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延迟退休”为养老?
合伙人  姚新平   《新人力》   201010
    前言:中国的老龄化问题不容忽视,有人认为,鉴于我国人口寿命延长的实际情况和养老保险基金压力,应当延迟退休年龄。于是,国家将出台新规“延迟退休”的说法不胫而走。

    “延迟退休”的背后
    对近期被大家所热论的国家即将出台“延迟退休”这一说法的背景原因,有人认为是养老基金压力太大;有人认为是老人不老、到现有退休年龄的人群整体健康状况良好,且在技术管理等方面又有年轻人不可比拟的经验,延迟退休对生产力是一种促进…可谓是众说纷纭。因国家并未正式公布,我们尚不可得知权威根由。但我认为,对任何一项政策提出的缘由,从利益相关者的得失来分析应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因此,我们分析一下“延迟退休”后产生的利益变化情况:
    由上述分析可以看出, “延迟退休”实施后,最大的获益者将是养老保险基金,据测算,我国退休年龄每延迟1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即可减少基金缺口200亿元。所以对“缓解养老保险基金压力”这一说法我们完全是可以接受的。而对其他说法,如60岁人群在知识、经验等方面都有优势,加上老人不老,健康尚佳,所以延迟退休会利于生产力的提高等说法,从受益对象和利弊分析来看,目前社会现状并非完全如此,此类说法值得商榷。
我国养老问题的现状
    目前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有约1.69亿,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发布的《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0/2011》指出,2015年中国劳动人口将开始下降,老龄人口加速上升,到2030年65岁以上人口占比将达14.6%。预计2050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将占三成,达31%。
    老龄化趋势对养老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国养老主要依靠家庭自行养老、养老保险基金、商业保险三类。,在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下,未来将出现1个家庭供养4个老人的情况,家庭养老的压力可以想象而知;受意识和经济压力的影响,商业保险目前的覆盖人群非常少,且以经济条件宽裕的人群为主,对养老要求高的家庭反而很少参与;养老保险基金是目前和未来养老的最主要途径。目前已经实现了对大多数企业职工的覆盖,但总体来看覆盖率并不高,特别是在非国有企业和占人口总数70%的农村,养老保险覆盖率很低。在农村,新农保推进试点周期过长,难以全面覆盖,一些农村地区80岁以上老人生活相当困难。破解目前的困局已迫在眉睫。

    国外养老机制的借鉴
    目前,全球有170多个国家已建立并运行养老保险制度的。世界各国男性平均退休年龄约为60岁,女性约为58岁,发展中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低于发达国家。
    养老金的来源主要是专项税收收入:在职德国人每月都要将工资10%上缴国家,同时雇主也要为雇员支付工资10%的退休金基金;在西班牙,到65岁要向国家社会保障委员会缴纳退休基金才有权领取退休金,基金必须缴纳15年以上。其中缴纳基金35年以上,可领取全额退休金;在美国,雇主和雇员各拿出工资收入6.2%的税收,形成专用“社安金”。其中85%用于支付养老金,15%则用来支付残疾金、遗属遗孤抚恤金等其他社会保障基金,在法国,基本养老金由雇主交8.2%,雇员交6.55%;在瑞典,将养老金分成两块,一部分是基本养老金收入,另一部分是“养老附加金”,这是瑞典特有的。“养老附加金”据退休前的收入状况和纳税情况而定,工龄越长,工资越高,“养老附加金”积累就越多。
    同样,近些年因受老龄化问题的影响,很多国家通过弹性退休、延迟退休等方式来缓解养老基金的压力:从1937年开始美国共12次小幅推迟退休时间,总共推迟了两年;英国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但为了弥补270亿英镑的巨额养老金账户亏空,英国政府2002年12月17日出台举措,鼓励“老人们”延缓退休时间。
    在本次金融危机爆发后,很多国家也纷纷对养老机制进行了调整以求缓解财政压力:经济一度濒于崩溃的希腊,于今年2月提出,在未来5年把平均退休年龄由61岁提升至63岁;今年意大利政府也宣布,女性公务员退休年龄将向男性公务员看齐,从61岁提高至65岁;欧盟也计划在几十年内把成员国的退休年龄提至70岁,以求解决福利支出多于收入的风险。
    可见,在养老基金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延迟退休已成为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了。当然,老龄化也许是造成养老基金压力大的最主要原因,但也许并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