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国美“和解”:陈晓躲过一劫与黄家错失良机
合伙人  方炎飞   《中国经营网》   201011
    国美电器11月10日公告的要点是准备新荐邹晓春和黄虹燕两名董事,这完全符合陈晓提出的方案,而不是当初黄家坚持的换下陈晓、孙一丁。换上邹晓春和黄虹燕,这个结果对陈晓来说是躲过了天大的一劫,对黄家来说则是错失了驱陈良机。

  928以后陈晓最担心的是分拆。当初要求黄家11月1日起收回非上市门店是陈晓冲动之下的豪言壮语。分拆的本意是想反将黄家的军,就赌黄家无钱无人无力经营。分拆虽然对黄家不利,但对所有的投资者都不利,特别是刚刚债转股的二股东贝恩资本。一旦黄家按陈晓的时间表分拆国美非上市部分门店,市场分裂,竞争血拼,营利骤降,股票大跌,直接会使贝恩资本的投资面临巨大的风险。真要到了面对这种境地,两害相权取其轻,牺牲陈晓与黄家妥协将会是贝恩资本最大可能的选择。因此,928以后陈晓最担心的就是黄家念分拆的经,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确保自己不下台,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如今在贝恩资本这个一度绑定了的“利益相关方”的呵护下,在黄家的全面妥协退让下,按自己的意图达成了妥协,可谓是躲过了天大的一劫。

  从黄家来看,928以后一直在按照11月1日起经营非上市门店进行规划,设立相应的投资职能部门,组织经营人才的招募,筹集资金,摆开了一副另起炉灶的架势。同时在谈判桌上杜鹃还提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的议题,应该包括但不限于邹黄两人进董事会。然而谈判凭的是实力,边打边谈,越谈越打才是大策略。当初国共合作谈判期间,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正是给了国民党军坚决有力的打击才在谈判桌上赢得了主动。可能是由于资金,或者人才,或者统御能力、组织能力等方方面面的缺陷,黄家的架势被对手辨识出了仅仅只是架势,被判定为技不过黔驴,在贝恩资本老谋深算的竺老先生循循善诱下,全面解除了武装,最终在不影响陈晓职位,不牺牲贝恩资本的代表和利益有关方,不影响贝恩资本对董事会和国美电器的绝对掌控力的前提下,以贝恩资本陈晓阵营的最低心理价位成交。我相信以陈晓的聪明才智今后不会再有多少如此冲动地露出空门让对方死打的机会,因此对黄家来说是失去了一个可欲不可求的驱陈良机。

  其实陈晓下课还是在岗本不与普罗大众相关,但陈晓与贝恩资本的紧密结合,美国资本在国美电器的强大实力,如果不能指望代表中资的第一大股东占据董事会主席这个权力制高点,那么谁还能阻挡美国电器的步伐?如果黄家的考量是利益的主导而不是权力的争夺,那么放弃国美电器控制权也就是把国美电器这个桥头堡让渡给美国电器的开始,中国家电业的危机已经真正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