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澳矿商威胁日照钢铁“不还钱就扣货”
合伙人  杨愿成   《每日经济新闻》   201102
每经记者 张国栋 发自北京

  天价违约款尚未收回,澳大利亚吉布森山铁矿公司(Mount Gibson Iron Limited,下称“吉布森山铁矿”)又将希望寄托在日照钢铁的在澳铁矿石货物。

  外媒近日报道称,吉布森山铁矿提出要在澳大利亚港口扣押属于日照钢铁的铁矿,以此来收回日照钢铁需要支付其1.14亿美元合同违约款。

  2月13日,对于双方的合同纠葛,日钢集团党委书记廖海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并未多谈。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预计力拓等其它矿商的反映仍将以保持与中方合作关系为重,不会轻易与类似日钢这样曾经违约的钢企撕毁合同。

  据悉,吉布森山铁矿此前公告,因日照钢铁在2008年违反了铁矿石长期协议中的采购义务,被仲裁裁定向吉布森山铁矿支付高达1.14亿美元的违约金。但日钢坚称澳方提供的铁矿石质量不合格才导致的最终合同终止,并拒绝赔付。

  日钢在澳铁矿石或遭扣押

  日照钢铁与澳大利亚吉布森山铁矿公司(Mount Gibson Iron Limited,下称“吉布森山铁矿”)的索赔官司在年后又传新动向。

  据澳大利亚当地媒体报道,今年2月初,吉布森山铁矿提出,希望通过扣押包括力拓和其他铁矿石厂商向日照钢铁发出的铁矿石货物,以此来收回日照钢铁需要支付其1.14亿美元合同违约款。

  “不知道其他铁矿石生产商是否将帮助吉布森山公司。”吉布森山铁矿首席财务官艾伦同时表示。

  艾伦的上述担心不无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迄今为止,与中国钢厂拥有更多合同关系的三大矿山并没有正式提出索赔要求,而业界此前忧虑的大范围索赔潮亦没有在中国出现。

  北大纵横合伙人杨愿成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部分有贸易往来的企业,双方一般不愿把违约一事付诸法律,最主要的是不愿意破坏双方已建立起来的贸易关系,更何况中国企业已经为2008年的违约风波付出了代价。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分析师张琳称,预计力拓等其它矿商的反映仍将以保持与中方合作关系为重,“矿商与矿商之间也是激烈的竞争关系,若没有明显的利益缠绕,其它矿商不会轻易与类似日钢这样曾经违约的钢企撕毁合同。”

  公开信息显示,去年8月17日,吉布森山铁矿发布公告称,因日照钢铁在2008年违反了铁矿石长期协议中的采购义务,被仲裁裁定向吉布森山铁矿支付高达1.14亿美元的违约金。

  而早在去年8月23日,日钢有关负责人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日钢并不认可上述仲裁结果并将提起诉讼。同时,日钢坚持澳方提供的铁矿石质量不合格才是导致最终合同的终止原因。“我们多次向对方提出提高铁矿石质量的要求,但一直无果”。

  截至记者发稿,力拓方面并未对上述事件作出评论。

  扣押或增大生产成本

  “如果吉布森铁矿的董事会不为2008年的违约事件追讨损失的话,恐怕也难以向股东交待,甚至有可能职位不保。”杨愿成分析称。

  不过,虽然吉布森山铁矿曾在去年12月10日向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日照钢铁支付违约金,但此后并没有实质性进展的消息。

  资料显示,2008年,受世界性经济危机和铁矿石长协价格远低于现货价格的影响,包括日钢在内的不少中国钢铁企业放弃长协合同转而从现货市场进行采购。澳仲裁因此认定,在这一时期,日钢为了保证企业的利润而单方面错误终止长协合同,对其造成了合同损失。

  如今,吉布森山铁矿意欲扣押货物的言论再度让深陷“索赔案”的日照钢铁承受更多压力,不过,即便吉布森山所言成真,想要如愿追回违约款并非易事。“尽管吉布森山频频施压,但基于2010年钢企的经营效益不乐观,再加上日钢面临山钢重组的压力,索赔款不会轻易拱出。”多为行业人士表示。

  而艾伦亦对扣押在多大程度追回款项表达了看法,“日照钢铁的一船铁矿石可能只值1500万美元或2000万美元。”

  事实上,澳方扣压对日钢的正常生产并不会构成大的影响,因为后者可以寻求其他货源替代。“今后对现货市场的开发力度仍需加强,要重点突出,多点开花,增大低成本矿的来源供给。”日钢董事长杜双华此前曾在日钢2010年度工作总结会议上表示。据悉,公司去年共采购矿石2246万吨。

  但张琳同时认为,“吉布森山如果扣押货物,日钢经营生产的原料成本构成影响不确定性将增大,比如在目前处于上涨通道的铁矿石市场中,靠买现货来弥补协议矿的空缺,可能将增加生产成本。”另据我的钢铁网2月11日数据显示,目前进口矿市场报价继续拉涨,其中63.5/63%印粉矿山主流报价197美元/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