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资本大饼前,畜牧企业进退维谷
合伙人  杨愿成   《赢周刊》   201102
赢周刊记者 翁申霞
 
    上市让人又爱又恨
  “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板,在全公司范围内,我是最不愿意上市的一个。”谈起上市,山东益生种畜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益生股份”)董事长曹积生显得十分激动。
  益生股份成立于1999年,于2010年8月在 A股市场上市。对于上市,曹积生可谓又爱又恨。作为个人,他认为自己并不需要太多钱,“1000万的现金在账上已经足够了,车子房子都有了,对吃的要求也不高,用不完。多了全是社会的。”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人,他却坚持认为上市始终是企业做大后不可或缺的一步,甚至将上市看作行业成熟的标志。“企业从原始积累型,到利用银行的资源发展,发展一定程度以后,一定要利用社会资源。”
  对于畜牧业企业来说,上市有着更现实的意义。大部分畜牧企业使用的土地是租来的,没有所有权,土地上的固定资产无法办理房产证,也就不能办理抵押,也就意味着很难在银行办理到贷款。这也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畜牧企业只能依靠自身的利润滚动发展,不仅风险很高,发展速度也严重受限。上市以后则不同,“用很低的利息发几个亿的贷款都没问题”。
  曹积生刚刚经历过从“求银行”到“被奉为上宾”的转变。“从前天天求银行,现在银行行长见了我也会过来喝两杯”。
  在曹积生看来,上市的另一个好处是知名度的迅速提升。创品牌的理念可以通过上市的渠道进行宣传,也有利于企业招揽人才。在管理规范方面,作为一个公共企业,上市以后不规范是不行的。在畜牧业规范程度很低的前提下,用上市去规范,是一个很好的被动方法。
  就像硬币总有两面,曹积生享受着上市后带来的便利,也体会着上市的“痛苦”。
  最大的痛苦是不自由。上市意味着股权的稀释,也意味着企业家个人意志的摊薄。
“上市约束的就是控股人,屁大点事也要上报,要研究,研究半天黄花菜都凉了,对我们老板来说是一个很不好的事。”
  曹积生打了一个生动的比喻:上市以后就像给企业脱了内衣,企业不可能没有一点秘密。没上市之前只是赚钱多少的问题,上市以后搞不好会出现刑事责任问题。“挣钱多少不要紧,但是别上监狱去。”
广东农企多抱观望心态
至目前为止,在A股上市的畜牧企业有10家,其中没有广东的企业。
1983年创立的温氏集团,靠8000块钱的原始资本,凭借“公司+农户”的温氏模式,由7户8股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年出栏7.1亿羽肉鸡、490万头肉猪的巨无霸企业,在国内养殖业首屈一指,却仍然迟迟没有走进资本市场。在被记者问及为何仍不上市时,温氏集团董事长温志芬谦虚地表示:“(我们)仍未达到上市要求,需要继续努力。”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温氏集团股权极为复杂,有近8000员工拥有股份。由于国家对上市企业的股东数等方面有一定要求,温氏集团要想上市,在操作上有一定难度。
  北大纵横分析师杨愿成则认为,从风险投资的动向可以看出,轻资产的“公司+农户”模式的农业项目并不是风投关注的重点,只有企业规模大,有提升附加值空间,才有机会进入投资者视野。
  2010年12月29日,在温氏家族控制下的广东大华农动物保健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华农”)的IPO申请通过了证监会审批,在创业板上市。因为大华农的股权相对简单,因此被看作温氏集团在资本市场的试水之举。
  在2010年12月底由温氏集团承办的“中国畜牧产品品牌建设暨企业高峰论坛”上,温志芬提出做中国鲜活农产品第一品牌的战略目标,并表示将通过特约经销店和专卖店等方式进行营销创新。这些话语充斥着资本市场向来喜爱的“讲故事”的元素。
  “持观望心态的很多都是优秀的企业,跟资本市场也在博弈,他想什么时候能卖出好价格,未来有多大的升值空间。”正略钧策研究院的李晓蕾对记者表示,很多企业在观望的原因,希望找到恰当的时机去上市。上市也是投资机构与企业的博弈,两者的目标要达到一个共同点。
