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中国企业头上悬着四把剑 涨价应算好经济账
合伙人  高明   《经理人》   201012
    明年对旗下出口产品中的40%提价10%以上, 这是家电巨头格兰仕在不久前结束的广交会上推出的最大举措,也是格兰仕最大的战略调整。格兰仕给出涨价理由有三: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成本上升、劳动力成本上升。
  这家占全球微波炉市场50%以上份额的企业,是否就此弃用“价格屠刀”?是否引发其他中国企业的跟风?
  问题重重
  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不止格兰仕所说的三个,还应算上加息问题,因此悬在中国企业头上的是“四把剑”。
  假设人民币在对美元升值中,汇率变化从1美元兑8元人民币,到1美元兑6元人民币;并假设企业出口产品的换汇成本为1美元兑7元人民币,当银行结算汇率为1美元兑8元人民币时,该企业有1元人民币利润;而当结算汇率为1美元兑7元人民币时,该企业盈亏基本持平;但当结算汇率为1美元兑6元人民币时,企业就亏损1元人民币。人民币快速升值将重创出口企业。
  汇率大战不会结束。美国将其经济衰退、企业倒闭、失业率上升主因,都归于外部进口增长,最有效方法就是整治以中国为代表的进口国汇率。
  再谈原材料与劳动力成本。基于今年涨幅推测,原材料明年涨幅大约3%左右,劳动力成本明年将上涨1%至2%,由此进一步挤压企业利润空间。
  最后是加息。假设企业以1亿人民币贷款计算,那么一年利息成本就是25万。加息后,企业的融资成本增加,部分原本产品附加值不高的企业的财务状况出现恶化,银行会随之下调企业的信用评级,企业再次获得贷款的难度就会增加,容易陷入恶性循环。
  两害相权取其轻
  “四把剑”让格兰仕不得不走上华山险路,但并非所有企业都有资格做这样的选择。
  首先,要看企业所处的行业和国际地位。格兰仕拥有全球微波炉市场50%以上份额,有一定的垄断话语权,而其他国内企业大多没有这样的优势。
  其次,必须在涨价与维系市场地位之间算好经济账,遵循的原则应是“两害取其轻,两利取其重”。格兰仕提价后,将和三星、松下这些品牌的价格区间接近,从海外购买力来说,格兰仕全球市场占有将出现降低,但是牺牲部分市场占有率换取利润的做法,却未必不是一种绝好的短期战略。比如,提高价格后,市场份额下跌20%,但能维系7%的利润,而如果继续维持市场份额,利润将减少50%,甚至消失。不过,这种提价战略对大多数企业来说充满风险,如果你的产品没有像格兰仕那样在国际上深入人心,很可能,既丧失市场又保不住利润。
  那么,挥刀砍掉成本是否可行?以家电行业来说,企业成本主要由80%原材料成本、10%人力成本、10%管理成本组成。其中原材料成本,只能期盼市场不出现大的波动,人力成本则在法律监督下,不但不能下降,且要上调,剩下的只有问管理要效率。不妨算一笔账,通过完善供应链管理、将生产体系转变为精益模式以后,向管理要出5%的利润空间,这将形成田外损失田内补的利润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