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企业全面预算编制问题共商榷
何人  孙连才   《新材料产业》   201011
    预算编制是企业预算管理的一个重要阶段,由若干个密切联系的环节组成,从编制到执行,从考核到奖惩,环环相扣。更是预算资源配置的主要阶段,预算资源的配置合理与否,直接影响到预算运行的效率和效果,间接影响到企业战略目标的实现。
    预算的编制是整个预算管理的基础和起点,预算编制不合理,预算的执行和考核就就无法正常开展。在企业预算实践中,尤其是在预算编制过程中,存在许多影响因素,使预算资源配置难以达到最佳状态。
    针对企业全面预算编制中的几个问题笔者认为值得关注与思考。
   一、基于战略的预算编制
    企业实施预算管理是提高企业整体管理水平的重要手段,预算目标是战略目标与日常经营的链接,预算目标应体现战略性,预算管理的核心在于对企业未来的行动进行事先安排和计划,对企业内部各部门、单位的各种资源进行分配、考核和控制,以使企业按照既定目标行事,从而有效实现企业发展战略。
    在实践中,预算管理与企业战略冲突成为企业预算执行的很大的障碍,深层挖掘个中原因,将会给我们很多思考:
1)没有明确的企业发展战略使全面预算成为无源之水,缺乏科学的战略指导的预算,
    没有明晰的前进路径,有时会出现南辕北辙的窘境,预算只能被用于进行成本费用的控制,而不能作为企业战略目标的实现的有效管理工具;
2)没有与战略相匹配的预算不能使管理效用最大限度的发挥,有些企业虽然制定了发展战略,但预算开展没有以战略为导向,使预算编制与发展战略同床异梦;
    预算编制应当紧密结合企业战略,围绕企业战略目标进行配置资源。使制定企业发展战略并建立战略研究机制成为预算的前端延伸工作。
    根据战略规划,企业和部门编制各自的年度运作计划,运作计划中至少应该涵盖收入、成本费用、资源投入、业务活动安排等多方面内容,这一切都有助于生成企业关键绩效指标和部门非财务类的关键绩效指标,使之与企业绩效考核有效对接将会成为全面预算管理考核部门之有效环节。
    二、预算编制非财务部门一家之事
    全面预算是集主营业务收入预算、科研预算、投资预算、资金预算、生产预算、采购预算以及管理费用预算等于一体的综合性预算体系,预算内容涉及收入、科研、资金、财务、生产、人力资源等众多方面。是在财务收支预算基础上的延伸和发展,并非只是财务行为,理应由财务部门负责预算的制定和控制,把预算理解为是财务部门控制资金支出的计划和措施更是违背全面预算管理作为管理工具存在的初衷。
    预算管理是一种全面管理行为,必须由企业最高管理层进行组织和指挥,预算的执行主体是具体部门,业务、投资、筹资、管理等内容只能由具体部门提出草案。所以,全面预算并非是仅可由财务部门独立完成的。在实务中,认为预算是一种纯财务行为的看法是无法使预算管理得到有效实施的,必须明确企业的董事会、财务部门、业务部门、人力资源管理部门、科研开发机构在全面预算中各自的角色和应履行的具体职责。
    尽管各种预算最终可以表现为财务预算,但预算的基础是各种业务、投资、资金、人力资源、科研开发以及管理预算,这些内容并非财务部门所能确定和左右。财务部门在预算编制中的作用主要是从财务角度为各部门、各业务预算提供关于预算编制的原则和方法,并对各业务预算进行汇总和分析,而非代替具体的部门去编制预算。
    三、预算编制准确度的前提是预算预测的准确
    管理和控制本身是一种艺术,全面预算作为一种控制手段,不是要通过预算目标把企业控制在一预设值之上,而是把企业的运营和发展控制在一个区间或是一种趋势之中。因此,预算目标的制定要有科学系统的决策程序,切实可行的研究分析方法,符合企业的整体战略部署,从而保障预算编制与执行结果最大限度的吻合,最大限度的发挥全面预算作为管理工具使企业的战略目标的最终达到提供可行的路径之一。
    做为企业未来时段对企业行为的一种计划和安排,表现在预算编制与预算分析体系时是一系列的具体指标,这些指标虽然在编制初期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进行了合理的估计与预测,但实际执行结果与预计指标仍然可能存在很大的差异。
    管理层期望预算结果与实际执行结果差距尽量减小或者一致,执行的结果在大多数情况下确事与愿违,会出现波峰与波谷的反差,接近中位值的几率相对来说很小。只有少数企业能够使预算指标同实际执行结果趋于一致。
    随着中国企业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企业面临来自国际国内的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影响越来越大,所处的的经营和生存环境更加复杂多变,从而制约经营成果和收益水平的许多因素是可预见性日趋短视,要精确制定企业预算目标受外部影响越来越大,使预算的准确性切实有效的提高也将会愈加困难。
    在实务操作中,预算指标确定的理想值究竟有多大的可行性与可操作性,预算编制的基层主导单位或部门基本上是很明晰的。由于信息的不对称、人为因素干扰与考核薪酬脱节等相关因素的存在,出现管理层与基层填报单位沟通渠道不畅,确定比较可行的方案是管理层比较困惑的事情,因惑而为的结果会是管理层的决策依据不具有科学性,出现实际运行与预算执行大相径庭的结果也就不难理解了。同时管理层与基层填报单位讨价还价在所难免,要求预算单位将预算确定到一步到位也不现实,全面预算的编制的准确是一个需要磨合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