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从物质福利到精神福利
合伙人  吴忧   《HR经理人》   201009
    时代背景下的压力现象
    当了五年的程序员,还是停留在原来的位置上没有动,凯瑞不得不承认没有进步就是退步这个事实。可是老婆的位置却从市场主管到营销总监一路飙升,眼下,老婆与Global主管市场的副总裁光明正大去印尼度假,凯瑞似乎有一块馒头卡在嗓子里,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种事情对男人的自尊是致命的打击。加上眼下的case进度非常紧,对每个进入到核心研发小组的程序员都是接近生理极限的挑战。凯瑞觉得眼前一阵发暗,今天早上还为停车的位置跟停车管理员大动肝火,那一刻,情绪失控的凯瑞若不是被同事硬给拉开,他几乎能把那没事找茬的停车员掐死,宰了他的心都有。
    午饭后,凯瑞被HR的员工关系主管带到开放式office边上一间布置温馨的小房间,一位目光清澈的女士接待了他。这里没有office明光炽热的节能灯,也没有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这位女士的声音象老家的姐姐,低低的,充满慈爱。凯瑞半倚在一张贵妃榻上,不由得失声痛哭。凯瑞第一次听说并尝试了“合理情绪疗法”,2个小时过后,凯瑞感觉象是在心理上倒掉了垃圾,再洗了个热水澡,能去见人了。毕竟,自己的事情还得自己想办法收拾,暴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芬妮这阵子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仿佛从天堂坠入地狱。每天的工作不是在处理投诉,就是在准备迎接投诉。尽管公司一直在努力解决新产品的缺陷问题,可是在没能给客户一个圆满的交待时,芬妮所负责的客服部就成了众矢之的。无论客户有多么大的火气,芬妮必须保持职业化的微笑,用和蔼耐心的态度和楚楚动人的神情去缓解客户的怒气。
    每月5500的房贷让芬妮不得不坚守在这份待遇还不错的岗位上。在北京这样一个偌大的城市,她没有胆量、也没有时间去转换自己的工作。因为,她不具备让自己哪怕是稍作喘息的经济条件,也无法承受短期失业的风险。
    近1个多月以来,芬妮越发觉得每天上班就是去炼狱受罪。她开始不断地在工作时间到洗手间大哭一场,并在午饭时候神情恍惚。这天下午,在一位东北的客户用不干不净的放言讥讽时,芬妮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
    芬妮毅然走进五楼那间挂着“员工之家”牌子的小屋。经过了数次的“行为疗法”之后,她觉得如释重负。
    胶囊公寓的压抑、路怒一族的暴躁、不愿长大的成年人……,不知何时,大都市人们已经不会慢下来了。日子就象是上了跑步机,你只能被迫地按照它设定的节奏一路狂奔,停下就意味着出局。房子、孩子、位子,这些活生生的事实让大家没有生活的退路。无悔的青春,却是笑容换倦容的悲哀。

    新职业的催生——员工援助师
    根据专家的研究资料,男性的抗抑郁力要强于女性,其中36到40岁的成年人抗压性更大,比20岁以下的抗压性要高。以现在人均收入在3千美金左右,就会出现贫富不均,也导致员工压力很大。所以未来公司要保证信息的公开透明,并多增设员工的援助计划。
    因应富士康的员工连十几跳悲剧,让“员工援助师”这一新职业浮出水面。在解决员工的心理问题、控制消极情绪的传染、引导员工要用乐观积极的心态面对等方面,员工援助师作为企业买单、员工受益的服务方式,悄然步入企业。
    单从心理危机事件的干预角度看,企业的反应相对迟钝。不管现在是否重视到位,但过去确实做得不够。今年的几次自杀事件中,就有一起本可通过公司的员工心理援助(EAP)服务成功处理,但由于细节的疏忽而功亏一篑。当时那个员工已被发现有被害妄想,这是严重精神障碍的典型症状,所以公司一边找人看护着,一边通知家属尽快赶来公司处理。不想在等其家人赶来的那几天,当事人趁监护人不备从招待所楼上跳下身亡。事实上,如果这事处理得够专业够细致,这种有被害妄想的当事人最好不要安排在楼上住。不知公司为什么不安排他在底楼监护,也许是公司聘请的EAP服务人员还不够专业,没有及时提醒公司;也可能公司没有把相关安排告诉心理专家征询他们的意见。
    注册员工援助师职业源于目前世界上流行的“员工援助项目”(EAP),在有员工援助项目的公司和机构,当员工遇到情绪困扰、人际冲突、工作压力、婚姻爱情等问题时,都可通过向员工援助师咨询来解决,买单者则是员工所在单位。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有80%以上的企业都建立了EAP服务体系,而美国本土有近1/4企业的员工可享受到EAP服务。在中国,EAP仍只存在于跨国公司以及中国比较大的公司,所占比例仍比较低。注册员工援助师这一新职业的出现将会推动员工援助计划在国内企业的普及。
    企业如果真心希望阻止这一场自杀的瘟疫,就短期而言,就必须痛下成本进行一场覆盖全员的心理危机干预工作;此后则需要建立起充分专业的员工心理援助机制、福利保障制度,全面关心员工身心状况,把员工当人看待而不是公司这个庞大的赚钱机器上的一颗小小的螺丝帽。
    民工荒令公司招工饥不择食,不加选择,令一些心理承受力差甚至精神有问题的人被招入工厂,管理干部和保安对工人不够尊重,工会保护员工利益不到位,利润至上的企业文化与制度,乃至我们可以追究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大量消耗资源的低利润低人力成本的代工模式不应该成为我们未来的经济发展模式等等。
    既然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背景,就去正视和坦然面对这个问题。从企业的角度,在常规的人力资源管理层面以外,员工援助师将越来越多地发挥价值。
 
