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教父”王璞
创始人  王璞   《中国新时代》   201007
本刊记者  阚世华 
 
    “命运死神”两次和王璞擦肩而过,让他终身难忘。
    2003年8月8日这一天,王璞乘坐的小汽车飞驰在从北京去内蒙古的高速公路上,他与同事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驾驶员一边驾驶,一边与王璞谈笑风生。当汽车行使至河北张家口路段时,前方突发事故,司机忙踩刹车,“轰⋯⋯”一声巨响,汽车径直撞上前方车辆。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坐在后排的王璞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侥幸的王璞只受了点轻伤,而驾驶员身受重伤。处理完事故,王璞将同事安顿好后,又打车到机场,搭乘飞赶往内蒙古。
    一晃,5年过去了,王璞的已渐渐淡忘了那次的车祸。然而,命运似乎故意捉弄他,2008年6月26日,依然是高速公路上,依然是赶去开会。在北京往北川的高速路上,当经过一个的路口时,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场景出现了:一辆汽车被迎面飞驰而来的汽车拦腰撞上,这一次,王璞再次幸运地躲过一劫。
    两次车祸,一次发生在非典时期,一次发生在北川地震,两次国家处在大难之时,王璞都在车祸中死里逃生。“两次车祸,一纵一横的撞击,构成了‘纵横’的宿命。两个特殊的时期,看来,我要以国家同命运、与国家民族同命运。”北大纵横咨询管理集团创始人、董事长王璞对《中国新时代》说。
    多年前,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管理咨询”是怎么回事,但今天却已是举国上下耳熟能详,众多的管理咨询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而“咨询第一人”的之称可能非王璞莫属。如今,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通过近几年的收购兼并,规模已扩大到 600人,而其中60%的人才都是王璞“收购”来的,如此规模的咨询管理企业俨然已成为中国的“老大”。
    王璞的身份很特殊,这位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的创始人,既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一位企业管理专家,被人尊称为“中国管理咨询教父”。
 
    吃“螃蟹”的人
 
    1996年6月的一天,即将从北大毕业的王璞开着一辆夏利和几位同学带着300万注册资金,风尘仆仆地从北京城北的海淀区赶往城南的天宁寺桥——北京市工商局所在地。带着大笔现金在街上转悠,王璞的心一直悬着。“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银行外面常有抢劫的,所以,我特别害怕,就怕被别人抢了,那时用银行卡的也很少。”王璞回忆着说。经过多方协调,北大纵横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终于注册成立,成为第一家本土管理咨询公司。
    中国首批的MBA跟几年后梦想在网络淘金的海归一样,王璞满脑子的创业冲动和财富幻想,怀着迅速做起来,为北大和自己争气的信念,信心十足地甩开膀子,准备大干一场。
    “我在北大工商管理学院读第一届MBA的,面临着职业生涯的选择。”当时,王璞有很多种去向——外企、出国、国企,然而谁都没想到,王璞最终选择了自己创业。
    最初,王璞将公司办公室设在中国企业联合会,王璞和10来个人在四楼的办公室有几百平米,装修得颇为体面,但当时的环境则和公司的手笔形成鲜明反差:没有人知道管理咨询,即使和管理咨询沾点“远亲”的“点子公司”也正纷纷倒闭。北大纵横已有的自信来自于北大,它由北大控股,光华管理学院主办,集中了国内一批声名显赫的经济学家做顾问。北大纵横的如意算盘是有北大的专家资源做后盾,客户将会接踵而至。但这个梦想很快就落空了。实际上,通过专家的渠道获得的客户微乎其微,北大纵横要想生存必须依靠自己的实力。
    在开始的日子,王璞的朋友在关键时刻帮了北大纵横的忙。当时,北京日化厂面临严重亏损,为了扭转颓势,工厂正在减员增效、转型投资房地产以及破产重组的三岔路口前犹豫彷徨。北大纵横为工厂实施了破产重组。此举让我们“获得了6位数的收入”,王璞对公司的第一笔收入记忆犹新。
    但良好的开端并没有得以延续,一直给别人做管理咨询的北大纵横却给自己开错了方子。一年下来,北大纵横所做的业务只有两三个,而收入不过几十万。更可怕的是,接下来的三年,情况同样没有好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却没有收获,北大纵横的军心开始动摇,原本充满激情的创业团队里相继有人出走,另谋高就。
    而当时,创始人王璞也同样面临着抉择。那时,河南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板向王璞抛出 “橄榄枝”,请他做公司总裁,许诺年薪50万⋯⋯这对当时的王璞来说,十分诱人,毕竟那个企业拥有几千人的规模。“要说一点都没动心,是不可能的,但就在那一瞬间,我还是选择继续自己走下去。”王璞说。
 
    王璞每每在动摇的时候就告诫自己:“创业一定要保持乐观心态。”
 
