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EVA流行方法的几个误区与盲点
合伙人  殷明德   《中国经济导报》   201103
    一﹑资本占用会计调整公式中的重复计算
    流行方法: 资本占用[注1] = 总资产 – 在建工程 - 无息(流动)负债+/- 其他会计调整事项
     这里,在建工程处于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而无息负债则处在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用总资产(或负债所有者权益合计)同时减去资产项与负债项,就显然忽略了资产项与负债项之间直接与间接的数值重叠问题。
    推导1, 假设: 总资产=1000万元﹑在建工程=600万元﹑无息负债=500万元,则资本占用 = 1000万元 – 600万元 – 500万元 = - 100万元,其误算结果为数值溢出;
    推导2, 假设: 总资产 = 1000万元﹑在建工程200万元﹑无息负债 300万元, 则200万元的在建工程中恰好有100万元为公司购买相关设施而"应付"供应商的无息负债。于是,根据资本占用的会计调整公式,资本占用 = 1000 – 200 – 300 = 500万元, 而事实上应将300万元负债中的相关应付项100万元分离出来,资本占用的正确调整结果应为600万元,而非500万元。
    以上误算的后果是, 资本占用因在建工程与无息负债之间可能存在的部分或全部对应关系而被人为减少了(因为从总资产中多剔除了在建工程与无息负债间的对应部分)。
    纠正方法: 首先,在在建工程中找出能够与其直接对应的无息(流动)负债部分,而对难以一一与在建工程对应的无息(流动)负债,则估计一个近似的"无息(流动)负债与在建工程相关比率"(特别当被总资产调整的在建工程与无息(流动)负债金额较为显著的情况下); 其次,在在建工程中减去该直接对应及/或按该比率计算出的相关部分,得到"在建工程与无息(流动)负债对应额"; 最后,在资本占用的会计调整中,由总资产-(在建工程-在建工程与无息(流动)负债对应额)-无息(流动)负债 ……, 即得到消除重复计算的资本占用数额。仍按以上推导2中的假设, 另设在建工程与无息(流动)负债对应额为100万元,则
资本占用 = 1000 – (200-100) – 300 = 600万元, 即为正确调整额。
    二﹑权益资本成本率确定中忽略中外企业应用环境重大差异的问题
    经典理论中的EVA及其权益资本成本(率),是服务于或配合上市公司价值评估的,即采用现金流量贴现(DCF)法预测目标公司未来多年(通常为10-20年)价值创造在当前的价值(即作价)。但是,当中国企业将EVA指标用于年度业绩考核时,EVA应用的目的﹑要求就相应地发生重大甚至是本质的变化。这时的权益资本成本(率)因根据股票市场的风险测度计算而来,故其数值一般均远高于债务资本成本(商业银行贷款利率)。但对于中国企业的经营业绩考核来说,EVA并不是也不应当是唯一的指标,其他考核指标(如利润﹑净资产收益率等)往往更多地代表发展战略中所强调的规模和盈利。从这一点出发,在中国企业引入EVA管理模式,就必须在权益资本成本率这一关键因素上同时体现企业战略﹑业务性质﹑经营模式与并购重组的综合需要,而不能一味追随西方经典,任由市场化的权益资本成本将企业正常业务扩展﹑新业务领域进入的动因全面扼杀。
    纠正方法: 建立分类资产的"五要素权益资本成本调节法"(模型﹑矩阵)。即在矩阵的纵栏将非流动性资产分为合理及高收益资产﹑低收益资产﹑闲置资产; 在矩阵的横栏列示资产形成机制﹑收益提升空间﹑可选择经营模式﹑处置约束以及战略规划等五大要素。 由此决定融上述综合因素为一体的"适配性权益资本成本"。 该适配性权益资本成本的决定机制如下: 
    首先,以商业银行中期贷款利率为起点值﹑市场化的权益资本成本(由CAPM计算)为适配性权益资本成本的上限,零值为下限; 其次,对以上五大要素分别设置3至5种状态或选项(详见笔者地方国资委EVA实施方案中的相关矩阵[注2]),并配以调节值(百分比)和每一要素的重要性权重或系数; 第三, 由企业在以上五大要素的各个选项之间作出选择,然后根据所设的参数与计分或调节标准,同时根据各类资产在总资产中的比重,计算加总的权益资本成本调节值; 第四,将该调节值与起点值(银行利率)相加后即得到适配性权益资本成本,但该成本值不能大于上限值,也不得等于零。
    经过以上过程得到的适配性权益资本成本值(全企业统一),就是综合了发展战略等各重要因素的权益资本成本,其运用可以同时达到任何单纯的EVA考核或战略管理均无法实现的两个目的: (1) 支持企业发展﹑转型等所需的资本支出(含并购); (2) 有效抑制资源浪费﹑提升资产质量。
    三﹑EVA资本成本中对权益资本成本的突出不够
    在计算资本成本时, 流行方法的套路是先在净利润中加回利息支出,然后再在资本占用的调整结束后,统一以WACC或分步(债务﹑权益)计算全部资本成本。在实践中,经笔者反复推导试算,发现可以完全撇除债务资本成本的相关会计调整与计算过程。即直接计算权益资本成本,在结果等价的情况下,可显著减轻实务操作的复杂性﹑工作量。 由新方法构成的资本成本决定公式如下:
    EVA = 税后净营业利润 – 权益资本成本
    权益资本成本=经会计调整的权益资本占用x适配性权益资本成本率
    因为债务资本成本(利息支出)早已包含在净利润之中,免去加回和最后扣减,使实施大为简化,且突出了EVA这一股东价值的理念(权益资本成本是其划时代革命的核心)。
    四﹑缺乏具可操性的企业核心竞争能力提升手段(会计调整事项)
    流行的EVA会计调整事项中,未包含商业模式创新﹑战略性重组损失及其费用。作为解决方法,不仅要引入这些调整事项,还应进一步规范这些关键性会计调整事项(相关规范可参照笔者的咨询方案[注2]),以及渠道建设﹑品牌建设等调整事项的指标核算口径﹑采集方式等等。
 
[注1] 为使讨论更加聚焦,公式中各项前面均省略了"平均"二字。
[注2] 在笔者近期为地方国资委﹑数间特大型国企﹑民企的签约EVA咨询服务项目中,相关解决方法获得一致的认同,并已落实在其各自的实施方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