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钢铁市场行情将持续维持盘整
合伙人  蒋锡麟   《钢铁服务业》   201007
    在这样的宏观调控政策环境下,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出口市场,钢材产品的需求都将受到压制,市场恢复到危机爆发之前尚需时日。

    一、国际经济的“三高”特征,导致钢铁市场难于有效复苏

    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在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影响下甚至可能出现反复。西方发达国家的“高赤字”增加了政府的债务负担,将拖累经济恢复和增长。美国总统向国会递交的2011年度预算报告,预计2010财年财政赤字将达创纪录的1.56万亿元。在欧元区,主权债务成为困扰欧洲国家经济复苏的一大难题,目前,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等多个欧洲国家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都较高,导致一些欧元区国家主权债务信用等级下调。
    同时,西方发达国家面临的“高失业”将导致各国政府刺激经济计划的延缓退出,政府支出将难以减少;而政府税收将下降或难以上升,政府的失业救济支出也将增加,因此财政赤字将难以削减。
    主要国家延缓经济刺激计划退出,也使得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普遍面临“高资产价格”风险。目前全球流动性过剩,在发达国家低利率的情况下,大量资金流向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房地产和股票等资本性产品市场,导致资产价格大幅上涨;这些国家经济的快速恢复,货币升值预期和利率上调预期,进一步吸引了国外资本的流入,推高了房地产和股票的价格,资产价格泡沫被吹大。
    “三高”症状将影响世界经济的稳定和复苏。作为国民经济基础原材料产业的钢铁行业,在疲软的世界经济环境下,国际市场自然难有起色。虽然中国等新兴经济国家经济的复苏带动了全球钢铁市场的复苏,但鉴于欧洲债务危机,极有可能引发钢铁需求受到二次衰退的打击。2009年在全球经济危机中遭受重创的钢铁需求,恢复到危机前的行业水平尚需时日。
 
    二、中国钢铁产品连遭主要市场的“双反”制裁,国际市场空间受压
 
    随着世界性经济危机的爆发,且难于尽快走出危机,国际贸易保护主义行为越来越严重。自2009年以来,美国多次对中国产品实施“双反”措施,钢铁产品又成为其中“重灾区”。就2010年前5个月美国对中国钢材产品发起的“双反”制裁就有:1月5日对从中国进口的钢丝层板初步征43%至289%的反倾销税;1月21日对从中国进口的钻杆发起双反调查,倾销税率高达429.53%-496.93%,并同时征收15.72%的反补贴税;2月24日对从中国进口的无缝钢管征收从11.06%—12.97%的反补贴税;4月9日对从中国进口的油井管征收29.94%—99.14%的反倾销税;5月17日对中国产钢绞线征收42.97%—193.55%的反倾销税,以及8.85%—45.85%的反补贴税等。
 
    三、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直接影响到短期钢铁市场的恢复
 
    此次经济危机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长路径受到严重考验。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路径直接受到国际市场疲软的影响,包括钢铁在内的“两高一资”产品的大量出口,既受到国际市场贸易保护主义的打击,同时,也导致国内战略资源的破坏性消耗以及环境的重大污染。因此,市场环境的改变,逼迫中国经济增长路径必须有出口导向型向消费拉动型转变。
    首先,由于过去1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世界市场需求,钢铁产能的大幅度无限制产能的扩张,已经造成严重过剩。控制包括钢材在内的“两高一资”行业产品出口,抑制其市场需求是经济转型的必然调控政策。
    其次,作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而且中国政府已经公开承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碳排放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40—45%。通过“节能减排”向低碳经济转型成为经济发展的重点。钢铁产业是碳排放包括固体排放的大户。鉴于国际市场环境的不利时机,通过经济调控手段,引导钢铁企业资源节约和减少排放的方向发展,是最佳时机。
    第三,基于国际市场的大量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以及高额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中国政府无论如何也应该有所反应。因此,财政部宣布自7月15日起,包括部分钢材、有色金属加工材在内的406个税号商品的出口退税全部取消,通过提高出口成本调控钢铁产量。
    第四,为了防止“高资产价格”风险引发类似美国的次贷危机,大力度调控房地产市场成为必然。
在这样的宏观调控政策环境下,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出口市场,钢材产品的需求都将受到压制,市场恢复到危机爆发之前尚需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