  不好的企业不可能上市,好的企业不一定上市。杨愿成认为,经营一个企业的目标并不一定是上市。如果有比较好的现金储备,现金流,并不一定要上市。另外,如果大股东想一直强势控制企业,也不希望让公司成为公众公司。
  在鲜活农产品行业里创造出品牌奇迹的“壹号土猪”在营销推广上常有惊人之举,在资本市场却十分低调。其董事长陈生对记者坦言,不少风投、PE都曾找上门来,但他认为现在仍不是迈进资本市场的恰当时机。
  “风投主要解决资金的问题,但我们目前的资金并不是很紧张。”陈生表示,2011年的开店目标是500家,当开店数扩张到1000-2000家时,才会考虑使用外部资金。
  与许多民营企业一样,壹号土猪如果要走上上市的道路,许多内部规范的问题都需要重新理顺。“举个例子,我虽然是大股东,但公司股份写在我母亲的名下。公司里所有人对此都没有异议,但如果要上市,这就是不合规范的。”陈生表示,目前聘请了财务公司、顾问公司,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来规范自己公司的内部管理。“上市始终是所有企业努力的方向。”
边缘企业最需要上市
  通常来说,中国民营企业普遍的心态是:为了成就个人,有价值感,都在想怎么讲故事来吸引资本市场。对于农畜牧业企业来说,一些处于特定阶段的企业的需求尤其迫切。
  被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的河南雏鹰农牧董事吴易得将企业是否上市的策略比喻为“走楼梯”和“坐电梯”。他认为,畜牧业企业目前发展主要依靠纯利润,而企业只有通过资本运作,才能使发展速度大大提升。发展的速度不仅仅取决于技术的进步,更取决于融资的速度。
  据业内人士分析,整个农业流通行业的大趋势是集中度在增强。从国家的政策方向来看,在农业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先要让少数大企业存活下来,通过政策门槛去调节,让市场的集中度越来越高,让大企业增强内生能力。
  李晓蕾认为,国内的农畜牧企业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梯队:第一梯队是行业领导者;第二梯队是在细分市场有优势的企业,或区域品牌;第三梯队就是处于边缘的企业,已经比较危险,再不做大就可能被吃掉;第四梯队就是已经被边缘化的小企业。
  其中第三个梯队的企业肯定非常着急,如果拿到资金就可以上升到第二梯队甚至第一梯队,就不用担心被吃掉,但再不走这一步就没希望了。
  然而,对这些边缘企业来说,上市又谈何容易?风投喜欢有辨识度的品牌、喜欢有想象空间的商业模式,这两点都是农畜牧业企业的弱项。
  在温志芬看来,鲜活农产品要做品牌,最困难的是扭转消费者的观念。“我们以前认为只要挂上了品牌,消费者就一定会喜欢,其实不一定。(这点)在土鸡行业非常明显,给鸡戴上脚环了以后,在终端市场被剪掉,(因为)消费者认为戴上脚环的鸡是公司生产的,不是农家饲养的。现在还有这种情况,在终端遭到剪牌的厄运。”
  从商业模式上来说,温氏的“公司+农户”模式曾带领农民致富,还创造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20多年来,这一模式被社会同行广泛复制,在全国各地涌现出上百家“公司+农户”的种养公司。据介绍,出现这个模式与当时的政策背景有关,当时评定农业龙头企业有一个标准,要能解决一定的农村人口就业问题。
  在2008年时,“公司+农户”还是一种比较创新的模式,但现在在全国来说,这个模式已经没有优势了。
  李晓蕾认为,畜牧业企业在商业模式上的变革难有大动作,是有历史渊源的。很多农畜牧业企业十年之前就是农户发展过来的,天生就跟市场经济是比较脱节的,只在做生产环节,天生对于市场、品牌、运营就是不擅长的,只是生产资料制造者。就像物体运动有惯性一样,畜牧企业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摆脱这样的定位。
  随着发展,目前渐渐衍生出“公司+基地+农户”模式,或“公司+行业协会+农户”模式,甚至再加物流公司或加渠道。这也是企业整合资源的一种方式,因为农民散户无论是管理能力还是科技能力,都是非常弱的。“公司+农户”的管理成本是非常高的,加上基地这一层管理农户的话,更有利于把公司对产品的标准以及整体的品牌定位,传递给农户。当规模扩大了以后尤为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