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中国工会:蜕变?化蝶?
合伙人  孙连才   《新财经》   201012
    源  起

    5月25日清晨,19岁青年李海从深圳观澜富士康大楼上跳下,制造了该企业在过去半年中12位员工跳楼自杀、10死2伤的纪录。如此令人震惊的“血汗”纪录却引来了诸多无关痛痒的“分析”,实际上,接二连三跳楼自杀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中国工人在工会保护缺位的环境下之极端之举。如果不是劳动环境极其恶劣、工人个体极度缺乏团体关怀,决不会发展到接连选择跳楼自杀的程度。
    在富士康3月份接连发生三起坠楼事件之后,深圳市总工会要求富士康工会要进一步发挥作用,切实维护好职工的权益。企业管理不足但没有及时改进,工会一直在努力但捉襟见肘。再加上当地劳动部门反应迟钝而冷漠,没有开展聆询和调查,没有对企业作出任何处罚,富士康的劳工权益维护不可避免地走入了悲情的“赴死慷”死亡诅咒。
    生命的残破对每个人的良知都会有所触动,该事件留下的社会问题却发人深省。其实,富士康工会发挥“作用”的“尴尬”困境只不过是中国工会整体无奈的缩影而已。
    2001年10月,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六条明确规定:“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工会的基本职责。”工会既是劳动关系矛盾的产物,也是劳动者合法权益需要组织起来进行维护的产物。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协调劳动关系,理所应当成为工会的立命之本。在国有企业中,工会的作用与地位,尤其是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受到冲击与动摇。工人是企业的主人,工会成为“福利工会”,维权的职责体现不明显,劳动者的权益几乎不受侵害,工会处于“无权可维”的状况。
    由于某些认识上的偏差、制度上的缺陷、政策上的缺失和体制上的障碍,造成了“资强劳弱”现状,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经常性地受到侵害而得不到维护。工会干部普遍认为现在维权难度大,维权时常常会受到打击报复,甚至因此丢掉饭碗。有的职工建议成立工会,遭到企业主解雇,在法庭上屡诉不胜。这与工会作为劳动关系的制衡力量不够强大有关。
 
    蜕  变
 
    在我国一些工会组织独立、工会工作人员专职化的国有企事业单位里,既便是那些大型国有企业,职工们对工会的印象也并不一定十分深刻。当职工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需要得到帮助时,也很少有人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去找工会。似乎只有在逢年过节发福利时,职工们才会突然记起工会的存在,这种由于企业政治体制所造成的忽视工会作用的局面,致使工会工作人员自己都不重视自己应有的职责和地位。然而,为了企业员工的合法权益,为了为企业正常运转而创造安定的生产环境,我们政府部门更应该加强对企业工会的宣传和管理,要进一步放宽企业工会的自主权,要让企业员工不断增强工会职能作用的意识,使他们一旦发生思想难题或者身处生活困境之时,能及时找到排遣不良情绪、申诉生活或工作遭遇的窗口。假如能做到这点,我想今天就不会发生富士康一连串的员工跳楼事件。因此,强化和巩固企业工会组织机构和明确其具体职能,既是对企业工会地位的重新认识和定位,也是对企业劳动者合法权益保护的一种刻不容缓的举措。
    中国企业的工会组织还不能完全维护职工的正当权益,但或多或少总能为职工的利益在进行组织活动,特别是在有关职工生存的原则性方面,无论国企、私企还是外资企业老板,都会容忍甚至是示意工会有所作为,这样做的目的既可装装门面,也为了企业内部的稳定,从而安定人心确保企业健康平稳地发展。政府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企业的经营活动,都罩在政府公权力的监督之下。试想,不管你是私企还是外企,不管你做老板的对员工如何苛刻,但旁边有一个工会组织在偷偷监视着你,当你准备对员工下狠手的时候,总会有所顾忌。
    工会问题的重要性,以工人革命起家的当局最明白不过。但是,这不是我们一味忽视或压抑工会发展的理由。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为了中国制造和中国速度而牺牲了一部分工会职能,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有着历史的残酷,那么,当中国已经成功举办了奥运会、世博会,中国已经一再宣称进入“盛世中国”,中国的GDP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因为“发展”而忽视工人群体的基本权益。
 
    化  蝶
 
    假如富士康工会组织健全且能够充分发挥其职能,当企业由于管理过严造成员工心理压力过大时,员工们完全可以通过工会表达心声提出抗议,或由工会组织主动出面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富士康向外界通报,近期频发的员工跳楼事件多因员工个人情感问题而非工作压力引发,而在这个当口,工会组织也完全可以通过提供心理辅导等形式,帮助员工及时排遣不良情绪,能有效地阻止悲剧的发生。富士康现在拥有的员工多为80后、90后,这些年轻人虽然不善于与身边的同事沟通,但他们自我维权意识很强,假如企业内部有员工维权组织(如工会)存在,并且维权的渠道十分畅通,想必这些年轻的员工不会一开始就去选择跳楼来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同样,面对年轻员工如此思想状况,工会组织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置之不理。然而,残酷的现实情况却是,登录富士康的官方网站,你虽然能够在“员工关怀”专题里看到一张张貌似心满意足的员工笑脸,但就算翻遍所有网页,你也找不到与工会组织活动相关的任何痕迹。
    工会组织严重缺位或不履行其职能的现象,不仅存在于富士康这类台资企业,沃尔玛、三星和柯达等外资巨头也曾强烈地抵制组建工会组织。为此,在对这些财大气粗的跨国公司大老板不顾员工利益,无视或忽视工会,严重违反我国《工会法》的行为加以指责之前,我们不妨反躬自问:面对在中国大陆无数外资企业工作的员工利益,特别是那些精神相对脆弱的年轻员工的境况,政府相关部门不应该闻风而动,而有所作为?
    面对市场经济普遍存在的“强资本、弱劳动”的客观现实,迫切需要建设一个强大的工会以构建劳资平衡的制度构架,从而在扶弱抑强中维持劳资关系双方的力量平衡。工会的存在,决定了工会工作内容,工会工作的内容决定了工会的地位。“切实维权”理应成为工会工作的主要内容。工会工作要紧紧围绕“维权”这一主线来开展。
    首先,要做到组织起来,改变形象,建设一个真正强大的工会,在工会人员的构成上要探索走“职业化”的路子。工会主席要真正由工人直接选举产生。特别是不能够在企业中兼任企业内其它行政职务。企业工会和工会主席等工会干部,要独立于企业行政权属而存在。只接受上级工会组织领导和对本企业工会会员负责。
    其次,工会在经济上不能受制于人。工会要走职业化的道路,工会干部、工会主席的工资要由工会组织来支付,而不能由企业凭其所任企业职务来支付。只有这样,工会在维权时才不会受到经济利益甚或个人合法权益将要受到损害的干扰和影响。
    第三,自愿加入工会组织的工会会员,要按要求缴纳会费。工会作为一种制衡力而存在,维权力量增强了,势必要加大维权成本。更主要的是要增强会员的工会意识,会员必须要缴纳会费。会费的标准要与工人劳动报酬的水平及维权的需要相适应。
    虽然劳动者和资本所有者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但是经济发展却是共同追求。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是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的持续快速协调健康的发展,是边生产边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的发展,不是以牺牲职工群众切身利益为代价的发展。工会以维权为主,是站在宏观的角度,从大局着眼而开展工作的。也就是说,“主观为维权,客观为发展”。只有当职工的合法权益得到应有的保护,才能更好地调动职工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只有企业或资本所有者保障了职工的合法权益,才能使企业或资方的利益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工会主观上单方面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客观上达到了保护双方利益的实际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