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关联业务
荣誉责任
学术贡献
文章发表
“用工荒”当在情理之中
合伙人  李勇   《城市开发》   201103
    十几年前,民工潮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的独特现象,农村外出务工人员潮水一般涌入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发达地区政府、企业都为如何接纳和管理这股潮流担忧;十几年后的今天,用工荒又成为当下热议的话题,政府和企业又为找不到充足的劳动力而担忧发愁。依笔者来看,不管是当年的民工潮,还是今日的用工荒,都是中国整体经济发展的特定阶段下的特定产物,当在情理之中。
    首先,经济发达地区产业升级尚未完成,中西部制造业开始崛起,导致用工需求发生地区性结构转变。十几年前东南沿海地区制造业崛起,产生大量中低端用工需求,而中西部地区制造业基础薄弱,大量农村务工人员无法就地消化。于是,大批富余农民奔赴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务工,为东南沿海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
    十几年后,东南沿海的产业升级并并未达到预期,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对低廉的中低端劳动力依然保持了旺盛的需求;同时,随着国家中西部开发战略的支撑,中西部地区的制造业开始崛起,为外出务工人员提供了就地就业的大量机会。如此一来,分流了大批原本流向东南沿海的外出务工人员,东南沿海地区出现劳动力供给不足也就顺理成章了。
    其次,早期外出务工人员选择回到家乡创业也截留了部分外出务工人员。早期民工大潮当中,少部分拥有创业理想和经营天赋的农民工经过在东南沿海制造业的多年磨练,完成了财富、经验与能力的初步积累,在家乡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下,开始回家创业,除了带动当地富余农民就业之外,也吸收了一批具有东南沿海务工经验的成熟工人作为创业团队的骨干力量,这一正一反,不仅吸收了可能会流向外地的务工人员,还截留了原本曾经外出务工的成熟劳动力。虽然一个创业企业用工有限,但此类创业企业如星星之火,遍地开花,影响不可小视。
    第三,农民工外出务工带来的社会问题日益成为阻碍农民工外出务工的重要原因。早期农民工外出务工大潮兴起之时,农村出现了夫妻两地分居、留守老人无人赡养、留守儿童无法接受正常教育等一系列问题。农民一心远赴外地打工,并非其无视夫妻感情、赡养老人及教育子女等问题,而是与这些问题相比,外出务工所得收入显得更为重要。如今,家乡具备创业条件、就业机会逐渐增多等因素使得赚钱与承担家庭责任两者可以兼得,一旦外出务工所得收入与就地务工所得收入的差距缩小,留守家乡成为他们的不二选择。
    第四,新一代青年人在总量和结构上的转变影响用工人员供应总量。自计划生育国策实施以来,受其影响的新一代青年人已经成为用工主力,这一代人总量减少;同时,义务教育政策及高等院校招生规模不断扩大,其中相当一批经受高等教育后进入了大中城市,其价值观已于父辈相去甚远,与其在制造业企业从事一线劳作,他们宁愿选择在大中城市低薪就业。大学生待遇不如农民工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绝非空穴来风。在总量下降与结构转变的双重作用下,能够填补用工荒的劳动力供应量下降已成事实。
    “用工荒”在情理之中,我们的政府和企业也不必为此惊慌。在当前市场经济的制度环境下,劳动力要素的自由流动是合理的,劳工成本的变动也符合供求变化的内在价值规律。如果这些发生用工荒的产业和企业正是产业升级的淘汰对象的话,用工荒也会对产业升级起到正面的推动作用;将简单的招工用工提升到人力资源管理的层面,也不失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长远大计。