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中国储运》杂志案例点评
合伙人  闵昱   《中国储运》   201012
    这个案例涉及到的是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问题。从管理角度看,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共赢的关系,供方需要提供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需方需要稳定而又高质量的长期合作伙伴。这种共赢关系是均衡的,如果一方长期处于非均衡状态,比如长期亏损,或长期提供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这种合作关系都难以长久。
    就这个具体案例来讲要首先明确一个前提。就是CHANEL和MM先前订立的合约是如何规定的,如果没有规定在通胀情况下的处理方式,而且合约时间内CHANEL还是能够承受通胀带来的成本压力下,CHANEL就应该遵守合约。当然,CHANEL要及时向MM提供现在通胀导致成本上升的评估报告,就下一次合约的签订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并且一定要在下次合约中就通胀问题达成灵活处理方式,以免双方能长期共赢。
     如果合约到期时间比较长,CHANEL难以承受通胀的压力,就要及时和MM进行沟通,提出有说服力的通胀影响评估报告,友好协商能否达成应对通胀的补充协议。
     这里有一个原则,就是双方互赢和服务的市场竞争力。长期互赢对双方都是最佳选择,但如果CHANEL在通胀情况下不能提供比其他物流企业更有价值的服务,也难以长久,比如市场上还有许多企业在不提高价格的情况下还能提供CHANEL相同的物流服务,这样CHANEL就难以长久;而MM如果不顾通胀带来的物流企业普遍的成本上调的现实,也不是双赢的理念。
    提供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是物流供应商的长期战略。这不仅考验物流企业的长期发展,还考验物流企业面对市场变化的抗风险能力。一个物流企业不仅要在稳定的环境下能够提供高价值的服务,还需要不断创新,能应对各种外界变化导致的风险。就这个案例来讲,如果CHANEL公司能够通过创新使得物流成本不断降低,就是有通胀情况出现也能应付自如。
    一句话,不断提升物流企业的服务价值,不断降低物流成本是物流企业长期战略的核心。
 
    案例:
    通胀让物流企业何去何从

    CHANEL物流公司总经理南裴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中,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慢慢地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那些圆圆的,轻轻的烟圈,兀自飘荡在空气中,慢慢弥漫了整个屋子,许久,他站起身看看窗外的街灯,觉得没有缓解半点压力,他轻叹了一声,紧缩眉头,凝望远方……
    一直让南裴纠结很久的事情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CHANEL公司,公司就像他自己的孩子,从出生到成长,无不倾注着南裴所有的精力与情感,但现在,虽然不是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然而,日益增长的物价确实让公司吃不消,让南裴很棘手。
    CHANEL公司在京津两地是一家知名的第三方物流公司,公司坐落在首都北京,客户主要以快餐行业为主,特别是MM快餐厅,CHANEL是MM快餐厅的御用3pl(thirdpartylogistics,即“第三方物流”)物流公司。他们与MM的合作,至今在很多人眼中还是一个谜。MM没有把物流业务分包给不同的供应商,而是从头到尾都由CHANEL来完成,可见这种独特的合作关系,不仅建立在忠诚的基础上,同时,MM之所以选择CHANEL,很大程度上在于后者为其提供了优质的服务,这也是CHANEL具备其他物流公司做不到的优势。这些一直都是让南裴很自豪的地方,而且自从与MM合作,CHANEL公司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南裴的名字也被业界所熟悉。
    CHANEL公司为MM提供一条龙式物流服务,包括为其各个餐厅完成直采订货、储存、运输及分发等一系列工作,使得整个MM系统得以正常运作,通过它的协调与联接,使每一个供应商与每一家餐厅达到畅通与和谐,为MM餐厅的食品供应提供最佳的保证。目前,CHANEL公司在京津两地都设立了食品分发中心,同时,南裴正在兴致勃勃地筹备在沈阳、武汉、成都、厦门建立了卫星分发中心和配送站,与设在香港和台湾的分发中心一起,斥巨资建立起全国性的服务网络。