    1999年,北大纵横终于突出重围,先是在8月跟新加坡保得利控股(中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保得利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国际引资、海外投资以及离岸金融等业务;而后成立了深圳北大纵横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为高科技企业提供并购顾问服务;接着与北大青鸟集团成立了北大财富网。这是在管理咨询主业陷于谷底之时董事会的突围之举。
     “大家总要吃饭吧,必须往相关行业尝试,寻找任何生存下去的机会。”王璞说。这3项合作虽没有带来效益,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北大纵横依托管理咨询主业,开拓衍生业务。直到此时,北大纵横仍未脱离困境,如果这些相关的业务发展起来,而主业却还是徘徊不前的话,管理咨询便面临被丢弃的下场。
 
    长青梦想
 
    在公司里,王璞没有为自己设立单独的办公室,他的办公桌在公司最大的办公间里边的一个角落。与普通员工一样的办公设备: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排文件柜。而在会议室,各种奖状挂满了墙的四周。
    “10年前,我们搬到这个办公室后,我就一直在这里办公。”王璞给自己定了一个“三无四不”的原则:“三无”即无司机、无秘书、无办公室;“四不”即不控股、不进董事会、不称总裁、不签字。王璞认为,公司里这么多优秀的人才,需要让他们感觉到平等,平等对于人才是非常重要的。王璞做假设,如果领导有大办公室,那为什么员工不能有呢?自己单干不就有了?俗话说“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这个行业的门槛其实很低,而且初期也不需要有多大规模的投资,甚至一个人都可以做。”王璞坦言。
    企业规模越来越大,王璞的脚步也无法停下。“规模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如何让内部知识得以有效整理及分享,是我目前要做的,比如深化基础性研究、技术研究等。”
    眼下,北大纵横正快速成长,王璞也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懈怠。经过4年的艰熬,直到2000年才遇上行业的“井喷”。10年后的今天,王璞表示,行业的“井喷期”再次来临。
    “井喷是指你的销售额、营业收入、专利,在我们这个行业排第一的指标是人才,因为有人才就有客户;有客户就有项目;有项目才有收入。”
    如果说10年前的第一次井喷属于项目客户量的增长,那么,现在的井喷就属于人才规模的井喷。“十几个合作人时,在管理上的挑战是有难度的,可当有了几十个合作人后,自然会摸索出一种流畅、规律的管理模式,形成一套文化以后,从几十个到几百个就很容易了。”王璞说。
    “北大纵横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家,我们也刚15岁,所以,这个行业还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王璞为公司制定了一个长期人才目标——每年以100%的目标增长。
    在王璞看来,咨询管理行业的空间还有相当大的想象力。根据王璞的描绘,行业成熟就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请过咨询公司;而其中一部分企业家会年年请咨询公司。而这一美好远景在王璞看来至少还需要10年的时间。
    目前,国内咨询管理行业的野蛮生长也让王璞觉得有些不自在。“我觉得现在是非常的混乱的时期。”同时,王璞却又表示,这是特别正常的事情,就像一个人要经历春夏秋冬一样,一个企业也要经历寒暖。“我们一直伴随这个行业的成长而成长,引领这个行业成长。在引领的过程中,虽然面临着小乱行业的特征,但这恰恰给我们起来带来了增长的契机。”
    前些日子,王璞和管理团队刚完成一项“活力营”的培训活动,“就是想通过这个活动来激发大家的鲜活思想。”活力营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春秋以玩为主,夏冬则是以讨论公司的大事为主。这个活力营已经有10年的历史了。
    如今北大纵横能在国内外顶尖级咨询公司的夹击中成为行业的领军者,王璞有自己的法宝。北大纵横的成功,除了王璞在技术层面的精心运作之外,还在于,对中国企业、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层次思考,使北大纵横拥有了一些国际咨询巨头未必拥有的利器:本土价值观。比如王璞总结出中国企业发展的“新三架马车理论”,即当前中国企业走出发展低谷,迎接世界竞争所必须具备的三个元素——战略、人本、企业文化。他把企业发展比作爬一个三面体的金字塔:一面是战略,一面是人本,另一面是文化。三面体的高端价值观、使命、愿景部分交叉,在山顶重合。管理者要做的工作就是让组织里的更多的员工有价值观,有使命,有愿景。当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一致的价值观、使命、愿景时,就成了企业的价值观、使命、愿景。而这又将反过来指导企业的战略,指导企业的人力资源,指导企业的文化,这样的企业一定是长青的企业。
    王璞把北大纵横的对标企业分为两类;一向美国的麦肯锡、欧洲的罗兰贝格学习。二向本土的大企业家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王石学习。
    “未来我们会有上万名优秀的管理人才,以EMBA和MBA为主的管理人才,在全球咨询业里冲入前三名,打造咨询管理业中的中国品牌。我真的希望100年以后,中国人、中国企业界人士、管理人士能像我们今天学生家长敬仰北京大学一样,敬仰我们的公司。”
    对于管理专家与企业家两个身份,王璞说:“两个都特别的重要,如果让我舍弃一个,我会舍弃管理专家的角色。管理专家就相当于修身个人英雄主义。但企业家的称谓,就相当于世界杯冠军一样,它强调的是团队的重要性。所以,在个人英雄主义和团队冠军中,我肯定选择团队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