    员工援助师的前景展望——从物质福利到精神福利
    然而,到目前为止,员工援助师仍然处于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一方面,出于成本的考虑,小企业通常不会设置这类华而不实的岗位;另一方面,中国人在文化意识中根深蒂固地认为“家丑不可外扬“,特别是家事最好关起门来解决,而不能把个人情绪影响到工作状态;同时对员工援助的理解仍然停留于处理危机等恶性事件方面,而许多企业认为在企业文化、员工福利方面已经充分满足需要,因此没必要将这一职业体现在企业内部。
    据说在美国,只有两种东西是世界500强企业无一例外都要购买的,一个是电脑,一个是EAP(员工援助计划),通过员工援助提供“精神”福利已经成为趋势。
  在国内,最初只有外企有员工援助计划,如可口可乐、宝洁公司等。现在一些大型国有企业和国家机关也开始引入这一计划,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国家发展银行等均已开始实行,越来越多的公司已经认识到其意义和必要性。员工援助的项目除了心理咨询外,还有心理减压讲座、沟通技巧、团队合作精神培训等项目。
    员工援助计划最初的目标是帮助企业中的问题员工,不仅仅是要帮助他们应付所遇到的应急事件,更要帮助他们掌握心理调适方法以获得成长。后来,这一计划逐渐为大家接受,服务对象也扩展到所有的员工,甚至包括员工的家属。
在中国,一边是越来越快的经济发展步伐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和心理问题,一边是千年传承的社会文化所固有的羞于启齿。这造成了企业和员工对心理问题的忽视,也是引发自杀、暴力等极端职场恶性事件的诱因。员工援助师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起到未雨绸缪、排队隐患等等预警作用,也能够通过促进积极的工作态度而提升组织绩效。
 
    注册员工援助师——职业化进程缓慢,历史意义深远
    目前,注册员工援助师走向职业化的进程缓慢,中国只有上海市心理咨询行业协会、上海知音职业技能培训中心等单位组织实施注册员工援助师的考试与认证工作。
    较早引入员工援助计划、并在企业内部设置员工援助师岗位的企业大多为外企,这些企业更多地将员工援助师这一岗位与人力资源部门合并。这样的设置在组织机构精简上可以带来管理简单化的益处,但对于员工接受这一服务却带来一定的顾虑。例如,许多员工本人并不希望让其上级和人力资源部门得知自身面临的心理问题,但在选择这一服务时却很难避免上级和人力资源部门的知晓。另外,员工援助师作为企业内部的一个工作岗位,在工作时间方面也需要有适度的安排,而希望接受援助服务的员工在工作时间等方面容易与员工援助师的工作时间有冲突等等。组织架构、岗位设置、工作时间、绩效标准等等这些操作性的细节都是影响到员工援助师是否能够在真正意义上去发挥价值。
    在人员从业管理方面,注册员工援助师的水平良莠不齐。在国外,员工援助师大多为心理学的专业背景,并具有严格的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在美国平均1000人就需求一个心理医生。而在中国,至少有近1.9亿人需要心理咨询师。有专家预测,全国可能需要40万心理咨询师,而目前全国取得相应心理咨询资格证书的还不到3000人。也就是说,中国的心理咨询行业尚处于探索发展的阶段中,而将心理咨询应用于职场的员工援助这一领域的市场细分,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在本文中提到的芬妮的处境,就是企业的业务发展与人力资源管理、员工援助计划的脱节,导致企业在业务发展和人才管理方面不能同步进行。在企业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培育中,员工援助师所产生的价值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处理危机和防微杜渐等预防性工作。高素质的员工援助师能够将企业的人力资源战略与员工援助工作相结合,与人力资源部门共同在更深层次上发挥员工的人性价值方面有所作为。同时,员工援助师将与人力资源部门共同在人才测评、继任计划、人才储备等许多角度提供新的服务,进而通过“人”这一载体提高企业软实力的提高。

    德国心理学家德国艾宾浩斯曾说:心理学有个漫长的过去,但却有只有短暂的历史。员工援助师这一岗位在短暂的心理学史上,将会与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在信息社会与时俱进的发展进程中,越来越多地体现时代所赋予的使命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