    南裴深知,在MM的快餐物流中,质量永远是权重最大、被考虑最多的因素。MM重视品质的精神,在每一家餐厅开业之前便可见一斑。餐厅每次选址完成之后,首要工作是在当地建立生产、供应、运输等一系列的网路系统,以确保餐厅得到高品质的原料供应。无论何种产品,只要进入MM的采购和物流链,必须经过一系列严格的质量检查。MM对土豆、面包和鸡块都有特殊的严格的要求。比如,在面包生产过程中,MM要求供应商在每个环节加强管理。比如装面粉的桶必须有盖子,而且要有颜色,不能是白色的,以免意外破损时碎屑混入面粉,而不易分辨;各工序间运输一律使用不锈钢筐,以防杂物碎片进入食品中。
    而MM对物流服务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在食品供应中,除了基本的食品运输之外,MM要求物流服务商提供其它服务,比如信息处理、存货控制、贴标签、生产和质量控制等诸多方面,这些“额外”的服务虽然成本比较高,但它使MM在竞争中获得了优势,所以CHANEL公司对于MM的要求从来没有说过“不”,而是做得尽善尽美,因此MM公司最满意的就是CHANEL公司的服务品质。
    然而,自从去年国内成品油的几次调价,汽油、柴油价格不断走高,特别是10月份90号汽油(标准品)最高零售价格每吨由7945元调整为8175元,提高230元;0号柴油(标准品)每吨由7215元调整为7435元,提高220元。CHANEL公司部门经理魏思明就多次找到南裴,“南总,这油价不断上涨,对于咱们以运输为主的企业,我粗略算了一下,每个月运输成本里可就多了几万元钱啊。”
    “现在高速路不是已经开通绿色通道嘛,农产品运输车辆免收过路费啊!”南裴突然说道。
    “南总,咱们一辆50吨的卡车来回京津高速费是按照0.04元/吨公里计费费用,一辆车来回大约能省2-3百元,这也只限于农产品车辆,咱们还有很多运送的面包、饮料等车辆不属于农产品范围,油费支出远远高于减免的运输费,尤其咱们正在向沈阳、武汉等地拓展,这增长的费用成本可不是个小数啊。”魏思明一边拿笔算一边跟南裴说着。
    “南总您看,咱们的农产品货车都是生菜之类的,利润本来就低,不像给超市运送净菜的车辆,他们的零售价格高,同运一车净菜,净菜利润也高。可是咱们跟他们不一样,如果成本再超支这么大,咱们就是赔本赚吆喝啊!”魏思明接着说,“而且这油价上涨,物价也跟着涨,咱们食堂的王师傅经常跟我说,现在这菜价一天一个价,鸡蛋几个月前批发2元多一斤,现在已经涨到3元多了,肉价就更别说,尤其随着咱们公司人员不断增多,目前已经达到近十万人,这些消耗一个月就是十几万啊。”
    南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算不知道,他也觉得最近物价上涨的可怕,而且已经波及到方方面面。这几天倾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付明天天给他打电话,希望洽谈房屋续签合同的事情。付明对南裴说:“随着现在房地产市场的升温,政府开始宏观调控,多项政策打压房地产市场,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倾城地产看到这是一个好机会,他们不想搞房屋租赁了,希望借着房地产价格没有大幅回落前,将这块地卖掉,如果CHANEL公司想继续使用,则需要将租金提高10%,重新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地产公司也要生存啊,现在是商品就在提价,我们也是为了生存没有办法啊。”
    “如果是这样,CHANEL就不再与倾城公司续约了,我们也换新东家,这房子没法租,怎么说涨就涨呢。”南裴毫不犹豫地说。
    “南裴,你可以去打听打听,现在北京的房地产是什么行情,我这地点离着你的厂区最近,而且地段好,看在你我多年朋友的面子上当初商定的价格是最低的,现在我遇到难处,希望调价也并不过分啊。你再想想,苦苦经营了5年的CHANEL公司说换地方就换地方,你的客户怎么看?你不会是公司的资金链出问题了吧,这点钱对于你的大公司来说不算什么啊!”
“你让我想想吧,过几天给你答复。”
    放下电话,南裴此时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他陷入了沉思。回首往事,从公司前几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机,由于公司业务多是内销,当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南裴本以为走过金融危机就万事大吉了,没有想到国内的通胀对南裴来说倒是当头一棒,怎么办,这房子是租还是不租了?要不将房子买下来?可是刚刚投建的新厂房和添置的新设备已经花去了5千多万,现在资金还没有回笼,房价又要上涨了。
    南裴在心里默默算了一笔涨,原来公司每个月利润平均80万,现在运输费用每月上涨了5万,房价每月又要上涨2万,农产品进价上涨1%,员工的工资、福利也要涨,这一个月算下来,公司的净利润也就剩下30万了,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