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谷歌退出中国的文化纠结
合伙人  胡宁涛   《中国新时代杂志》   201009
    “地球村”使地球越来越热闹,几十年前还万水之隔的地球那头洋企业,现在也能够天天聚在家门口闹心。最近的“丰田门”、“谷歌退出中国”、“惠普事件”突然让人觉得地球真的已经变成村了,这些昔日让人顶礼膜拜的商界大佬,中国商界精英们口若悬河的外企传奇财富历史,现在似乎只是隔壁阿三的爆发故事。如今隔壁洋邻居欺负到了自己头上,难免会扯皮拉架,而谷歌的退出闹剧则像是邻居小孩在家门口的赌气挑衅。
    作为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领军人物,谷歌在中国的发展似乎并不是那么顺心,全球搜索市场呼风唤雨的老大,在中国却有些步履蹒跚,百分之三十的份额虽然也不算太难看,不过被百度天天骑在头上好像也有些尴尬。李开复的离去,某种程度上等于是强化了谷歌在中国的老二地位,使谷歌似乎更加看不到中国市场的未来,而最近中国政府对网络市场的频频重拳也使谷歌颇感不快,一时间有甩手不干的冲动。有关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的原因猜测众说纷纭,无论是政府背后的政治博弈还是经济利益的全球考虑,我想谷歌退出中国市场有其背后复杂的原因,但从根子上来看,这跟谷歌的全球战略布局不时会凸显很多文化冲突的影子,谷歌的我搜索我自由的核心文化理念受到了全球各地传统地域文化的阻力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知道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从诞生之日起就强调自由人权,在西方人的观念里,人权自由是个体与生俱来的权利,这个观念也影响了西方社会的商业文化,谷歌也不例外,在这次与中国政府网络审查行为冲突中不断举起自由人权的大旗,强调谷歌的客户有自由搜索相关资源的权利,听着是振振有词,但我们知道,所谓自由的概念只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自由的定义也只能在某些特定环境和条件下进行诠释。中国包括整个东亚文化圈所奉行的儒家文化强调秩序和规范礼仪,不提倡过于个性化的价值主张,推崇有节制,有法度的行为,这也涵盖了所有中国公民在网络上的搜索行为。因此谷歌的单方面强调搜索的个体自由主张与东亚具有儒家文化特征的地域文化发生冲突,并以此为由退出市场的理由是有些牵强的,据说韩国也对谷歌曾进行过相应的限制措施。
    有江湖传言谷歌的创始人之一布林曾经在前苏联待过,对于社会主义国家似乎没什么好感,这也是他做出退出中国市场的背后隐形情节因素。虽说只是个江湖传说,但也似乎可以印证谷歌领导者布林的管理者喜好因素决定了谷歌的一些市场决策,但我们姑且把政治放在一边,也不去计较谷歌不在乎中国只有2亿美元,占其全球市场不到百分一的销售额,现在我们只探讨一个跨国企业如何去平衡其企业文化与各地域文化的融合问题。
    在文化融合这点上微软做的比谷歌就聪明,微软进入中国市场一再强调自己良好的社会企业公民形象,并把它写入微软在中国的文化准则大纲中,遵守中国的法律,尊重中国的文化,从而获得了中国市场的尊重。即使在微软举起反盗版的大旗,对中国的版权保护现状颇有微词,行使了惩罚性销售价格策略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也尽可能的予以支持和制定相应的措施配合微软降低中国大陆市场盗版行为的泛滥。康泰克因为药物成分的可能副作用在遭到中国政府的封杀后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积极配合卫生部门,通过各种渠道处理问题,保持上至高层,下至普通老百姓的沟通协调,最终使康泰克这个品牌重新回到了中国的市场上。
    在全球化的今天,促进不同文化的融合和包容多元文化的并存已经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达成的共识,每个跨国企业派遣到国外各分支机构的管理者都要进行相应的所在国本土文化培训,以使企业管理者能更迅速的融入到当地社会文化中去,那具体到每个企业在制定相应的管理规章制度的时候,也应该参考当地的人文、风俗、历史等等因素,以成为所在国一个良好的社会公民为己任。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特殊的文化背景和历史,每个行为都有其存在的原因,相互尊重和理解,强调沟通和协调是处理可能文化冲突的原则。如果动则举起人权大棒,摆出高傲的姿态,最终只能自绝于当地的市场,不管企业是出于经济考虑还是从其他角度考虑,用多元化的文化思维去衡量企业的行为,力促文化的融合和与当地区域文化的一致性是所有跨国企业都应该秉承的基本价值观和行为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