生产作业成本过高、竞争力弱的局面已经改善,同时逐步积累了较丰富的跨国并购经验,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综合竞争能力。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中国石油企业近几年的确突飞猛进。以前,中石油是从勘探到开发这个层面做强,即主攻产业上游;而中石化主要朝下游进攻,在石油化工方面做大;中海油的定位则是出口。但现在这种侧重淡化了,国家要求每个石油集团都要具备产业链整体把握能力。这样就会帮助企业摆脱之前因定位导致结构失衡的矛盾。

  避险不容忽视

  石油企业海外扩产,可把企业自身的影响力由国内传向国外。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并不轻松,因此需要避险。程雪飞告诉记者,石油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无论是民用还是军用,其地位短期内都难以撼动。在我国手握大量现金大肆并购之时,难免会引起资源国的抵触。

  2005年,中海油由于政治阻力收购优尼科折戟,便注定中国油企出海收购的道路不会平坦。2009年初,中石油收购Verenex公司失利也是最好的证明。而企业对外投资如果失败,不仅投资没有回报,导致资金链紧张,而且可能会失去品牌、资源甚至是持续获取资源的能力。

  国资委研究中心某研究员表示,从近几年的海外投资来看,有的企业没有风险预测和管理,企业为了达成投资,尤其是收购,在海外扩张的潮流下盲目投资,最终造成收购失利,不仅给企业带来损失,而且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为此,企业在“走出去”时,安全的风险管理则是成功收购的保障。

  “从外界环境来看,资源一般受国家保护,当地政策风险显然是石油企业海外投资需要仔细考量的因素。”陈凡表示,“在投资前,企业必须对能源行业有大体性的预测。国家要求石油企业和审计公司、管理公司等合作,以仔细考量海外并购的风险,不断要求其完善自己的管理体系。”

  比如在管理上,北大纵横和中石油的合作,通过内控和审计为中石油的扩展、收购、并购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风险控制体系,从而规避了财务和管理风险。同时,石油企业内部要完善管理和财务,以形成自己的管理体系。

  相关人士认为,即使投资成功,实现资源的互补也是企业面临的挑战。陈凡认为,企业收购海外资产,就像人吃食物。为避免食物中毒,吃之前,就必须对食物和自己的身体有充分的了解。只有真的很了解,才能把握住吃与不吃这个度。

  由此,企业对收购资产的管控能力非常重要。如企业把握不了勘探、开采、炼油等整体产业链,或者是在销售市场上没有做好后期协调,就很难使企业之间的优势互补,也就不能说是成功的资源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